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謝家廟村大力發展村集體經濟
2020年07月08日10:09

  原標題:四川南充謝家廟村大力發展村集體經濟 產業興旺 脫貧有望

  來源:經濟日報

  初夏的川東北驕陽似火,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謝家廟村的鄧大媽正在壩子上翻曬兩天前切好的檸檬片。這是謝家廟村駐村第一書記陸瑞陽給她“派的活”,把一袋子鮮檸檬洗淨、切片、曬乾,再由村里統一包裝,通過村集體電商等渠道銷往各地,完工後鄧大媽能領到一份工錢。

  鄧大媽今年71歲,老伴去世早,子女都不在身邊,她一個人在家,平時做點農活養點雞鴨。像她這樣的老人,村里還有上百位,其中不少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如何讓所有的鄉親脫貧不返貧,特別是沒有什麼文化和勞動技能的留守老人也有收入,這是陸瑞陽和村兩委幹部一直操心的事。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一方面檸檬等農產品運不出去造成滯銷,另一方面對外出務工影響很大,不少村民只能留在家中等機會。面對這種情況,陸瑞陽一面幫助聯繫銷售渠道,借助快手、抖音等平台推廣,一面協調業主把檸檬存放在凍庫,組織在家村民利用閑散時間切檸檬片曬乾,並與村上的土蜂蜜一起搭配成“養生茶”銷售。這樣既解決了銷售難題,又調動了受疫情影響無法外出的勞動力,讓留守婦女在家就能掙錢,陸瑞陽把這種小手工稱作“謝家廟手作”。

  不只是檸檬,列入“謝家廟手作”的還有枇杷膏。枇杷豐收,吃不完賣不掉怎麼辦?四川老百姓都有熬枇杷膏的傳統,家家戶戶熬一點,留到秋冬泡茶,潤肺止咳。陸瑞陽索性以村集體經濟公司名義,組織各家按標準熬製,統一保存和包裝,組織村民選摘枇杷葉,經過去毛曬乾,與枇杷膏一起打造“止咳良品”組合。

  其實,這些措施並不是針對疫情的特殊措施,而是村里一直在探索發展的一條脫貧致富的路子。

  謝家廟村貧困人口有95戶247人,山高溝狹,村集體經濟在2017年前規模為零。陸瑞陽與村兩委幹部合計,把產業發展作為脫貧的關鍵,利用3年時間打造一個生態圈,帶活一條產業鏈,打造一支務工隊。

  “一個生態圈”,指的是山頂種花椒、半坡栽銀杏、林下搞養殖,村委會周邊種百香果、黃陂等並套種絲瓜,在低窪處利用氣溫差輪種羊肚菌、辣椒、空心菜,發動老百姓搞“庭院經濟”,將牛糞豬糞回田。同時,成立混合所有製村集體經濟公司,儘可能把撂荒土地利用起來。

  “一條產業鏈”,指的是以羊肚菌種植為牽引,探索菌類初加工。除了賣鮮菇干菇,還開發羊肚菌醬和湯料,利用“世界長壽之鄉”品牌,就地取材做大健康農產品。從金銀花茶、枇杷膏、檸檬片、玉米須這些農產品,到紅薯粉、米豆腐、桑葉面等粗糧開發,謝家廟村的扶貧禮盒越做越大,春節前就銷售了近1萬份。目前,正探索柏樹這一常見樹種的綜合利用,期待實現綠水青山到金山銀山的轉化。在銷售領域,除了找單位尋求大訂單,還推出了公眾號並開始做電商,依託快手、抖音推廣,聯合物業協會進社區,推動訂單農業發展。2019年,村集體經濟公司銷售收入超過110萬元。

  “一支務工隊”,指的是發展產業、建設項目從而創造一批就業崗位,讓村民足不出戶就能在家門口掙錢。例如,小蔣是村里的運輸車司機,當過兵、能吃苦還是共產黨員,就把他培養成致富帶頭人,成立“產業突擊隊”。同時,依託本村群眾的“工程隊”“生產隊”也都陸續建立。解決好激勵機製、人盡其才,保證他們獲得比原先更多的收入,就能留住人才,打造有實力的務工隊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