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動盪”,印度中資公司正在焦灼等待
2020年07月06日12:53

頭圖:新華
頭圖:新華

  來源:21Tech(News-21)

  作者:駱軼琪

  李楊最近有點五味雜陳。

  幾天前,他照常跟印度團隊通過whatsapp開電話會議之後,一位印度下屬單獨找到他。“他已經跟了我三年,但是最近他很苦惱。”李楊對21Tech說,這位員工抱怨,身邊的朋友因為他為中國公司打工,一直在指責他。“雖然他說,他自己倒是沒什麼,但我感覺我的印度團隊近期工作積極性不那麼高了,我想這在印度恐怕已是一種比較普遍的現象。”

  李楊在印度的團隊大部分都跟著他開疆拓土多年,也拿著在當地比較優渥的薪資,這是能夠保障目前業務維持相對正常的背景。“或多或少大家都有情誼在,但就怕外面的(負面)情緒容易引起跟風。”

  李楊在印度經營著一個以硬件為主要商品的電商平台,最近兩個月對他來說,就像經曆了一場漫長的過山車。印度有條件解除對線上平台完全限製後,平台迎來手機和零部件產品短暫爆發消費,但萬萬想不到,此後突然出現中印邊界爭端,以及印度官方隨後宣佈“封殺”59款中國APP,讓他再度陷入用戶恐慌搶兌的難題。

  宏觀來看,印度的手機硬件產業鏈普遍面臨著持續33%復工率+換機訴求VS國民情緒+新冠肺炎疫情的多重夾擊,加之海關清關等外部環境的急劇變化,接下來恐怕還會面臨零部件有可能短缺的風波。

  站在下半年開啟的十字路口,不確定性卻進一步增強,在印中國手機產業鏈何去何從?

  “被斷供”威脅

  “現在應該說處於極度動盪期。”張新感歎,雖然印度官方沒有承認,但清關問題已經事實上存在了大約一個月。

  張新是一家中資精密結構件廠商在印度工廠的負責人,他近期接觸到的中資在印工廠基本都面臨這樣的困境。

  “目前中資企業有大量貨物滯留在印度港口,即使是中國廠商從日本或其他國家訂購的元器件直接進口到印度,也照樣被卡住了。”張新告訴21Tech,按照當地官方給出的說法,是對從全球進口到印度的貨物都需要清關檢查,其一是擔心其中夾雜毒品,其二是為了防控新冠肺炎病毒。

  “但實際上我們業內交流發現,基本只有跟中資背景公司有關的貨物會遭遇被卡的問題,沒有誰能很順利獲得清關出來。”

  這一現象此後被更多證實。

  7月初有消息曝出,由於印度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額外審查,擾亂了Apple供應商富士康在印度南部工廠的運營。不過在3日,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集團在台北證券交易所發佈公告回應,“有關於印度地區貨物進出口相關流程,皆依規定向當地海關申請,目前貨物物流通關程式皆已解決不受影響”。

圖:鴻海集團澄清公告
圖:鴻海集團澄清公告

  這其實側面揭開了一個連環困境,即短期供應短缺可能影響到產業鏈的下一環。“關於中資企業的清關問題如果持續得不到解決,產業鏈的零部件可能會面臨短缺的危機。”雖然工廠已經開始按照當地要求正常運轉,但張新不無擔憂。

  而這隻是在印手機產業鏈廠商面臨的“新”挑戰。隨著今年3月印度開始暴發新冠肺炎感染病例,隨後總理莫迪多次延長“封國”舉措。即使目前已經允許主要手機產業鏈工廠以1/3的程度開啟復工,但按照印度龐大的市場容量來看,恐怕也是杯水車薪。

  “從政策趨勢來看,短期內印度不會迅速解封,那麼對企業來說,在家辦公肯定達不到工作狀態效率的一半。”張新對21Tech分析,今年以來,實際上印度市場的諸多變化已經給在印中資企業帶來了越來越大的壓力。

  李楊所在公司的APP雖然沒有被列在封殺名單里,但當地官方的這一突然舉措還是波及到了他們:一種來自當地用戶的恐慌氛圍迅速蔓延開來。

  “最近我們的用戶擔心賬戶里的零錢會被封,紛紛選擇提現;還有用戶開始大量購買貨品,目前印度的物流還很不通暢,其實這種影響是連鎖性的、惡劣的。”他向21Tech無奈說道,當前階段,印度的新零售平台基本可以定義為處在低迷期。

  在諸多不確定性影響之下,在印中資企業只能謹慎等待下一步進展。

  供不應求的市場

  逐漸坐穩全球第二大智能機市場交椅的這些年來,印度市場與中國手機產業鏈長久維持著緊密的關係。

  尤其在當地官方大力推動的“Made in India”策略之下,大批關鍵產業鏈廠商和整機廠商陸續在印度開設工廠,近幾年由於當地關稅等政策的不斷調整,加之當地的巨大消費需求漸次被中國為主的廠商承接,中企在印投資步伐進一步擴大。

  這為當地市場帶來了巨大的就業機會。21Tech接觸的多家中資手機產業鏈廠商都指出,當地團隊設置,少數管理者由中國人擔任,其他龐大的生產線人員、定製化研發人員都來自印度本地。

  以此,成熟的產業閉環成為中資手機產業在印度快速崛起的背景。Canalys分析師賈沫告訴21Tech,2020年第一季度,包括小米、vivo、OPPO、realme、一加、傳音、Motorola、華為、酷派、TCL甚至金立在內的中國廠商,在印度當地已經佔據了總份額的78%。

圖:諮詢機構IDC統計2020年Q1印度智能機市場概況
圖:諮詢機構IDC統計2020年Q1印度智能機市場概況

  “目前已經看到印度當地一些規模龐大的集團掌門人站出來說,不能被情緒所矇蔽,否則必然會對印度本地經濟帶來很大打擊。因此我們認為,一些當地的不同利益代表不會容忍這種情緒持續下去。”賈沫向21Tech指出。

  即使在當前諸多不確定性影響之下,若以極端狀態測算,這78%來自中國廠商的份額也並非Samsung和Apple兩家巨頭,或者印度當地品牌Micromax、Lava可以順利“吞下”的。

  “以智能機來看,如果排除中國品牌,在Samsung之外沒有第二個規模很大的牌子。Apple在印度智能機市場排名第七,今年Q1市場份額只有1.6%,Lava為代表的本土品牌佔比也僅1%左右。那麼可能只有Samsung可以選擇。”但賈沫指出,目前所有手機廠商的產能都強製性只能恢復到原來的1/3,這意味著當地市場目前持續處在供不應求狀態。“這個30%的產能是嚴重低於需求的。”

  賈沫進一步向21Tech分析道,雖然一季度印度已經開始受到疫情影響,但全球表現下滑的背景下,印度市場出貨量依然在同比增加,說明當地市場的需求仍然存在。

  “雖然考慮到疫情之下,印度可能會面臨失業率上升、經濟活動下降的背景情況,但印度暢銷手機價格在100-150美元,並不是很貴,對用戶來說不算太大的負擔。當地市場低端機的換機需求一直很旺盛。”賈沫認為,這導致無論需求怎麼減少,也不會縮減到目前生產端只能是原來30%的狀態,供不應求幾乎會是疫情期間會持續存在的結果。

  如果印度政府正視現狀,下一步可能會順應市場需要有條件放鬆對中資企業的“卡死”政策,但如果為了迎合所謂的民族主義情緒,就有可能進一步加劇市場的動盪。

圖:新華
圖:新華

  應該說上述市場現象並不是所謂“報復性”或者“複蘇性”消費需求的產物。賈沫向21Tech強調,印度目前除班加羅爾等發達地區之外,很多地方的疫情遠遠沒有達到被控制的程度。因此從大盤來看,短期之內印度今年的出貨數據必然會相比去年同期有較大程度下滑,但目前的數據還難以支撐對Q3-Q4時期趨勢的研判。

  據Canalys統計,2020年第一季度印度市場200美元以下智能機出貨佔比達到77%,200-600美元的中端機佔比21%,再往上的高端機市場佔比僅2%左右。“因此200美元以下市場壓力會比較大。這部分用戶可能大部分屬於不穩定勞動力,一旦失去工作,其需求會受到影響。當然目前來看,還比較難說。”賈沫分析道。(文中李楊、張新味化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