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糾紛發酵 東田造型百萬“卡金”成謎
2020年07月07日07:51

原標題:債務糾紛發酵 東田造型百萬“卡金”成謎

  一度是中國時尚美業第一股的東田時尚(北京)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田時尚”),自退市後勢頭漸弱,如今更是陷入資金糾紛。地處北京三里屯時尚地標的東田造型門店近日傳出了“副總裁撬鎖”的尷尬戲碼。該店承包人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所屬公司拖欠了門店超100萬元的會員卡卡金,但東田時尚方面卻向記者表達了不同的態度。此外,東田造型也多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其中距離最近的日期為2020年5月29日。

  百萬欠款久未收場?

  東田造型三里屯門店承包人Tony(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憶了被所屬公司高管撬鎖的尷尬經曆。

  “總公司拖欠巨額卡金,疫情期間門店收入降低,所以我們決定先暫時停業。”Tony稱,當時自己只是停業兩天,6月3日再回來時,店門的鎖被撬。門口貼著通知:“限今日17點前,員工清理完個人物品。”

  後來,Tony表示,發現帶頭撬鎖的人是東田時尚副總裁。這個時期,仍在Tony的承包期之內。

  東田時尚副總裁為何帶人撬自家門店?東田造型三里屯門店的經營權到底歸誰?據Tony透露,從2018年開始計算,東田時尚已經拖欠三里屯店會員卡卡金達100多萬元。

  Tony向北京商報記者提供的一份東田造型承包經營合同顯示,2018年9月5日,Tony、陶子(化名)、大衛(化名)三人以共30萬元一年的價格承包下東田造型三里屯店,承包期三年,從2018年9月26日到2021年9月26日。此外,合同顯示,除一年30萬元的固定承包費外,三里屯門店還需支付每月10萬元的店租,並且約定門店年經營額至少要達到750萬元,並按照5%繳納提成承包費。

  同時,總公司規定,三里屯店會員充值的卡金需要上交60%給總公司,這部分卡金將在該會員進行消費時再劃撥到門店賬戶內。

  “上交後的卡金就沒有發下來過。”Tony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截至2019年9月30日,東田時尚拖欠三里屯門店卡金共計1017814.66元,雙方還因此對簿公堂。

  在雙方合同解除協議中,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雙方曾約定在2019年11月30日,東田時尚要支付Tony一方合同保證金287149元、會員卡金1017814.66元,共計1304963.66元。

  不過,Tony稱並未等來東田時尚在協議中承諾的打款。直到2020年4月29日,Tony向東田時尚郵寄了限期付款通知書進行催款,並表示,對方如果未在5月31日之前支付墊付費用,自己將於6月1日解除協議。

  雙方各執一詞

  針對拖欠巨額卡金以及撬鎖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電話採訪了東田時尚副總裁陳岩。陳岩表示,卡金的糾紛非常複雜,並解釋,“不存在撬門鎖,因為店舖的經營所有權都是屬於東田公司,而且三里屯門店已經拖欠一個月的店租,東田造型有權收回店舖”。

  對此,Tony表示,東田造型三里屯門店5月的租金確實未交付,“但這筆費用應該在東田時尚所拖欠的金額里扣除”。據北京商報記者瞭解,以不支付店租來抵消集團公司拖欠門店的預付卡卡金,該做法並非雙方達成一致的方案。

  對於東田時尚旗下門店是否已無直營店的問題,陳岩表示,目前東田時尚的門店均是以承包和加盟的模式進行相應的合作。

  6月30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東田造型三里屯門店時發現,該店大門敞開著,已停止營業,並有3名男子在測量造型台的長寬。詢問得知,他們均是東田造型其他分店的員工,這家店將被轉手給其他門店承包商。

  對於上述糾紛,北京俊理律師事務所創始人李俊理認為,東田時尚在合同未到期以及滿足合同解除條件未成就情況下撬門入室,未按雙方簽訂的《合同解除協議》退還承包人繳納的履約保證金,不支付承包人墊付的費用,這些做法違反了雙方合同的約定和法律的規定。

  李俊理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當前企業經營過程中的承包情形非常普遍,其中涉及的法律問題也較為繁冗複雜,如承包過程中企業的經營管理、人事任免等問題。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東田造型品牌的官方微信公眾號長時間未更新,發佈的最後一條信息停留在2019年1月16日。不過,東田造型品牌的微博平台仍處於正常更新中。

  品牌如今債台高築

  與今日的尷尬形成對比的是,創立之初的東田造型可謂是風頭極盛。

  公開資料顯示,李東田在1999年創建東田造型。2016年1月29日,東田時尚登陸新三板掛牌交易。“東田造型”為東田時尚旗下最知名的品牌,擁有接近40家全資子公司、25家直營理髮店。

  據當時東田時尚的招股書顯示,李東田作為公司實際控股人擁有公司29.65%的股份,公司前十大股東中,有紅杉資本、中金佳泰、信中利等投資機構,尚雯婕、呂燕等明星也出現在員工持股名單中。東田時尚的收入分為四塊,美髮化妝、造型師經濟管理、專業攝影以及運動健身,每個板塊的毛利率均高達90%以上。

  截至2018年6月13日退市,東田時尚所披露公告顯示公司處於盈利狀態。

  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後續東田時尚以及創始人的現金流卻十分緊張。

  2017年2月6日,東田時尚發佈股東股權質押公告,李東田質押全部股權,用於個人借款。公告顯示,本次股權質押用於李東田個人向杭州銀行北京中關村支行申請貸款4100萬元。質押期限為2017年1月26日起至2018年1月25日。

  另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公開信息,在2019年10月14日發佈的杭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關村支行與東田時尚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中,李東田並未還清2017年所質押全部股權的借款,截至2019年5月16日,李東田尚欠本金31653481.98元,尚欠利息及罰息1946738.07元。

  北京商報記者整理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發現,從2019年1月14日到2020年5月29日,關於李東田一共有23條限製高消費令,內容涉及勞動欠款、買賣合同糾紛、未執行給付義務等。

  同時,東田時尚也多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其中距離目前最近的日期為2020年5月29日。

  實際上,東田時尚的困境也是整個美髮行業的縮影。北京市美髮美容行業協會名譽會長盧連德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市場上的美髮店一般分直營店、加盟合作店和個人工作室這三類,直營店由總部出資統一裝修、管理、培訓,標準化服務程度高,但投資壓力大,目前加盟合作店較多。針對加盟門店存在開業迅速走紅但後勁不足的情況,盧連德認為,美髮門店需要留住核心優秀的員工和骨幹成員,不能只利用總店的明星理髮師進行宣傳銷售,還需要提升自身的技術和服務水平。

  在美髮業有14年工作經驗的髮型師阿偉(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除房租、水電、工商稅務支出外,髮型師的工資要佔據門店營業額的50%。據阿偉透露,業內髮型師的提成一般為消費者消費金額的33%-42%,而明星髮型師能拿到50%以上比例。

  陳岩在採訪中透露,公司加盟方式是內部加盟,加盟店的承包者都是公司多年的老員工,公司也會通過分股份的方式去留住技術骨幹。

  除了造型師這一核心的人力成本之外,如果是定位核心商圈的門店,租金等開銷也是硬成本。

  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現今北京美髮市場規模較大的加盟模式品牌有木北造型、東方名剪等。美團點評的數據顯示,在北京地區,木北造型一共擁有150家門店,東方名剪則有50家門店,其中木北造型的門店最為密集,僅在潘家園附近1公里內就有4家門店。

  從門店定位上來看,東田造型更偏向商業商圈。據百度地圖顯示,目前東田造型在北京共有18家門店,均位於熱門商圈附近。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