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丨上海國際中學香不香?藤校錄取是增是減?一文說透
2020年07月07日13:54

原標題:調查丨上海國際中學香不香?藤校錄取是增是減?一文說透

疫情對留學的衝擊是短暫的,影響的更多是本身在搖擺的群體。

今日高考,1071萬學生向目標大學發起衝擊。

與此同時,也有一批學生早已放棄了今年的高考,這些國際班的學生不少在幾個月前就拿到了國外高校錄取通知,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等種種現實原因對線下課程充滿擔憂。

簽證辦理、人身安全、國境開放政策和機票預訂等方面存在的問題讓這些準留學生們有了新的學習方式。據瞭解,已經有多所英美高校表示上學期將通過網課的方式進行教學,康奈爾大學還創新性地和中國等地高校合作,學生第一學期可以先在清華上交等校園上課,享受當地設施。

疫情對非畢業班學生家長們的留學觀念也帶來一些變化。有學生家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或將考慮在國內先讀大學,研究生再出國。

上海留學氛圍濃厚,2019年上海本科留學人數13327,位列全國第一。一些學校出現一定程度上的招生難情況,但多位受訪老師、中介和專家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強調,疫情對留學的衝擊是短暫的,影響的更多是本身在搖擺的群體。從2020年上半年的本科留學錄取結果也可以看到,藤校錄取大陸學生總量有所減少,但沒有發生結構性調整。

疫情下的“準留學生”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開放校園存在風險,近期教育部還發佈2020年第1號留學預警,疫情期間,澳州發生多起針對亞裔的歧視性事件,提醒廣大留學人員做好風險評估,當前謹慎選擇赴澳或返澳學習。

今年畢業的“準留學生們”大多已拿到了來自英美澳等國家的錄取信息,但眼下,能不能按時報到、線下教學是否安全成為他們最為關心的問題。

上海某民辦國際中學高三畢業班老師Jessica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所帶的畢業班中所有學生都已經拿到錄取通知,按往年情況在Alevel成績出來後學生就可按期赴國外留學。

“有的學校明確大一第一學期線上教學,學生就很開心,等待按時入學,但是也有些學校,比如UCL近期仍表示採取線下教學的模式,學生和家長也比較擔心。”Jessica說,澳洲大學的開學時間是明年2月,已經有學生同步申請並獲得錄取。如果9月前他們原先錄取學校所在國家疫情沒有得到有效控制,他們可能會選擇延長在國內的等待時間,明年2月再入學澳洲的大學。

國際學生國內上課

受訪的大多數學生和家長都表示可以接受學校採取網課的方式進行第一學期的教學,今年上半年高中的線上教學也讓學生逐漸適應這一形式。

小詩原本今年4月就要赴日本進行語言課程的學習,但是由於機票、簽證、日本國境開放政策和安全等多重因素,赴日之行一直難以成行。從7月開始,她將正式通過網課的形式進行語言班的學習。

“免費的網課不開鏡頭,課時也比較少,但老師教的還挺好的,上課會一直點同學回答問題。上課氛圍也挺好,但有些同學網絡很卡”,小詩認為。

有家長坦言,線下教學可以讓孩子更好與老師進行互動,反饋也更及時,讓他們選擇的話還是線下教學更合適。Jessica說,之前學校在通過網絡進行教學時,不少學生覺得線上學習需要較強自控能力,效果不是很好,甚至還提出“能不能偷偷線下開課”?不過考慮到目前安全形勢,家長認為線上教學的也有好處,能提高孩子的適應能力。

除了上網課,某英國教育集團戰略經理Bob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一些海外高校今年也支了“新招”。

當地時間6月30日,康奈爾大學官宣秋季開學安排。對於國際學生而言,可以暫時在所在的國家或地區學習。其中,中國大陸地區有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7所學校供選擇。康奈爾大學表示,國際學生將在他們所在國家或地區的本地校園生活和學習,同時參加在線和麵對面課程。他們將與康奈爾大學的同齡人共享課外活動,並可以使用當地的設施和服務。

少見留學高考兩手抓

新冠肺炎疫情下線上線下教學都各有優缺點,學生能否選擇在國內繼續本科階段的學習?

遺憾的是這種情況很少見。

首先,對於大多數國際學校和國際部的學生,他們沒有高中學籍,無法參加高考。

對於少數雙軌製學校或是一些學校設置的高三出國班,儘管學生有學籍,理論上可以參加高考,上海某高中劉老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本部的國際班並未出現過學生參加高考並在國內繼續本科教育的情況。即便偶爾有學生留學、高考兩手抓,但更多是為了“豐富人生體驗”,最終仍是選擇赴海外留學。

其次,上海等一線城市的不少家長較早開始留學規劃,抗壓性強,突發事件對他們的選擇難以造成大的衝擊。

宜校創始人肖經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他們去年的統計來看,2019年上海13327人的本科留學人數位列全國第一,佔比 17.13%。上海現有104所國際學校 / 國際部,2019 年度美本TOP30高校錄取人數占全國的18.91%.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也指出,在疫情防控期間,全世界很多大學都採取上網課方式進行教學。但是,遠程網絡教育是很難達到集體學習的效果的,不然,進行在線學習的學生,就不會那麼期待開學複課了,大學給學生的教育,絕不只是知識教育,還有和教師、同學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溝通,感受和傳承校園文化、大學精神。所謂“低碳”的國際教育,也極可能是“低質”的國際教育,在對海外大學授予的文憑進行認證時,不出國就完成學業的出國留學是不被認可的。

非畢業班家長開始考慮國內本科教育

對於非畢業班學生,眼下他們並不像畢業班學生那麼迫切地面臨選擇,但新冠肺炎疫情和目前的國際形勢的確也或多或少給他們的規劃帶來影響。

Adam的孩子目前在上外雙語國際高中讀高二,原本計劃今年5月參加數學競賽並進行雅思刷分,但目前競賽被無限期延期,雅思考試也於最近才恢復,Adam表示這些考試時間的調整對孩子的備考帶來一定影響,精心準備的競賽延期也不利於孩子日後申請獎學金。

Adam孩子在加拿大出生,擁有加拿大籍,一直希望明年能申請上加拿大的滑鐵盧大學,家長也從未考慮過在國內進行本科教育。但這次新冠肺炎疫情讓他開始反思,是否要延遲留學規劃,先在國內上本科,研究生再去國外?

作為外籍學生,他的孩子可以同步申請國內的學校,Adam表示,如果孩子願意的話,會考慮在申請海外高校的同時,優先申請清華、北大、複旦和上交四所學校,萬一沒有申請上滑鐵盧大學,可能會考慮在國內讀書。

目前,上海一些學校還出現一定程度上的國際班招生難問題。劉老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學校本部一般在學生高二時期收集出國意願,往年都會開設專班對學生進行教學輔導,但是今年摸底情況是,只有一兩位有明確出國意願,所以2020年學校本部或將不開設國際班。

Jessica也表示,學校是通過選拔的方式進行招生,往年大概10%左右的錄取概率,但今年學校幾乎每週都在舉辦開放日,吸引學生報考入學。

疫情對出國留學影響是暫時的

新冠肺炎疫情給國際中學的學生的留學規劃、留學方式帶來一定影響,但不少受訪者認為這一影響是暫時的。Rob表示,的確公司今年採取了降薪措施應對疫情給留學業務帶來的影響,但就他觀察業務方向並沒有發生大的轉變。

從《2020彙豐中國海外名校本科申請結果分析報告》中也可以看到,2020年常春藤錄取大陸學生總量有所減少,但沒有發生結構性調整。

6月,教育部等八部門發佈《關於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提出疫情對出國留學的影響是暫時的,將繼續通過出國留學渠道培養我國現代化建設需要的各類人才。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數據統計來看,僅2018年我國出國留學人數就超過66萬,但近年來的增幅略有下降。因而,有觀點認為出國留學的拐點可能已經到來。

對此,熊丙奇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不能僅以增幅減少來進行判斷出國留學熱潮是否降溫。以前出國留學人數少,增幅大,2018年出國留學人數已經超過60萬。從絕對數量看,60萬並不少,但是在中國學生群體中仍占低比例。以2020年為例,僅高考學生就達到1071萬,出國留學群體在其中數量是很低的。

尤其是對於有長遠規劃的準留學人群,熊丙奇強調,這類人群往往比較堅定,家庭已做好孩子留學打算,因而短期的疫情並不會對他們產生大的影響。真正受到影響的是那些本身處於搖擺狀態,比如高考沒有考好,轉而考慮出國的人群,近期就不一定會考慮留學了。

談及後疫情時代的出國留學格局變化,熊丙奇認為,從根本上說這取決於一國教育的國際競爭力。真正的問題是,在沒有其他限製政策約束下,國內教育能否滿足受教育者的需求,以此減少出國留學需求。

(作者:卜羽勤 編輯:周上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