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已故建築大師留給世界的美好,你住過哪一家?
2020年07月09日12:00

原標題:這些已故建築大師留給世界的美好,你住過哪一家?

前不久,著名美國建築師愛德華·塔特爾(Edward Tuttle)去世,享年75歲。這位安縵禦用設計師的去世,引來無數業內及酒店愛好者唏噓,很多人在社交媒體曬出曾經住過的大師酒店,並表示疫情過後要去他設計的酒店緬懷留念。

除了愛德華·塔特爾,近幾年還有幾位去世的建築大師,在世界各地留下了美好。與博物館、體育場不同,酒店更能體現建築師的細膩情感,住進這些大師設計的酒店,也許能獲得一次與眾不同的心靈對話。

愛德華·塔特爾:將酒店與當地文化融為一體

愛德華·塔特爾先後在舊金山、希臘、香港等地的建築事務所工作,後來創立了工作室並定居巴黎。他擅長設計住宅與酒店,生前設計過安縵、素凱泰、柏悅等奢華酒店,也為時裝設計師高田賢三設計過住宅。

32年前,愛德華·塔特爾在布吉島設計的Amanpuri渡假村讓他名聲大噪,這也是安縵全球首家渡假村。在此之前,無論多奢華的酒店都是單獨建築,與周邊環境割裂,愛德華·塔特爾則讓酒店與周邊環境形成互動——將當地文化融於酒店,也讓酒店融於自然環境。比如,布吉島Amanpuri渡假村的設計靈感源於泰國古都大城府,精緻又低調,海灘和椰林與酒店相融,不分彼此。

作為安縵酒店禦用設計師之一,他還設計了位於法國、美國、摩洛哥、希臘等地的一系列安縵酒店,都體現了建築與環境的融合。比如,印尼日惹的Amanjiwo從佛教聖地中汲取設計靈感;位於法國的首家歐洲安縵渡假村,建材為雪鬆木,與阿爾卑斯山的雪場和樹林融為一體。

愛德華·塔特爾參與設計的米蘭柏悅酒店,則充滿了城市元素。作為城市奢華酒店,米蘭柏悅酒店高聳的大堂玻璃穹頂,不僅讓陽光灑入,還與附近的米蘭購物長廊穹頂呼應。據說,這家酒店建築原本是古老的宮殿,經過愛德華·塔特爾的設計,更加優雅時尚,與米蘭的城市氣質吻合。

紮哈·哈迪德:用扭曲的線條打造未來感空間

還有一位已故女建築師,也在世界各地留下令人驚豔的作品。作為當代著名的女建築師,紮哈·哈迪德被稱為“曲線女王”,也是“建築界諾貝爾獎”普利茲克建築獎的首位女性獲獎者。

紮哈·哈迪德的建築理念與眾不同,她擅於打造夢幻的幾何結構,運用複雜而扭曲的線條。

想要欣賞紮哈·哈迪德的設計並不難,國內就有她的作品,包括廣州大劇院、北京銀河soho、望京soho等。此外,她還參與設計了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據說這是她首次挑戰機場設計。遺憾的是,機場剛開始建設不久,紮哈·哈迪德便因病去世。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的設計靈感源於沙漠的流動,內部細節隨處可見“紮哈曲線”。

紮哈·哈迪德留下的酒店設計並不多,但都充滿了魔幻色彩。比如“網紅”馬德里美洲門酒店,這家酒店由19位世界頂級建築師設計,不同樓層由不同設計師打造,風格各異,其中人氣最高也最昂貴的樓層,便由紮哈·哈迪德設計。一出電梯滿眼都是白色,客房內部也都是白色,充滿未來感。

最能體現紮哈·哈迪德設計風格的是澳門摩柏斯酒店。摩柏斯酒店宛若一座未來之城,建築設計充滿曲線與藝術張力,鏤空部分具有強烈的視覺衝擊感,看上去每根鋼管的扭曲角度都違背了物理常識。這座建築耗費了28000噸鋼材、48000平方米玻璃材料、70500平方米鋼筋混凝土,幾乎可以建造4座巴黎埃菲爾鐵塔。

Kerry Hill:深諳東方美學,用光影展現時光變遷

去年11月京都安縵渡假村開業時,吸引了很多人參觀。它是建築大師Kerry Hill的作品,Kerry Hill於2018年離世,被業內譽為“高端酒店設計教父”。

Kerry Hill的設計以簡約、擅長運用光影聞名,實際上,他更喜歡將自然、文化、曆史,通過極簡的設計融入建築。因此,走入他設計的建築,既能感到文化氣息,又會被現代細節所打動。有趣的是,雖然Kerry Hill是澳州人,卻深諳東方美學,他在中國、日本、泰國等地設計的酒店,會以“時光”為靈感,神秘又簡約。

京都安縵渡假村用了足足20多年時間打造,擁有占地3公頃的庭院,隱匿在山穀中。在這裏,青苔覆蓋的石像如同散落的綠色寶石,蜿蜒小徑連接起幽靜的林間空地,溪水伴隨著鳥鳴,清幽自然。庭院內林木蔥鬱,種有日本雪鬆、柏樹、山茶花、櫻花等,隨季節變遷而變化色彩,賦予庭院不同的美景。

在他去世前不久開業的上海養雲安縵酒店,同樣擁有時光流轉的魅力。這裏有上萬棵古樟樹和50座明清住宅,最大限度保留了古宅的特點,Kerry Hill只通過簡約的設計滿足現代人宜居的需求。

此外,日月潭涵碧樓和青島涵碧樓也是Kerry Hill的作品,他在極簡風格中加入禪意設計,通過原木、花崗石、玻璃和金屬四種材料,創造出充滿意境的建築。

新京報記者 曲筱藝

編輯 李錚 校對 陳荻雁

圖片 資料圖片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