時隔23年,劉德華拚命找的人,還沒有出現
2020年07月05日17:15

原標題:時隔23年,劉德華拚命找的人,還沒有出現

原創 不二 視覺誌

圖片來自網絡

作者|不二

2020年,距離2歲的郭振被拐已經過去了23年。

郭剛堂尋找兒子,也找了23年。

“可能下一會我家孩子的信息就出現了。”

縱然希望渺茫,可作為父親,如何能夠放棄。

/01/

“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覺我是一個父親。”

這是電影《失孤》中的一句台詞,也是郭剛堂23年尋子之路最真實的寫照。

《失孤》里,劉德華飾演的雷澤寬,便是以郭剛堂為原型。

郭剛堂的人生,以1997年9月21日為界限,劃分成截然不同的兩端。

那一天之前,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自己跑運輸在同村人里收入也算是不錯,兩歲的兒子郭振更是讓這個家庭充滿了歡樂。

他們本該和這世上大多數人一樣,擁有平凡的幸福。

每天為柴米油鹽吵吵鬧鬧,操心孩子的學業生活,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大,追逐自己的夢想,找到屬於自己的愛人,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

然而,命運的風暴卻猝不及防降臨到這個小家庭頭上。

“他們說小六子(郭振的小名)被人販子偷走了。”

1997年9月21日。

郭剛堂在外跑運輸,妻子在家做飯,郭振和村里的小女孩在屋外玩。

等郭剛堂回到家,就發現家門口圍滿了人,堂叔告訴他:郭振被人販子偷了,郭剛堂當時就給鄉親們跪下了,求他們幫忙找孩子。

小時候的郭振和母親

尋人啟事上郭振的照片

當天,近500多個人就開始到各個汽車站路口去尋人,但結果卻是讓人失望。

那一天之後,這個家,便被籠上了一層陰影。

郭剛堂的妻子日日以淚洗面,認為是自己弄丟了孩子,陷入深深的自責中,不過一兩天,整個人就脫了相,而僅僅27歲的郭剛堂頭上也冒出了白髮,但他卻不曾責怪妻子一句。

最初郭剛堂騎摩托車帶著妻子到附近的村子街道找:

附近沒有消息。

家裡當時還有老人,妻子不得不留在家裡照顧老人,郭剛堂獨自踏上尋子的路,當時誰也沒想到,這一找,就是23年。

/02/

除了新疆、西藏,郭剛堂的足跡遍佈全國其他各省。

南到海南,北到漠河。

有些地方甚至跑了不止一遍。

一張幾年前的地圖上,密密麻麻用筆圈出來的都是他走過的地方。

“我動可能離孩子就近點,我不動在家裡,人販子能把他送回來嗎?不會!所以我要不停的找。”

從1997年到2020年。

從27歲到50歲。

郭剛堂騎行超過50萬公里,摩托車騎壞了10輛。

“有一天是下小雨,我走的是下坡,從後面過來一個拉石塊飼料的,然後從他尾部掉下一塊大石塊,正好掉到摩托車前輪,然後刹車也來不及了,所以直接就摔過去了,摔過去以後,我也不知道在那個路上躺了多長時間。”

原本還算富裕的家庭,也漸漸變得捉襟見肘。

“最窮的時候,頭天晚上沒吃飯,第二天早上也沒吃飯,兜里就1毛5分錢,摩托車加油都沒錢了。”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又一次一次的失望。

郭剛堂還在路上。

越來越多的人勸他:別找了,都找了二十幾年也沒找到,估計是沒希望了,自己畢竟還要生活呢。

《失孤》劇照

一次郭剛堂騎車騎到大別山,正碰上暴風雨,直接把人和車拍倒在山路上,幸虧旁邊有一排防護柱攔著才沒有掉進懸崖。

郭剛堂的臉直接嗑在防護柱上,血流個不停,膝蓋骨也摔傷了,鑽心的疼。

風雨中,看著黑漆漆的深穀,郭剛堂忽然有了一躍而下的衝動:跳下去,一切就結束了,一切痛苦都沒有了。

他不懂,為什麼他走了那麼多地方,找了那麼孩子,偏偏就找不到自己的小六,他還能找到自己的小六嗎?

“當我想鬆手時,抬頭看到歪倒在摩托車上插著的尋子旗,他就像歪著頭在跟我說:爸爸,小六不是一直在陪著你淋雨嗎?我心裡一驚,我怎麼能死呢,我兒子還沒有找到。”

孩子的臉將他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從此,再沒有放棄的念頭。

不圖別的,就想再見孩子一眼,知道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郭剛堂車上的尋子旗因為風化也換了一次又一次

/03/

最初,郭剛堂車上插的尋子旗上,只有郭振的照片。

後來,卻漸漸多了起來。

在那漫長的尋子路上,他遇到了很多遺失孩子的家長和走失的兒童。

他將看到的尋人啟事都收集了起來,自己掏錢做了一條長長的宣傳海報,將遇到的數千個被拐孩子的照片信息打印在上面,帶著去各個城市。

多一個人看見,就多一份希望。

2008年,郭剛堂學會了上網,知道了一些專門幫助家長尋找孩子的網站,於是將知道的信息發在網上,很多不懂得上網的家長,都是通過他把孩子信息發在網站上。

再後來,郭剛堂建立了天涯尋親誌願者協會和天涯尋親網,為更多親人走失被拐的家庭帶去一些幫助。

23年的尋子之路,他沒有找到自己的小六子,卻幫助數十個家庭找回了被拐的孩子。

《失孤》里,井柏然飾演的被拐孩子終於和親身父母相見,身後的劉德華終於忍不住痛哭出來,這正是郭剛堂每一次看到孩子和父母團圓的真實寫照。

他為他們高興,卻又覺得難過,為什麼團圓的不是自己呢?

他創辦的天涯尋親網和誌願者協會更是幫助了上千個家庭找回了失蹤的家人。

一位被抱養的女子曾尋求郭剛堂的幫助,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

“人嘛,就不想一輩子稀里糊塗的,連自己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不管他認不認,都無所謂,就讓我見一面,讓我看看父母長什麼樣子,有沒有兄弟姐妹,讓我知道我家在哪裡根在哪裡。”

這句話深深戳痛了郭剛堂,他23年不停的尋找,也是為了讓不知道在何處的郭振知道:爸爸媽媽從來沒有不要他。

《失孤》劇照

“找到兒子哪怕他不跟著我,不在我身邊過,我知道孩子生活得怎麼樣,現在身體怎麼樣,我也都知足了。”

一家人在一起,能再拍一張全家福,心裡便滿足了。

二十多年前的全家福已經褪了顏色,被郭剛堂小心的保存著

/04/

2015年,尋子的第18年。

郭剛堂請求上天,不要讓他的尋子路長到20年,21年......

2020年,尋子的第23年。

他看著申君良終於和被拐15年的孩子團聚,看著李靜芝與被拐32年的兒子團圓,心中只剩下堅定。

縱然身處風雷雨,,堅信朝陽必再遇。

郭振,我們等你回家。

圖片來源:《豫見後來》、《等著我》、《失孤》、郭剛堂微博

原標題:《時隔23年,劉德華拚命找的人,還沒有出現》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