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刊文:拿跑步去衡量職業足球運動員是不道德的
2020年07月10日17:55

原標題:媒體刊文:拿跑步去衡量職業足球運動員是不道德的

美團網創始人兼CEO王興日前在個人社交平台“飯否”上發佈博文,回憶了自己1998年上大學時的3千米跑體育測試,並對中國男足球員的跑動能力提出了批評。

大意是中國足球運動員的耐力跑能力連普通大學生都不如,比外援差很多。12分鐘跑多少算優秀暫且不表,來看看韓寒跑步的故事。

國民嶽父韓寒作為一名會寫作的賽車手,裸著上身讓大家知道了他還是一個跑者。他最近曬的5公里跑配速為3′43″,讓跑步愛好者覺得這是專業水平,也讓很多吃瓜群眾認為原來年近40也可以飛起來。

於是很多人嚐試了一下,然後倒在了400米上。

就跟從來沒跑過步的人報名全程馬拉松一樣,想的太簡單了。

韓寒曾是一個體育特招生,有過近兩年的專業訓練,他懂頻率和呼吸,曬成績之前經過了積累和鍛鍊。

跟現在的大學生比,韓寒要年長20歲左右。但隨便挑幾個普通大學生出來,估計幾個能達到這個成績。

我記得中考體育考1000米,標準時3′24″(可能有差池),多數同學都能達標。但按這個速度堅持三公里,弱小的肺葉在沒有專業訓練的情況下,很難撐住。

再說回足球。

1994年是中國職業聯賽元年,中國足協出於保證職業聯賽比賽質量的考慮,決定對參加聯賽的各支球隊球員進行統一的體能測試。不通過體能測試,就無法取得上場踢球的資格。

這就是王興提到的“12分鐘跑”。足協規定,12分鐘跑必須要超過3200米。達不到2900米及格線的球員將失去參加聯賽資格。

當時的體測統一在昆明海埂舉行,高原環境對體能困難戶來說是難上加難:體測第一年,吉林Samsung的國腳李紅軍就沒有達到最低補測標準,失去了當年甲A聯賽的參賽資格。

專業的年輕球員問題不大,上年紀的呢?按這個標準,35的C羅和34的拉莫斯儘管一身肌肉,也很難過關。

如果對跑步沒有足夠的瞭解,很難弄清這個配速是什麼概念,跑步時心臟要承擔多大的壓力。前兩天蘇炳添曬出的自己3000米跑的成績:用時13分38秒,配速四分半左右。

他自己調侃:應該是失敗了!

作為一個跑步兩年多的業餘愛好者,我拚了命3公里大概也能趕一下蘇炳添的配速,但這能代表我100米跑比他牛嗎?

關鍵是,足球需要跑不死嗎?答案是需要也不需要。

馬克萊萊用不停歇的跑動樹立了後腰典範後,現在有“世界上沒有過不去的坎,但有過不去的坎特”這句流行語,表揚的就是後腰的跑動能力。迄今,萬人迷小貝保持著單場1.6萬米的跑動距離記錄,誰能想像這是玉樹臨風的大衛碧咸幹出來的?

人家之所以成功,並不是帥,而是帥而且敬業。

為什麼也不需要呢?世界上最後一個古典型後腰裡克爾梅一直是走著踢球的典範,全場跑動能到8公里那就是燒了高香,跑動能力絲毫不影響他在足球界的地位和能力。意甲“小世界盃”紅火之時,巴雷西、巴喬、齊達內,乃至到現在的梅西C羅姆巴佩,都不是滿場飛奔型,他們擅長把最關鍵的力用在最關鍵的節點。

足球的美是豐富多彩的,能跑只是其中之一,不能用來一刀切。

用20多年前的標準吐槽20多年前的足球遠動員並映射現在,就是一個球迷對球員的吐槽:空門不進啊,我上去肯定不會這樣!拴狗冠啊,有梅西誰奪不了冠?這才60分鐘就跑不動了,吹著空調吃著西瓜都能跑完啊……

當鍵盤俠太簡單了。

幾年前在魯能大球場踢過一場比賽,大家體會到看台、電視所體會不到的感覺:這個場地實在是太大了,開個大腳連三分之一場都過不了,徹底明白了專業和野球的區別。

我不喝雞湯,但在那一天我想起了那句話:不要用自己的愛好來衡量別人的職業,哪怕只是一個簡單的停球,都是你企及不了的高度。

真要吐槽,那就去海埂跑個12分鐘,達成3200米的目標。

黃健翔回應王興說:說國足跑不過清華普通男生的,第一是完全不懂職業足球運動員的體能訓練水平,常人根本無法承受,一般人真跑不過他們。第二是不知道現在的普通大學生的身體狀況,大概他多年平常根本不關心這些消息,沒看到那些非體育專業或者非特長生的學生跑個步都會休克會暈倒會嘔吐的新聞。第三是不懂足球是一項復合運動,不是單比跑的。現在,踩中國足球似乎是一種很安全很撿便宜的噱頭。

體育之美就是你能看到自己努力的結果。生活里,我們雖然需要努力,但很多努力都是沒用的,南轅北轍的,甚至越努力越錯的,越在意越失去的,科學的運動就會給你正面的回饋。這世上迴響太難得了。

這句話是跑步的韓寒說的。

原標題《森羅萬球|拿跑步去衡量職業足球運動員是不道德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