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變幽默了 他還是球迷心中的神
2020年07月09日16:01

  今天,林丹在上海出席了一場專門為他舉辦的新聞發佈會,這是他官宣退役後的首次公開亮相。

  發佈會前一天,林丹球迷微信群裡就已經炸開了鍋,消息靈通的球迷率先在群裡問道:“丹哥明天在上海的見面會,球迷可以去嗎?”

  被改變的命運

  身在無錫的顏岩(化名)是林丹的鐵杆粉絲。他一直在打聽見面會的地點。這個改變自己命運的男人,如今來到了轉型期,時間允許的話,他非常想前往上海見榜樣一面,在心裡為他打氣。

  再過一年,顏岩就要完成研究生的學業。他是羽毛球專項的體育生,從本科到碩士研究生,一直在和羽毛球打交道。

  “因為林丹,我愛上了羽毛球這項運動,後來也影響到我高中時期走了體育特長生這條路,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成為羽毛球體育生。”

  11歲的時候,顏岩知道了林丹的存在,知道他是一名羽毛球運動員。14歲的時候,他在電視機前觀看了倫敦奧運會男單決賽,那場“林李大戰”讓他從林丹的身上領會到了體育魅力。

  “直到現在,每次回看那場比賽,我還是會有很深的感觸,李宗偉回球出界,林丹瘋狂地在場上奔跑、落淚、脫衣服慶祝。”

倫敦奧運會林丹險勝李宗偉後忘情慶祝
倫敦奧運會林丹險勝李宗偉後忘情慶祝

  高中那段時候,訓練與學業的雙重壓力多次差點讓他放棄體育生這條路,但每每這個時候,他就會翻看林丹訓練的視頻,從中得到力量。

  “那個時候我最喜歡看記者去拍他訓練的視頻,練球、練力量,每次看到他的訓練視頻我就會很感動,一直給我動力,想到他也在揮汗如雨地訓練,我就覺得我們彼此之間有相通之處。雖然我不能像他那麼成功,但希望自己能向他靠攏。”

  以林丹為榜樣的這幾年里,他所有的運動裝備都是和林丹有關:球拍、運動上衣、運動褲、襪子,包括休閑服。昨天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他還穿著寫有林丹名字的衣服。“林丹”兩個字與他如影隨形,就像一股力量,在生活中支撐著他的信念。

  此前,他兩次近距離與偶像接觸。一次是2016年亞錦賽,他從江蘇出發前往武漢。“比賽前一天,從微博上看到他有簽售會,那個時候我還在逛街,第一時間就坐地鐵趕到了現場,在烈日下排隊等了一個半小時,終於見到了林丹,拿到了簽名+合影的機會。”

林丹在發佈會上回答問題
林丹在發佈會上回答問題

  後來回到學校後,他無意中看到了自己與林丹合影的照片被刊登在媒體上。“那天我跟他說,‘丹哥,我是從江蘇專門跑過來看你的’,他笑著說‘謝謝,謝謝’。他肯定不會記得我,我才見過他兩次,我一直想問他能否加他的微信,但沒機會。”

  林丹遭遇負面新聞時,他也曾因發表支持的觀點被鍵盤俠“問候”,“一群人來罵我,說我袒護林丹。

  後來我再看到有評論罵他,我就直接滑走不看,眼不見心不煩,也想開了,沒辦法控製所有人,有的人就是純粹鍵盤俠。”

  因為不知道這次發佈會的具體地點,顏岩最終選擇留在無錫的家中,從網絡上觀看。

  林丹的幽默

林丹與讚助商尤尼克斯的合作還在繼續
林丹與讚助商尤尼克斯的合作還在繼續

  這次發佈會,主辦方尤尼克斯邀請了多家媒體,有從西安趕來的,也有從廣州打飛的過來的。

  之前有很多人猜測,林丹多年堅守在賽場的起因是與尤尼克斯簽訂了合作,如今選擇退出國家隊,也是因為合約到期。

  不過,從此番尤尼克斯專門為林丹舉辦的發佈會安排來看,雙方的合作還會繼續進行。

  另一方面,尤尼克斯今年上半年還與已經退出國家隊的倫敦奧運會女單冠軍李雪芮簽約,這一舉動也表明品牌方並非只會與國家隊隊員合作。

  今天的見面會留給媒體15分鍾左右的時間,像《體壇週報》、《廣州日報》的羽毛球專項記者也都問了各自關心的問題,比如“四大天王是否會進行表演賽”、“林丹之後會不會將重心放在亮相綜藝節目方面”,對此,林丹逐一進行了回應,中間還幽默一下:“他們三個都‘等’我好久了。”現場氣氛瞬間被他帶動了起來。

林丹回答關於未來的發展計劃
林丹回答關於未來的發展計劃

  對於未來發展計劃,林丹顯然還不願意透露太多,只是為他所參加的一個即將開播的綜藝打了廣告。

  一名記者代表廣大球迷提了一個問題:“明年的全運會您會參加嗎?”

  林丹依舊保持幽默的風格回答說:“那要看我那個時候是不是胖了。其實我也非常期待,畢竟之前參加了5屆全運會。”言語之間有一個分明的界限,一面是他對賽場的不捨,另一面則是漸行漸遠的現實。

  因為這次發佈會全程網絡直播,球迷也即時地觀看了林丹對於記者提問的回答。

  一名球迷對新浪體育表示:“看了發佈會內容,覺得丹哥這段時間心情還是複雜了一些,沒有太放得開,而且記者提問的問題還不足夠關注丹哥本人,問的都是話題性的東西,比如與李宗偉之間的關係。”

林丹與李宗偉握手
林丹與李宗偉握手

  如果他在現場,他會提問什麼問題呢?“我作為球迷,會比較關心丹哥的心路曆程,每個階段,包括里約奧運會到2016年下半年那件事,但很多內容比較敏感。我們想知道的是心路曆程,但其實真的難以問得很深,丹哥面對媒體,回答起來肯定有些患得患失。”

  生活是需要儀式感的。

  其實相比記者,也許真正需要這場新聞發佈會的是林丹的球迷——那些跟隨了他多年、願意陪他到“世界盡頭”的球迷。

  他們需要這個發佈會,是因為,他們可以正式地和“運動員身份”的林丹告別,並感謝他,這些年給予他們的力量。

  (董正翔)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