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童年無憂無慮,幸福成年是否亦然?
2020年07月10日08:01

原標題:幸福童年無憂無慮,幸福成年是否亦然?

原創 Ferracioli 神經現實 來自專輯深度 | Deep-diving

有些人足夠幸運,可以帶著熱忱回顧童年那段日子,一段少有壓力和焦慮的日子。他們可能回想起在後院無憂無慮玩耍的漫長下午,回想起追逐目標和建立情感時的毫無畏懼。這樣溫情的記憶,常常同許多成年人那被焦慮支配的生活大相逕庭。

不同的年齡,不同的世界

我們努力追求沒有憂慮的成年生活,這揭示了無憂無慮和幸福生活之間的關係,這是個有趣的問題。無憂無慮是僅僅在童年才能擁有的寶物嗎?它只對孩子的生活有價值,對成年人卻不盡然嗎?或者,若想要更加幸福,成年人需要變得更無憂無慮,更像孩子一樣嗎?還有最重要的,如果無憂無慮真的是幸福生活的必要條件,背後的具體原因是什麼呢?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同時也是家庭哲學的研究者,我最近將目光投向了美好童年的意義。在考慮父母的關愛和教育帶來的好處時,我發現有些特點讓無憂無慮成為了美好童年的必要條件。但對於成年人,即使不那麼無憂無慮,有些人依然能度過精彩而有意義的人生。

童年和成年間的這點差別,源於兒童和成年人天性的不同。不像成年人,兒童無法認可那些對生活有價值,卻不能帶來積極情緒的事物。如果兒童感到壓力和焦慮,他們便沒有足夠的心理空間,來對有價值的事物和人際關係產生的積極情緒。所以在兒童看來,這些人或事不會被看做“好事”。

憂慮一定會損害兒童的生活,卻未必破壞成年人的生活,要瞭解背後原因,我們首先要清楚地定義哪些人算兒童、無憂無慮指的是什麼、幸福生活的意義為何。兒童這個詞指的是,人已經開始發展切實的理性思維,但還尚未成熟至能夠擔起成年的權利與責任。所以童年便是在嬰兒期後、青春期之前的一個人生階段。我把無憂無慮看作一種未感受到壓力和焦慮的狀態,而在人的一生里這樣的消極情緒往往不可避免。因此,無憂無慮的意思是,一個人由於其心理狀態和個人處境,不會經常感到壓力和焦慮。

幸福生活=無憂無慮 ?

最後,思考什麼是幸福的生活,我支援所謂“幸福的多面定義”:幸福的生活是參與有價值的活動和人際交往,並且對這些活動感興趣。例如,如果哲學既有價值(這個價值不取決於我的態度,而是哲學的某些內在屬性),而且我把哲學看作自己的事業,哲學便有助於我過上幸福的生活。在另一個平行世界,假如哲學只是一些誤入歧途的空談,或者我寧願去做另外的事情的話,哲學便不再對我的幸福生活有益。

準備工作到此為止。現在,我們必須處理的問題是:幸福的童年需要多少無憂無慮,而幸福的成年又無需如此?

讓我們從成年人開始說起。和兒童不一樣,哪怕成年人在缺少積極情緒時,也能夠珍惜他們生活中有價值的人與事。這是因為,單單是符合了他們對於生活價值的期待,成年人就能對生活的許多方面產生認可。對於一位寫出絕妙小說的神經質作家,創作過程雖然痛苦,但她仍然能在壓力和焦慮下寫作,因為她知道這些消極情緒會增加她的作品的深度。一位為晚期癌症患者做手術的神經外科醫生,知道自己的工作風險巨大,所以無法活得無憂無慮,但她願意放棄無憂無慮來交換醫學上的成就。

事實上,我們之所以能夠積極地看待背負憂慮的成年生活,正是因為我們知道,成年人的評估能力更強更複雜,他們能夠內省、獲得相關的道德知識、維持適當的時間感、認識到可預見的成本、評估行為的風險與機會等等。這允許他們在缺少積極情緒的情況下,也能認可有價值的人與事。

兒童卻不是這樣。雖然他們也需要認可生活中有價值的計劃與人際關係,再將這些事物看作通向幸福生活的途徑,但他們只有對其感到正面情緒時,才會願意接受。僅通過計劃、關係是否契合生活的期望,來能夠認可這些事物,是兒童做不到的,因為他們缺少必要的評估能力。

一個孩子,自願每天照顧患有癡呆的親戚幾個小時,若發現有壓力,就不會主動選擇這一任務。兒童的評估能力還尚未發展成熟,不能像作家和醫生那樣靜下來,評估一項有壓力的計劃是否符合他們對於幸福生活的概念,再主動認可這些計劃。因此,前文中的孩子無法評估照顧患者的責任,因為她還沒有發展出足夠的自知,對可能選項的缺少現實概念,因為她道德觀念不夠成熟,對於成本、風險、機會缺乏足夠理解。她有可能過分看重取悅家人,或是低估或者高估道德的要求。她還可能對這任務的機會成本毫無概念,不知道照顧這位親戚會佔用時間,以至於沒法去做其他既重要又愉快的事情。這些錯誤不可避免,是兒童的天性造就的——他們還不能在壓力和焦慮下行動,因為他們沒法找到自覺的理由來推動他們。

那麼,問題來了:兒童能夠大體上背負著憂慮,而仍舊從有價值的人和事之中感受到積極情緒嗎?伊利諾伊大學的榮休教授艾德·迪內爾(Ed Diener)等心理學家的研究表明,積極和消極情緒在任何時候都不是互相獨立的。這意味著這些情緒會互相抑製,所以兒童越感到壓力和焦慮,他們在有價值的人和事中發展積極情緒的心理空間就會越少。因此,背負憂慮的兒童會缺少心理空間來享受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如果我們想讓兒童感到幸福喜悅、歡快舒暢,從而主動接受上課聽講與下課活動、擁抱親情和友情,讓他們作為兒童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們最好要讓孩子們不僅能接觸到這些美好的事物,還要讓他們感到無憂無慮。這需要政府對兒童早期的心理健康提起重視,並製定政策,將無憂無慮的生活放在幸福童年的中心。

作者:Laura Ferracioli | 封面:Alex Andreyev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