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女生高考前去世 “把我捐出去,或許還有價值”
2020年07月10日22:51

  原標題:高三女生高考前去世,“把我捐出去,或許還有價值”

  7月7日,高考的第一天,陳江玉在短視頻平台公佈女兒生前的照片,配文說,“女兒,今天是高考日,你苦讀了十一年卻沒能如願參加高考。生前是媽媽的希望,走後是媽媽的驕傲。”

  她的女兒叫陳薇薇,是湖南永州江華二中的一名高三學生。原本應在7月7日參加高考的她,因患上淋巴癌,生命終止在5月14日。應薇薇的生前要求,她的遺體捐獻給醫學事業,受贈方為湖南永州職業技術學院。

  目前,這條視頻動態在網上有33萬次點讚,1.3萬條留言評論。有網友留言:“孩子既聰明又漂亮,被天堂選中做了天使,媽媽要打起精神好好活著”。

陳薇薇生前照片。受訪者供圖
陳薇薇生前照片。受訪者供圖

  高二期間確診淋巴癌

  7月9日,薇薇的房間還是她去世前的模樣。

  書桌擺放整齊。書本文具旁,是已經發黃的地球儀,旁邊還放著一張學生卡,卡面標註著“江華二中,陳薇薇”。書桌靠牆處,花瓶里插著向日葵和白色雛菊。

  這是薇薇生前最愛的花。孩子頭七之前,陳江玉每天都會更換一束新的花,“每天都要來房間看一眼。”

  薇薇的病情來的突然。2019年6月,她正讀高二,陳江玉回憶,薇薇上課時突然肚子疼,此後一段時間,又多次出現類似症狀。等到一個月後,醫生檢查發現,“她身體上有個腫塊,有雞蛋那麼大”。

  2019年8月9日,薇薇被確診為淋巴癌,先後接受了四次化療。

  “剛開始我和孩子的心態還是很樂觀的”,陳江玉說,前兩次化療薇薇病情有所好轉,但後續治療結束後,情況卻並不理想。“醫生和我說的時候,她在旁邊聽到了,沒有太大反應,也接受了”。

  經過化療,嚴重脫髮、噁心、嘔吐、四肢麻木等副作用接踵而至。

  薇薇是一個愛美的女孩。化療需要剃頭,她買了幾款假髮,出門都會戴上。陳江玉回想起,女兒病中也很開朗,“她還開玩笑說,沒幾個人跟她一樣,光頭還這麼精緻又好看。”

  為了治療,一家人輾轉多地看病。2019年12月底,陳江玉通過網絡籌款、銀行借貸的方式,湊足了薇薇的手術費用,來到湖北武漢的一家醫院。手術期間病人需要進移植倉,陳江玉每天探視的時間是固定的,只有下午的一個小時,她就站在病房玻璃外的一個窗口給孩子打電話。

  “其實手術前,醫生就告訴我們只有50%的把握,薇薇很堅定,她說想嚐試一下。”陳江玉說。

  沒能趕上的高考

  治療初期,薇薇並未放棄學習。

  “她一直相信自己還能走進高考考場,有時還會在醫院複習。” 陳江玉回想起,薇薇剛住院時還在趕功課,上午去學習,下午來醫院打針。

  開始化療後,薇薇還是堅持去上學。期間她每天需要吃藥,隔三天要去醫院做血常規檢查。 “當時我就勸她別去上學,後來她就在醫院做老師給她發的試卷、背背文綜題目”。

  2020年2月3日,薇薇手術後從武漢的醫院出院。此時,學校已經開始報名高考。

  “女兒跟我說了好幾次要報考,我跟她撒謊說,身份證不在身上沒辦法報考。班主任也勸她說,在家裡面好好養身體,明年還可以考。”陳江玉說,最終誰也勸不動她,還是報名了。

  江華二中老師羅偉琦也提到,孩子堅持自己來學校報名,她的考位在高考時還一直保留著。

  她最終沒能如願坐在高考考場上。出院3個月後,薇薇病情惡化,於5月14日離開人世。

  “我心裡已經接受了薇薇治不好的事實,但是她走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突然,沒想到這麼快。”陳江玉說,“臨走前,她說她夢見了我,後來就說不出話來了,只是在流眼淚。”

永州市紅十字會頒發的榮譽證書。受訪者供圖
永州市紅十字會頒發的榮譽證書。受訪者供圖

  “把我捐出去,或許還有價值”

  5月15日淩晨,陳江玉在女兒的遺體捐獻單上按上了手印。隨後,陳薇薇的遺體運往永州職業技術學校醫學院。

  這是女兒的願意。陳江玉說,她有次開玩笑地問,“萬一治不好了怎麼辦?”薇薇回答,“你們就不要管我,把我捐出去,或許還有價值。”

  因此女兒去世的當天,陳江玉聯繫了永州市紅十字會。“她生前也很喜歡做義工,一直以來的願望就是回饋社會,但我沒想到最後是以這種方式回饋的。”

  羅偉琦老師也提到,薇薇在學校時經常去社區和街道義務掃地;去敬老院幫助孤寡老人。“當看到捐贈遺體書時,我想到她就是這樣一個性格,一個非常有愛心的孩子。”

  她也一直是家裡的驕傲。高二時,一次考試滿分900分,薇薇考了820分。家中還有她的各類獎狀:第二十屆“語文報杯”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省級二等獎;江華二中2018年“防溺水徵文”比賽高一年級組一等獎。

  因為夫妻倆常年在外地打工,薇薇從小跟著外婆生活,陳江玉一年只能見孩子兩三次。自初中以後,薇薇才和父母一起生活,“她從小很獨立,學習也好,不需要我們操心。”

  薇薇在社交媒體上的個性簽名是“與蒼生為伴,與洱海同眠”,陳江玉說,女兒很喜歡雲南,之後她會把女兒的一段頭髮帶去那裡。

  7月7日,陳江玉和往常一樣上街買菜,路過女兒的學校,想起薇薇的同學們都在高考,想起她成績這麼好,她說當時心裡很難受,就在網上發了一條懷念女兒的視頻。

  視頻里,薇薇穿著校服,坐在校園的石墩上側頭微笑。陳江玉配文說,“兒來一程,母念一生。”

  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實習生 高欣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