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貝多芬:歌謠與合唱,貝多芬的世俗聲樂作品
2020年07月10日10:31

原標題:你所不知道的貝多芬:歌謠與合唱,貝多芬的世俗聲樂作品

原創 黑白鍵 經典947

從2020年初起,主持人謝力昕在《縱橫經典》推出“你所不知道的貝多芬”系列,以個人獨特的視角挖掘、收集和介紹一些鮮為人知的貝多芬作品,不啻為對貝多芬作品另一番拾遺。

這些很少被人們關注的貝多芬作品,往往比那些著名的大作品,更能還原出貝多芬生活和創作的細節,貝多芬一樣要為柴米油鹽操心,除了自己的創作衝動之外,也要接受大大小小的委約,討價還價、四處奔波,為自己作品贏得一個更好的價格和亮相機會。

拿索斯唱片在2020年聯袂維也納的塔米尼爾四重唱以及維也納新歌聲合唱團推出一張貝多芬的《世俗聲樂作品》專輯,也就是在宗教主題之外的聲樂曲,其中有獨唱、重唱與合唱,頗為琳瑯滿目,牽涉到很多貝多芬的同時代詩人、音樂家、貴族、出版商、甚至是貝多芬的隱秘愛人。

《致愛人》

貝多芬四十一歲時的時候,創作了An die Geliebte《致愛人》,當時他正在追求安東妮·布倫塔諾,傳說中“永恒愛人”的候選人之一。在貝多芬的請求下,詩人約瑟夫·施托爾寫下一首兩段體的情詩:“從你那平靜的雙眸中,放射出可愛的光輝,我願飲乾你臉頰上的淚珠,不讓它們滴落在大地。”

貝多芬曾追求過的女性布倫塔諾

這首歌的變奏最初是吉他,因為布倫塔諾正是當年維也納以演奏吉他出名的貴族女性。後來貝多芬再改成了鋼琴伴奏,不過,我們依然能聽到帶有吉他痕跡的鋼琴伴奏織體。

《悲聲淒切》

1814年,拿破崙戰爭末期,貝多芬對於愛情和家庭的渴望基本破滅,而他的耳聾日益惡化,也迫使他漸漸退出了維也納的社交圈。

當年,他選擇了老一輩德國哲學家和詩人約翰·赫爾德的一首短詩,譜成歌曲Die laute Klage《悲聲淒切》,詩人感歎樹林中的斑鳩失去伴侶,大放悲聲,而自己在愛情上遭受挫折,卻只能將悲痛隱藏在內心。

最有意思的是全詩最後一句,被認為影射了貝多芬自己的耳聾,貝多芬讀到此句時,一定心有慼慼:“你可以放聲悲悼,尋求安慰,而留給我的,只有一片寂靜。”

《來自遠方的歌》

1809年,貝多芬39歲時,在維也納藝術圈的名頭頗為響亮,居然還吸引來不少來蹭流量的人。詩人克里斯蒂安·雷西格就是其中一位,他原先是一名奧地利軍官,但在拿破崙戰爭中受傷退役,餘生在維也納度過,他經常跟著貝多芬,拿著自己的詩稿,請貝多芬譜曲。

有一次,不經貝多芬同意,把貝多芬譜曲的一首拿去出版,放在自己的詩歌樂譜合輯里。貝多芬大發雷霆,請他解釋。後來貝多芬把這首歌改了一下標題,成了貝多芬歌曲中相對出名的Lied aus der Ferne《來自遠方的歌》。

年輕的詩人感受著青春的魅力,並期待遠方的愛人能再次重聚,結為百年之好。貝多芬把四個詩節譜成了反複的分節歌,頗有民歌的風味,堪稱舒伯特歌曲的先行者。

《獻祭之歌》

節目曾介紹過貝多芬一首很少上演的合唱作品《獻祭之歌》,雖然屬於世俗音樂,但描繪的是想像中古代的祭祀場景,一群尋求美和善的年輕人,向宙斯神獻上犧牲,祈求神靈賜予力量和信心,故此頗有聖潔莊嚴的氣象,來自德國詩人弗雷德里希·馮·馬蒂森的詩歌。

貝多芬先後在24歲、28歲、52歲和54歲,為這首詩譜寫了四個版本的配樂。這裏,收錄的是1824年,為女高音領唱、合唱和鋼琴而作的第四版。歌詞中反複提到空氣、大地、火焰和水,這些共濟會的象徵物,我們在莫紮特的歌劇《魔笛》中也能看見。

康塔塔《讓我們齊歡唱》

貝多芬的朋友圈中,有不少理念相同的盟友,他們希望人類大同、和大自然和諧共存、取消階級差異、友愛互助的理念。在貝多芬的朋友圈中不光有貴族、音樂家、文人,還有一位維也納頗有地位的名醫,喬萬尼·馮·瑪爾法蒂博士。1797年,貝多芬剛到維也納不久,通過馮·格萊申斯坦男爵結識了這位名醫,在1809年,貝多芬前一位固定的醫師施密特教授逝世後,他就請了瑪爾法蒂博士。

喬萬尼·馮·瑪爾法蒂博士

1814年,為了慶祝博士的命名日,貝多芬根據一位意大利詩人克萊蒙特·邦迪賀詩Un Lieto Brindisi“讓我們齊歡唱”,寫了一首世俗康塔塔,贈給博士。整個分節體合唱分成了ABA,A段歡慶活潑,B段是更為深情的祝福。

不過兩年之後,博士因為瑣事,和貝多芬鬧翻,不再是貝多芬的醫生。直到1827年,貝多芬生命垂危,瑪爾法蒂博士才再次前往探視診療,在貝多芬的病榻前,兩人終於摒棄前嫌。

原標題:《你所不知道的貝多芬:歌謠與合唱,貝多芬的世俗聲樂作品》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