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不靠”到“聚寶盆”
2020年07月06日04:10

原標題:從“四不靠”到“聚寶盆”

航拍廣州(梅州)產業轉移工業園
王老吉大健康梅州原液提取基地,廠房外部被設計成客家圍屋的風格。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梅州故事

  開篇語

  今年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脫貧攻堅工作面臨最終大考,決戰決勝面臨新的形勢和挑戰。

  廣東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企業創新、基礎醫療、基層治理等各個環節不斷出新出彩,人民昂首走向小康生活,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滿滿。

  為展現廣州對口幫扶梅州的亮點和經驗,廣州日報特別派出團隊,深入脫貧一線實地走訪,記錄當地鄉村面貌、日常生活、就業民生、產業提升等脫貧進程中的蝶變。

  今天我們推出第一篇《廣梅園小城蝶變記 從“四不靠”到“聚寶盆”》,看梅州一個“四不靠”的落後荒地,如何通過龍頭企業引領、“大幫扶帶小幫扶”為當地“造血”、廣梅兩地幹部並肩作戰,蛻變成產城人融合發展的產業新城。

  “以前這裏可是一大片荒地呢!我們從村里到鎮上總會經過此地,但山路起伏,交通很不方便。”在當地人看來,短短幾年時間,廣州(梅州)產業轉移工業園(以下簡稱“廣梅園”)從曾經離周圍的梅縣、興寧、五華、豐順等四個城區均較遠,交通不便、配套不完善的“四不靠”地帶,到如今的產業新城、當地“聚寶盆”,實現產城人融合的巨大“蝶變”。

  廣州對口幫扶梅州以來,特別是2020年1月第三輪穗梅對口幫扶,廣梅指揮部堅決落實“一盤棋”決策部署,把廣州的產業、科技、市場優勢與梅州的資源稟賦、生態環境優勢有效結合,探索並深化了“政策撬動+市場驅動+龍頭帶動”的產業共建模式,構建“種養和初加工在貧困村、精深加工和服務平台在共建產業園、主要消費市場在粵港澳大灣區”的一二三產業全鏈條幫扶體系,增強了梅州內生動力和造血功能。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韻樺

  2017年至2019年,廣梅產業園和8個區縣共建產業園納入產業共建億元以上工業項目101個;其中,2019年新增45個億元項目。

  2020年以來,廣州幫扶梅州項目中,累計新開工建設項目27個(含億元以上項目20個),計劃投資總額65.79億元,新投產項目17個(計劃投資總額44.2億元),新簽約項目26個(計劃投資總額53.39億元)。

  2020年6月25日,廣州市對口幫扶梅州市的272個省定相對貧困村全部達到退出標準,貧困人口全部達到脫貧標準。

  讓年輕人招得進來、留得住、發展得好

  從荒地一片到欣欣向榮的產業園區,對於家鄉近些年的飛速發展,生於斯長於斯的古作興親眼見證了廣梅園從無到有、拔地而起。古作興是梅州梅縣區本地客家人,去年12月剛剛入職產業園,成為一家企業的安保人員。

  和村里許多年輕人一樣,因為家境相對貧困,古作興不到二十歲就前往廣州打拚,在白雲區一家服裝廠從事生產製造工作。“在大城市每個月雖然可以賺到6000多元,但租房和生活成本也比較高,一年下來攢不到多少錢,回家陪父母的時間也少之又少。”古作興告訴記者。

  隨著家門口產業園規模的不斷擴大,網上發出的就業崗位也越來越多,他決定結束在外十幾年漂泊的生活,回到家人身邊。“我現在每月的薪水很穩定,公司提供‘五險一金’、高溫補貼、加班費等各種福利補貼,不但全家生活水平提高了,還能照顧小孩讀書。”古作興注意到,近幾年,不但身邊在外打工的遊子都回來了,產業園里還多了一些新面孔。

  記者瞭解到,目前廣梅園近九成員工來自本地。為了促進產業新城的人才集聚,廣梅園還引入了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全面接管配套園區的醫院,實現看病就醫不出園;引入廣州市小北路小學、華南師大附屬幼兒園小學初中等優質教育資源;並與珠江實業集團合作建設高品質人才公寓等。

  “今年因為疫情,為吸引本地人員就業,我們推出了2353個優質崗位,最高薪資達到了1.6萬元/月。吸引人才是產業園發展的一項長久規劃,要讓年輕人招得進來、留得住、發展得好,也要讓小孩幼有所教,老人老有所養。”廣東(梅州)產業轉移工業園管委會副主任陳佳祥告訴記者。

  “大幫扶帶動小幫扶”為貧困村“造血”

  在廣梅園的王老吉大健康梅州原液提取基地,廠房外部被設計成客家圍屋的風格,廠內設備已全部就位,目前正在進行管道連接,預計將在下月投產。該項目負責人王文中向記者回憶自己2017年剛來產業園“拓荒”時的場景:“我當時的工作地點是在工地,住宿在管委會,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輛單車,往返兩地一趟有6-7公里,需要往返4-6趟,每天騎行20多公里。”

  按下“加速鍵”是從2017年開始的。廣汽集團、廣藥集團等廣州國企積極響應廣梅全面對口幫扶號召,積極發揮政治擔當,主動在廣梅園佈局產業鏈和產業項目,推動了50多個綠色低碳高質量項目落戶園區,打造了汽車零部件、智能家電、大健康和大數據四大產業集群。今年6月23日,法國聖戈班集團和廣汽集團合資興建的聖戈班汽車高端玻璃製造項目在廣梅園正式動工建設,兩家“世界500強”企業計劃總投資6.2億元,達產後預計可實現年產值11.8億元。

  “大批行業龍頭、國企帶頭入駐對市場來說是一個‘風向標’,吸引了更多產業鏈相關企業落戶於此,形成了大項目引領帶動民企、外企抱團集聚發展的格局。”廣東(梅州)產業轉移工業園管委會副主任陳佳祥表示,梅州是著名的仙草和柚子種植基地,這一過程還堅持“大幫扶帶動小幫扶”,通過企業多個“輸血性”項目帶動了梅州脫貧攻堅。

  他向記者舉例,園區內的王老吉通過“公司+基地+農戶”的模式,在梅州建立了近萬畝的仙草規範化種植基地,引導梅州當地農戶參與種植,全年收購仙草10000噸,營業收入達1億元,帶動了2000多貧困人口增收;金柚康公司按協議價格100%收購貧困村烘乾的殘次柚果作為提取甜味劑的原材料,帶動廣州幫扶的多個省定貧困村開辦了柚果加工廠,變廢為寶還延伸了梅州柚的產業鏈條。

  廣梅幹部團隊作戰 提供“店小二式”服務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園區經濟發展硬環境和軟環境的綜合體現,是吸引力、競爭力,更是創造力、驅動力。廣梅園王老吉項目負責人王文中告訴記者,王老吉大健康梅州原液提取基地的項目,從2018年通過驗收至今,克服了多重不確定因素,但最讓他們頭疼的,還是藥渣的處理問題。

  “我們每天從60噸的藥材中做原液提取,會產生200噸的藥渣,這個量非常巨大,必須找到相關企業進行處理。”他表示,這一過程中,正是管委會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廣梅兩地幹部的介紹和協調下,公司分別與一家化肥企業和一家生物質原料企業順利對接。

  縱觀整個廣梅園的建設發展曆程,陳佳祥認為有兩次大的跨越。如果說2008年廣州、梅州兩市合作共建廣梅園是一次謀篇佈局,2014-2019年廣州對口幫扶梅州,則是廣州帶著資金、項目和團隊,真正開啟了廣梅園的具體規劃與落實。

  “廣州對梅州派出了精兵強將,兩地幹部組成了一個團隊,為企業協調招工、融資、供地、審批等需求,提供‘店小二’‘母親式’的服務。同時,移植廣州好的經驗,打造了廣州政策直通車,廣州市在工程建設項目審批等方面的好經驗好做法同步在廣梅園應用落地。”陳佳祥說,入園企業可享受省財政獎補政策,充分享受廣州市針對園區出台的多項大力度優惠政策,市市場監管、稅務等部門在園區設立派駐機構,構建“辦事不出園區”的一站式服務,推行項目專員跟蹤服務機製,為企業提供保姆式全程代辦,做到企業辦事“只進一扇門、最多跑一次”。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廣梅園正積極謀劃新一輪基礎配套設施項目建設。據瞭解,今年廣梅園謀劃啟動了含濱江商務區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和產業配套設施建設等9個配套項目,正緊鑼密鼓推進華南師範大學附屬廣梅園小學、珠實人才公寓等一批生活配套項目。

  記者手記

  走在廣梅園中,道路規劃平整寬闊,24小時書屋、24小時星光餐廳、共享新能源汽車、共享電單車、網球場、足球場、籃球場等設施齊全,免費公交循環運行,很難意識到自己身處一座工業產業園。

  實現貧困地區真正脫貧,只有通過發展當地的生產能力,使其能夠自身造血。粵東西北等地區由於資源條件、地理位置、人才技術等諸多因素製約,長期以來產業發展水平較低、經濟較為落後,工業化水平偏低。珠三角地區工業化起步早,城鎮化水平高,隨著經濟的發展,產業結構面臨轉型升級;而粵東西北地區經濟雖然落後,但在生產要素,如人力、土地和能源等方面具有優勢。通過珠三角地區產業轉移,將一些勞動密集型產業、加工製造業和資源型加工業轉移到粵東西北相對貧困地區,既可以促進區域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又可增加貧困地區就業機會,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正是基於這一邏輯,廣梅園將廣州的產業、科技、市場優勢與梅州的勞動力、土地、生態環境等優勢有效結合,探索出“政策撬動+市場驅動+龍頭帶動”的產業共建模式,構建“種養和初加工在貧困村、精深加工和服務平台在共建產業園、主要消費市場在粵港澳大灣區”的一二三產業全鏈條幫扶體系,實現以產業轉移增速促進精準扶貧增效,真正做到“大幫扶帶動小幫扶”,增強了梅州市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實現造血式扶貧。

  廣梅園也並非簡單地產業遷移,而是實現發達地區與貧困地區產業共建。如廣州王老吉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科技研發、市場銷售等產業鏈條前端在廣州,原液提取等鏈條後端轉移到梅州市,真正實現廣州市和梅州市發展同一產業,同一企業在廣州和梅州整體佈局、共同發展,增強了廣梅兩地的密切聯繫。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