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妹海潮墮落花 溫碧霞
2020年07月08日13:12
溫碧霞
溫碧霞
溫碧霞

溫碧霞予人的感覺,總是神秘莫測、變幻無定。

就似是她從前演過的角色,或是新片《墮落花》中的傅餘雨。

看?看?,就很自然地會認為,這個人(角色)一定不會這麼簡單,肯肯定有「後?」。

「可能是吧!我從小到大,做事都好有決心,有自信只要去做,我就一定可以成功,就好像傅餘雨時隔廿年後,都要回來報仇一樣吧!」

溫碧霞笑?說,自己的性格是「我行我素,也從來不會後悔自己做過的任何一件事、任何一個選擇。」

「或者是我個人太幸運吧!有很多東西都很容易就得到,但我其實是一個十分懂得感恩的人,我努力了這麼多年,經歷過很多,當然知道要珍惜眼前一切。」

是的,表面看來事事順境,但背後付出的努力又有幾多人了解。

「不是嗎?我十五歲入行,曾經得到很多不同頒獎禮、不同獎項的提名,但是足足等了三十八年,才終於得到這個獎(「愛爾蘭第8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

所以說溫碧霞是很幸運,也很清楚知道,自己應該做甚麼、怎樣做、和如何令事情成功的人,雖然當中要付出的努力,不是人人可以做到。

從靚妹(電影《靚妹仔》是溫碧霞的出道作,是靚妹,不是??妹。)到墮落花,中間除了海潮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很多。

撰文☆梁文威 攝影☆林建安 髮型☆Ken Ng 化妝☆Khaki Yan

場地提供☆英皇戲院(尖沙咀iSQUARE) 設計☆美術組

性感戲好易

溫碧霞從影以來,拍過不少性感戲,海潮的「跌膊」衫,到今時今日仍然是她的個人象徵。

首次與關智斌和陳漢娜合作,就要拍攝頗為激烈的親熱戲,更要首次和女性接吻。

「我也是第一次錫女仔,感覺其實很特別,會比較溫暖一點。其實我覺得陳漢娜很似小時候的我,完全就是《地下情》時的我,好倔強、好有個性氣質,我們之間有種奇妙的火花,感情流露很自然,是有種同性戀的感覺,因憐憫而生出的一種愛,女性和女性,其實也可以有特別的感情。」

相對而言,戲中的另外兩場性感演出,反而是駕輕就熟之舉。

「和關智斌的姊弟戀,其實是一種慾望的追求,由親情變成戀情吧!」

對溫碧霞來說,演繹感情戲其實比吸毒戲容易得多。

毒後變影后

溫碧霞在訪問中不時提到,自己是十五歲入行,拍攝第一部電影《靚妹仔》後一炮而紅,當時就已經有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至今三十八年,五十三歲終於奪得人生第一個「影后」。

「這可以說是我夢想成真,我一直都在等待一個夢寐以求的角色,原來就是《墮落花》中的傅餘雨了。」

戲中「傅餘雨」是製毒家族大家姐,失蹤廿年後突然現身,化身為有毒癮的?底,策劃一個復仇大計。

「這是一個與我自己有極大反差的角色,要做一個有毒癮的?底,是我演藝生涯的第一次,好有挑戰性,我亦做了很多研究,親自與一些吸食冰毒的人見面,我才知道原來吸食冰毒的人,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就與普通人一樣,只是情緒會有很大的起伏,但表面完全冇分別。」

為此溫碧霞要刻意減肥,因為吸食冰毒的人,大部份都不能吃太多東西,精神又會很惟憔悴,因為也很難睡得好。

「拍攝要好投入,為了扮吸毒的感覺,我是飲了酒才拍的,就是要演出一個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與所有現實中的人都合不來,只存在於自己的思想中。」

真實的溫碧霞,當然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歷,但就是一種「空靈」的感覺,讓一切變得立體。

「這種現實和夢幻交錯的情況,不是箇中的人,其實很難明白。」

1驕捘艭P關智斌在《墮落花》中第一次合作,兩人更上演了一幕火辣親熱戲。拍攝這類情慾戲對溫碧霞來說,算是駕輕就熟。「關智斌埋位前就有點緊張,還問我有甚麼部位不能碰?」

2癯舅丹足偶傶D的這幕兩女「?戰」,溫碧霞說拍攝過程十分順利,也很有火花。不過,兩人的關係其實隱藏重大秘密,內涵絕不簡單。

從來不後悔

如果我不是從小看溫碧霞的電影、電視劇,應該不會相信她已經五十三歲,這些年順風順水,也終於拿到影后的殊榮。

「我相信自己是幸運的人,問我有沒有想要的東西到現在仍未得到?想一想似乎沒有,要說人生的一點遺憾的話,唯一就是小時候沒有好好讀書,因為那時候家庭環境不太好,年紀很細就想出來工作搵錢,照顧屋企。」

溫碧霞回想過去,坦言沒有後悔過任何一件事,就算是很早就沒有讀書,其實也是一個機會、一種因緣。

「未入行前住調景嶺,到十三、四歲才搬出九龍,當時我爸爸很多事都不讓我做,不准出街、不准男仔打電話給我,管得好嚴,所以我就特別反叛。到十五歲就搬出來住,住超細的單位,因為我很想要自由。其實當時算是離家出走的,但就是這時跟朋友出去玩,就遇上導演發掘拍《靚妹仔》,也就是這樣才有現在的溫碧霞,即是說如果我當年沒有離家出走,我今日就不會在這裏和你做訪問。」

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又因為這樣,所以我絕對不會是一個虎媽,我只想仔仔可以開心生活,成績那些其實完全不重要。」

如果說現在最想做甚麼的話,可能是遲多幾年,與兒子(養子何國倫)一齊去法國留學。

「也是因為很早就沒有讀書,所以我很想可以出國留學,最想就是去法國讀藝術,到兒子再大一些,或許真的可以一齊去讀書。」

不過,到時兒子可能另有打算了。

「他也開始大了,有自己的朋友和生活,到時再看情況吧!」

3+4銋篞驕捘屭C年都有各種大計,去年就推出了一本《海潮》寫真集,以五十二歲凍齡玉女超性感出書,打贏不少𡃁模。

三十八年後的見你一面

一直很想見一見、會一會,這位曾幾何時的地下情女神、火玫瑰的海潮、紂王的蘇妲己、以至由始至終,都讓人想不透的傅餘雨。

實話實說,我睇完《墮落花》後,對某些情節,依然是一頭霧水,當中還有一個不能「爆」的秘密,是真的會睇到「O晒嘴」的,所以我在訪問中,親自問一問女主角,到底劇情是不是如我所想的一樣?

「哈哈哈!這是秘密!就是要你買飛入場睇多幾次嘛!」

訪問中的溫碧霞,並不如我想像中的飄渺莫測,是有點入行三十八年的前輩氣勢,但亦是親切和善。

雖然說話速度,還是如傳聞中的斯文淡定、慢條斯理。

「其實我個人性格好隨意,最緊要是開心,做人這麼多年,難道還不明白嗎?這個世界甚麼都是假的,最緊要做人開心。」

在這個疫情之中,還是可以保持樂觀,甚至在520這個日子,還推出一隻新歌〈Make you smile〉,專登排了一隻舞,更拍了MV上了youtube,也算是這個低迷世界中,一點小暖風吧!

▲溫碧霞在520五月二十日這天,久違地推出新歌〈Make you smile〉,希望讓疫情下生活及心情受困的香港人,都可以開心展現笑容。電影《墮落花》雖然因疫情問題延期,亦能在五月二十八日公映,在這個灰暗的五月,也算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