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賽麟事件跟蹤:王曉麟被刑事立案後 首次獨家回應
2020年07月07日01:07

  原標題:江蘇賽麟事件跟蹤: 王曉麟被刑事立案後 首次獨家回應了這些問題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上週,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賽麟”)董事長王曉麟被刑事立案一事引起廣泛關注。在一則官方通報中,王曉麟被指涉嫌提供虛假證明文件、利用職務之便挪用江蘇賽麟巨額資金。

  紛紛擾擾已有兩個多月。4月底,一份來自公司前法務喬宇東的公開舉報信稱,王曉麟涉嫌虛假技術出資、貪汙巨額國資,將成本價並不高的技術共計作價66億元人民幣入股江蘇賽麟,導致數十億國有資產流失。

  北京時間7月6日上午,遠在華盛頓的王曉麟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兩個小時的獨家專訪。這是他被刑事立案之後首度對媒體發聲。此前他曾在個人社交網絡平台上聲稱,國資股東南通嘉禾對自己的指控是誣告陷害,並暗示這些行為實質上是為了奪取公司資產和控製權。

  王曉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傳達了幾個核心信息:一是虛假技術說法不實,整車技術由美國賽麟汽車創始人史蒂夫·賽麟(Steve Saleen)擁有,他同時是江蘇賽麟外資股東的實際控製人;王曉麟本人並不能提供所謂技術方面的證據,他不是技術出資方,只是認可其技術的職業經理人,作為董事長,“車做出來就是最好的證據。”

  二是否認包括喬宇東舉報信涉及的一切“利用職務之便挪用江蘇賽麟巨額資金”的指控。“沒有一分錢是打進我的口袋的。”他表示,“我在這裏薪水還不如在GTA(王曉麟之前在美國運營的公司),因為我做這個不是奔著薪水的,我是奔著上市之後股權的。”

  三是,王曉麟認為,南通嘉禾及如皋方面進行的一系列動作,包括凍結公司賬戶、逼迫員工離職、向公安報案等等,均是為了奪取公司控製權。

  王曉麟並未放棄。據悉,7月4日,江蘇賽麟四家外資股東召開了臨時股東會,股東會表決通過了幾項決議,包括為江蘇賽麟日常運營設立專門的託管賬戶、要求南通嘉禾及如皋方面歸還貼息以及土地購置款返款等事項。王曉麟表示,根據合資協議,股東方爭議的仲裁地是香港,若國資股東不履行上述決議,將馬上提起仲裁。

  “我是職業經理人”

  喬宇東在公開舉報信中表示,王曉麟實際控製的四個江蘇賽麟外資企業股東,疑以虛假技術出資作價66億元騙得了江蘇賽麟股份。他稱,其中三家的所謂技術,只是美國賽麟汽車公司向其授權許可使用的,並不具備出資要件;還有一家所持有的低速電動汽車技術,評估價值遠高於實際價值(購入時僅作價2000萬美元)。

  王曉麟對此表示“胡說八道”。“外資(入股)要經過好多審批的,商務部、發改委驗資,驗資報告這些都要第三方機構去做。MyCar搞出來了,SUV搞出來了,S1也搞出來了,這些車型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

  “他(指喬宇東)說只有一張草圖,真的非常荒唐。”王曉麟說,“我們一套油箱都要開42套模具,每一個環節有三維圖、兩維圖,每一個零部件都要圖紙。蔚來5000人團隊做了兩款車ES8、ES6,我們鼎盛時期研發團隊364人,三年做出三款車,拿到510項專利申請——這是沒有技術的嗎?”

  王曉麟稱,喬宇東在舉報信中混淆賽麟整車技術和他此前與賽麟汽車簽署的改裝車銷售許可協議,但這根本不是一回事。以技術入股的是資富控股控製的三家企業,其技術的所有人是史蒂夫·賽麟,而不是王曉麟。

  也因此,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問及車型技術相關證據時,王曉麟反問道,“我又不是技術出資方,我要拿出什麼證據來?我是董事長,車做出來就是最好的證據。”

  “資富控股是2016年成立的,史蒂夫·賽麟加入之後,我持有100股,他持有100萬股,我的股權稀釋到萬分之一。跟他達成的協議是,公司上市之後,我作為管理層拿到10%的股份。”王曉麟稱,他自己絕對相信史蒂夫·賽麟的技術水平,簽約之時,資富控股還占GTA的25%股權,GTA彼時已經投了1.8億美元。“把資富控股完全給他了,我肯定是做了盡調的。”

  “這個技術入股,它不叫曉麟汽車,而是叫賽麟汽車,說明所有知識產權都不是王曉麟的,如果有任何虛假技術出資,首先要告的是史蒂夫·賽麟,王曉麟已經把自己的公司都給了史蒂夫·賽麟。”王曉麟表示很疑惑,自己為何成了被攻擊的靶子。

  “你不覺很荒謬嗎?”他問記者,“你去告一個職業經理人說你虛假技術出資,而不去告真正的出資方。”為什麼不告史蒂夫·賽麟?他揣測,“沒辦法告,因為他出了設計、車型、品牌,什麼都出了。”

  “我不賺路上的錢”

  王曉麟還被指控利用職務之便挪用江蘇賽麟巨額資金,由於江蘇賽麟的運營資金基本都是由國資股東提供,喬宇東質疑王曉麟涉嫌導致數十億國有資產流失。

  “他(指喬宇東)如果有一句話是真的,我都不會這麼憤怒。”王曉麟表示,自己沒有從江蘇賽麟拿走一分不合法不合規的錢,作為董事長,他也只負責戰略等層面的事務,預算方面全部由財務總監控製,沒有哪張合同是自己親自簽的。“想栽贓王曉麟利用職務之便挪用資金,是給了我自己還是關聯企業?拿出實錘來。”

  王曉麟對此前受關注頗高的兩家“關聯公司”交易分別作出了回應,一是唯一股東為其妻子叢超的上海鴻銘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作者:彭蘇平,何芳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