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有癮】數理化政史地樣樣通,人稱“北宋達芬奇”,他是誰?
2020年07月10日23:01

原標題:【古人有癮】數理化政史地樣樣通,人稱“北宋達芬奇”,他是誰?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0日電 題:【古人有癮】數理化政史地樣樣通,人稱“北宋達芬奇”,他是誰?

  作者 任思雨

  常有人開玩笑說,西方的達芬奇是“從未來穿越過去的人”,因為他不僅會畫畫,還身兼哲學家、音樂家、發明家、工程師、解剖學家、地理學家……其實,中國古代也有過這樣的“奇才”,比如宋代的沈括。

  在古代,多數讀書人以熟讀四書五經為正途,但沈括卻“多棲發展”,他對天文、氣象、數學、物理、生物、化學、地理、醫藥、文學、音樂、農學等都有著深入研究,英國著名科技史學家李約瑟曾評價,沈括是“中國整部科學史中最卓越的人物”。

  他究竟有多厲害?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沈括出生於北宋時期的仕宦之家,他自幼勤奮好學,興趣廣泛,年少時跟隨父親宦遊各地,對各種自然現象和科學發明表現出了極為濃烈的興趣。

  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沈括以父蔭獲得海州沐陽縣主簿的職位,除了繁瑣的差事之外,他積極修渠墾田,曾經修成百渠九堰,讓七千多頃土地成為上等良田,此後十年,沈括曆任多地縣令,參與了不少有益於國計民生的事業。

  公元1064年,32歲的沈括進士及第,後來受人舉薦調入京師轉為昭文館校勘,期間潛心探索天文曆法,參與詳定渾天儀,編修新曆,才華與學識逐漸得到賞識。

  作為政治家的沈括,取得過不錯的政績。熙寧八年(公元1075年)三月,宋國與遼國因邊界僵持不下,沈括奉命出任“回謝遼國史”赴遼廷談判。

  這是一項很可能有去無回的任務,臨危受命出使之際,神宗問他“敵情難測,設欲危使人,卿何以處之?”

  沈括回答說:“臣以死任之。”

  為了此次商議,沈括查閱了大量的文獻,掌握了兩國邊界劃分的內容、爭端的由來及焦點等問題,他在談判桌上據理力爭,經過六輪艱苦論戰,最終讓對方做出讓步。

  在出使遼國的路上,他還把沿途的山川地理、民俗風情等資料記錄下來,寫成了《使遼國抄》。

  此後,沈括得到了更高的重用,被任命為權發遣三司使,迎來了他仕途生涯最輝煌的時期。

《夢溪筆談》寫的是什麼?

  沈括為官時多有作為,同時,他對科學技術也頗有研究,《宋史》說,沈括“博學善文,於天文、方誌、律曆、音樂、醫藥、卜算無所不通,皆有所論著”。《四庫全書總目·子部·雜家類》也評價曰:“括在北宋學問最為博洽,於當代掌故及天文、算法、鍾律尤所究心。”

  據學者考證,沈括一生的著述達四十多種,凡四百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他晚年創作的、被稱為“百科全書”式的著作《夢溪筆談》。

  《夢溪筆談》屬於筆記體的作品,但與閑情瑣事不同,它詳細記載了中國古代文化特別是科學技術方面的成就,也記錄了沈括自己的許多研究,內容涉及天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地質、地理、氣象、醫藥、農學、工程技術、文學、音樂美術等方方面面。

  例如,在天文曆法方面,沈括改進了天文儀器,主張“十二節氣”定曆,併發展了前人觀點,用月盈虧來說明“日月之形如丸”,指出日、月、地同在一個直線上會發生日月食,且日月食有“淺深”之別,還通過觀察指出冬夏晝夜有長短……在數學研究領域,沈括首創了“隙積術”和“會圓術”,被日本數學史家三上義夫稱為“中國算學的模範人物”。

  著名科學家竺可楨曾撰文論述過《夢溪筆談》對於地理學的重要貢獻。沈括在考察雁蕩山獨特的地貌後,很早便提出“流水侵蝕作用”的原理;路過太行山時,他發現山崖石壁有一條螺蚌殼與鳥卵石的堆積層,根據化石推斷出“此乃昔之海濱”。

  在古代,石油這種能源早已有人研究,但“石油”這個命名的最早出現,是在沈括的記載中。他嚐試用石油煙製墨來代替鬆煙製墨,斷言“此物必大行於世”;在對指南針的論述中,沈括則指出指南針磁針“常微偏東,不全南也”,這個關於磁偏角的記載,比西方的哥倫布早了400多年。

  《夢溪筆談》的另一大成就,還要數對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活字印刷術的推廣。

  “畢昇死,其印為予群從所得,至今寶藏。”沈括曾在侄子家中看到布衣畢昇留下的泥活字,對此印象深刻,便在晚年撰述時將這項技術詳盡地記錄下來,當時人稱“沈存中法”。

  除了上述成就,沈括還在書中記錄了很多古代建築工程方面的技術創新,對軍事、化學、醫藥學、文學、音樂、書畫鑒賞、考古等領域也頗有研究,還留下了龍捲風、隕石下落等特殊自然現象的珍貴資料,英國科技史學家李約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中評價,《夢溪筆談》是“中國科學史上的里程碑”。

無奈的沈括

  儘管《夢溪筆談》在後世得到了許多人的稱讚,但學識淵博的“奇才”沈括,在一生的政治生活和家庭生活中過得並不算順心。

  熙寧二年(公元1069年),王安石為相,展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支持變法的沈括受其舉薦,職場之路也一帆風順。但王安石在第一次被罷相和複相後,對沈括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曾當著宋神宗的面指責沈括是“壬人”(反複無常的小人)。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有學者研究分析,是因為沈括在外地任職期間對新法的一些措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這些看法恰好是在王安石罷相期間提出的,而另一名變法派的核心人物呂惠卿,此時也公報私仇打壓沈括,這讓他在官場上更舉步維艱。

  同時,沈括個性中又有著懦弱與退卻的一面。

  在被派去西北邊陲整飭邊防時,沈括曾親自指揮了對西夏軍的幾場戰爭並取得勝利,但後來在築城地點的選擇上屈從於徐禧的壓力,導致宋軍在永樂城慘敗,沈括也因此被罷黜,政治生涯就此終結。

  曆史學者祖慧評價作為政治家的沈括時說,他是一位具有很強的敬業精神、工作認真務實、能夠體恤民情的良吏,但卻不具備政治家應有的膽識與果敢堅毅,面對權力鬥爭與矛盾衝突卻顯得無所適從。他遇事總是退讓、妥協,希望能委曲求全,卻總是陷入更深的困境。

  軟弱的個性,也讓沈括在家裡吃了不少苦頭,繼室張氏是出了名的暴虐不可製,經常打罵沈括,後來張氏暴病而亡,友人都向他道賀,但此時的沈括卻終日恍惚,精神已瀕臨崩潰,一次乘船過江,他竟然想要投水,幸好被旁人阻攔。

  晚年的沈括,居住在自己的居所夢溪園,“所與談者,為筆硯而已”,將其一生所學、所想投入了到《夢溪筆談》的寫作中,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身為一名科學巨匠,也許他的生活還存有非議,但他在科技史上的成就,可稱作當之無愧。(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