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警惕美軍從陸海空快速滲透的“特洛伊木馬模式”
2020年07月07日07:25

原標題:專家:警惕美軍從陸海空快速滲透的“特洛伊木馬模式”

近日,美國海空力量在太平洋地區頻繁進行軍事演習,有些兵力還屬於跨區調動。軍事專家認為,在演習中美軍檢驗了“動態兵力運用”的能力。不過,從美軍航母戰鬥群和轟炸機的演練來看,其作戰模式仍屬於較為傳統的“沙漠風暴模式”。專家強調要防範日漸形成被外界總結為“特洛伊木馬”戰略的新作戰模式。

凸顯“動態兵力運用”的演練內容

美軍最近在西太的演習演練可謂“全面開花”。綜合美國媒體報導,美國“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和“里根”號航母戰鬥群在南海地區舉行演習。1架B-52H戰略轟炸機也於5日從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克斯代爾空軍基地起飛,參加雙航母戰鬥群在南海的演習,然後飛抵關島。6月底,大約350名士兵在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進行了傘降突擊訓練,這項任務是從阿拉斯加起飛的C-17運輸機的“馬拉松飛行”開始的。

而在此之前,部署在關島的B-1B轟炸機也多次在亞太進行巡航飛行。甚至臨時部署在阿拉斯加的B-52H轟炸機,也飛往日本海,在美國海軍的EA-18G“咆哮者”電子戰飛機的配合下與日本航空自衛隊的戰鬥機一起訓練。美國《星條旗報》網站稱,新的“部隊部署模式”意味著空軍將從更多的海外和美國本土基地,向印度太平洋地區部署戰略轟炸機。這種全球部署證明了空軍“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進行遠程打擊的能力。

軍事專家張學峰6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戰略轟炸機的近期部署體現了其“動態兵力運用”的作戰思想。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轟炸機向西太部署時體現出多方向、多來源的特點,既有來自本土的,也有來自阿拉斯加的,還有部署在關島安德森基地的,表現出兵力部署和運用更大的靈活性。這都是“動態兵力運用”的體現。今年正式結束在關島的“轟炸機持續存在”政策,也是這一作戰思想的直接反映,主要目的就是降低重大作戰部署的規律性和可預測性,以防被對手預料到。

實際上,美國的航母部署模式也在醞釀改變。據美國《防務新聞》報導, 2018年美國時任國防部長馬蒂斯就提出,海軍需要擺脫如此有規律、容易被預測的航母部署方式。他表示現行的“艦隊反應優化計劃”(OFRP)是“運營航線的好方法,但不是海軍行動的好方式”。因為,這可以讓對手知道“在3年後哪艘航空母艦將出現在世界上的哪個地方”。

而在今年1月,美國海軍艦隊司令克里斯多夫·格雷迪在2020年海軍水面研討會上也提到,美國海軍正在對OFRP過程進行分析和評估。並且為了確保評估的準確,美國防部已經委託相關機構開展了一項額外研究。現在來看,美國海軍對現有航母部署模式進行系統改革只是時間問題。

演練“沙漠風暴模式”

有分析認為,如果從大的作戰模式來看,美國軍方在西太的各種演練,仍然體現出美軍相對傳統的作戰概念,這種概念通常被稱為“沙漠風暴模式”。蘭德公司的一份報告將這種模式概括為:和平時期維持前沿存在。危機期間通過“靈活的威懾行動”增加地區存在,然後依靠戰區盟友、夥伴和其他國家的通道,利用本土和其他戰區的支援,在沒有敵人攻擊威脅的情況下部署部隊,在數週或數月內在戰區建立和維持遠征部隊,並在陸地和海上基地以及靠近敵方領土的集結地點集結部隊,同時為戰鬥空間進行廣泛的情報準備。

當條件具備後,在美國選擇的時間和地點開始進攻行動,其目標包括對方重要政治目標和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和偵察系統(C4ISR)。然後,在整個戰區建立航空航天、信息和海上優勢。攻擊對手的防禦部隊和關鍵基礎設施,以削弱其部隊的實力,削弱其戰鬥意誌,並系統地破壞政權及其軍隊的凝聚力。一旦敵軍人數大大減少,戰鬥力降低併發生混亂就進行地面行動。將精確火力與快速機動相結合,通過信息優勢和非常安全的後勤線路以及最低限度傷亡人數,來消滅敵軍並控制關鍵地域。在此基礎上,利用其他施壓方式,例如外交、信息和經濟方式,進一步擴大優勢。

有專家認為,在近期的美軍各種演習演練中,或多或少地演練了這一作戰模式的不同組成模塊。例如,將兩個航母戰鬥群進行前沿部署,可以視為是在危機期間增加地區存在,而與日本等國共同演練,則是利用“戰區盟友和夥伴”,協助實施軍力部署。演習期間參加演習的各種空中力量和海上力量,則可演練對重要目標實施攻擊。

更應警惕“特洛伊木馬模式”

不過,有分析認為目前演練的“沙漠風暴模式”可以用來對付中等地區強國以下的國家和實體,例如1999年針對南聯盟、2001年針對阿富汗、2003年針對伊拉克,但在對付大國、強國時則難以奏效。“新美國安全中心”國防計劃高級研究員克里斯托弗·多爾蒂曾撰文表示,五角大樓目前的戰爭方式“在與俄羅斯或中國的戰爭中並不能真正奏效”。例如,美國軍方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堅持“在我們選擇的時間和地點與對手作戰”,這對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國家來說越來越沒有效果。因為如果與這些擁有巨大軍事能力的大國爆發戰爭,“很可能是在他們選擇的時間和地點”。該專家在之前發佈的題為“為什麼美國需要一種新的戰爭方式”的報告里提出,“反介入/區域拒止網絡帶來的挑戰,導致美國國防部門的許多人錯誤地將其視為中國和俄羅斯的行動重心。”他認為,如果目標是打敗對方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那麼就是“專注於錯誤的事情”。這相當於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用劍砍對手的盾牌”,而不是找到繞過盾牌的方法。

有中國專家認為,應該重視和重點防範美國軍方提出並被國外媒體和軍方總結的所謂“特洛伊木馬”戰略,其重點是“同時隱蔽地從陸海空進入敵方領域”。該戰略以利用隱形飛機實施空中打擊為主,地面特種部隊和戰術潛艇同時發起進攻,造成對手決策困難或混亂,無法組織起有效反擊。該戰略突出聯合偵察、多域作戰,強調“隱形和聯合穿透”,利用美軍聯合部隊的非對稱優勢,攻擊對手的弱點。

(環球時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