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的一條石榴裙改變了唐朝歷史
2020年07月10日05:01

原標題:武則天的一條石榴裙改變了唐朝歷史

武則天的一條石榴裙改變了唐朝歷史

李任飛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大概出於女人天性,她對服裝比較敏感,在服裝方面做了不少事情,其中一些對後世也有影響。

第一件事:石榴裙

  中國人形容男人迷上了一個女人,常說“拜倒在石榴裙下”。所謂石榴裙,就是石榴紅顏色的裙子。雖然歷史上“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故事不少,但用它形容武則天和唐高宗的故事是最為貼切的,因為其中確實有一條石榴裙。

  公元646年,唐太宗病重,太子李治在身邊守護。唐太宗的嬪妃們,自然也在左右伺候。一天,李治到院子裡透口氣,恰在這時,武則天身穿石榴裙款款走過。

  武則天走過,跟戴望舒《雨巷》詩中撐著油紙傘、丁香一樣的女人完全不同,她展現的是成熟熱烈、英氣十足的美。李治性格內向懦弱,面對這樣的女人,要麼無法接受,要麼無法抵抗。歷史發生的是後一種,一見鍾情,他拜倒在了武則天的石榴裙下。

  但是,唐太宗去世後,武則天按禮製不得不出家修行。在吃齋唸經、冷清孤獨的日子裡,武則天給已經當上了皇帝的李治寫了一首詩:“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詩寫得怎麼樣,主要應該聽文學家們的評價,但石榴裙三個字赫然在目,也算言之有物,一下勾起了李治的相思,於是才有了之後那麼多波瀾起伏的大故事。石榴裙成為改變武則天命運的吉祥物。後來,武則天把一條石榴裙供奉於法門寺,一直保存到今天,成為一件國寶文物。而這一條到底是不是兩個人相遇時所穿的那條呢,早已無從而知。

第二件事:龍門賦詩奪錦袍

  天授二年(公元691年)二月,武則天當上皇帝的第二年,政局基本穩定,她也看明白了誰是支援者,誰更忠誠,誰有功勞,所以應該進行賞賜了。這次賞賜賞的就是服裝——繡袍。袍上繡著由8個字組成的圓環,而這八個字就是武則天想說的話。

  接下來,繡袍上的圖案不斷髮展,除了文字,還出現了山和多種珍禽異獸的圖案。對於不同的人,文字的內容和字數不同,圖案也有文官武將和級別的差異,就彷彿是專屬定製一樣。比如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神探狄仁傑,據《能改齋漫錄》記載,武則天賞賜給他的繡袍繡了12個字:“敷政術、守清勤、升顯位、勵相臣。”

  武則天通過這些文字,表示對臣下的鼓勵、稱頌、警示或期望,這對於她籠絡人心、密切君臣關係、訓誡臣民效忠君王、鞏固封建統治具有重大意義。武則天用珍禽異獸作為賞賜的思維,後來演變出了明清時期的補子。

  據《新唐書·宋之問傳》記載:一次,武則天到洛陽龍門遊玩,突然來了興致,讓群臣現場賦詩,誰的詩好,就賞賜誰一件錦袍。錦曆來是最名貴的衣料,寸錦寸金,況且還是皇帝賞賜的,價值就更加重大。群臣紛紛躍躍欲試,想奪得這份榮耀。

  現場就有腦子快的,左史東方虯最先寫了出來。武則天一看,還不錯,就把錦袍賞給了他。然而,沒等東方虯坐穩,另外一位官員宋之問也寫好了。現場讀來,這首詩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稱善,把東方虯的那首比下去了。這時,只見武則天離開了自己的座位,走到東方虯面前,笑眯眯地一把將錦袍奪過,改賜給了宋之問。

第三件事:女扮男裝

  在《新唐書·五行一》當中記載,一次高宗李治舉辦內宴,太平公主當著父親和母親的面跳了一段舞。跳的什麼舞,跳得好不好,史書並沒有說明,但對她所穿的服裝作了重點強調。

  太平公主穿著紫衫,而紫衫是唐朝一二三品官的官服;頭上戴著皂羅折上巾,皂是顏色,羅是布料,折上巾是一種官帽,也叫襆頭;她還繫著玉帶,玉帶當然也有相應的規格。玉帶上面鑲嵌著一片片玉石,名為“銙”,數量也是與官服相匹配的;並且腰帶上還懸掛著“七事”,就是7種小配件,包括細軟和工具。她的這身打扮,即便是現代人也能感覺出來是男人的裝束。所以,唐高宗和武則天就跟她開玩笑:你一個女孩子家,又不能當武官,幹嘛穿成這樣啊?

  太平公主穿成這樣,也許只是小孩子的一場把戲,但在武則天當了皇帝之後,女扮男裝還真的流行了起來。當時,武則天任命了很多女性官員,但女式官服之前沒有專門的規範,匆忙之中,就用男士同款來替代。比如,唐代張萱畫作《唐後行從圖》,其中的唐後形象玄秘而磅礴,後人認為就是武則天本人。而她身邊那些人,從五官、胭脂、腳的尺寸,還有婀娜的體態能夠判斷出,多是一些女扮男裝的官員。

  武則天任用女性官員,不僅僅因為身為女性的方便,更是骨子裡有一種男女平等的追求,無論在政治上還是生活上。比如,在她之前,中國人如果遇到父親尚在而母親去世的情況,服喪時間是一年;如果母親尚在父親去世,則要服喪三年。武則天看到其中的不公平,多次提議,無論父親在與不在,母親去世都要服喪三年。

  她上表時所寫的文字情真意切,令人感動,“竊謂子之於母,慈愛特深,非母不生,非母不育。推燥居濕,咽苦吐甘,生養勞瘁,恩斯極矣!所以禽獸之情,猶知其母,三年在懷,理宜崇極。若父在為母服止一期,尊父之敬雖周,報母之慈有闕”(《舊唐書·禮儀七》)。這項建議得到唐高宗李治的採納,並且沿用到了唐以後的一些朝代。

  其實,武則天還做過很多與服裝相關的事情。比如,把一種官帽改進成了“武家諸王樣”;把之前官員的佩魚製度改為佩龜,所以才有了“金龜婿”說法;在自然災害期間為了節省開支,把製作裙子的規範由十二幅布改成七幅布,等等。

  她在服裝領域的作為,雖然也與她這個人一樣,在後來的歷史當中遭遇很多質疑甚至否定,比如“牝雞司晨”“皆無法度”,但這些作為也恰恰展示出了一位女性政治家的獨特風格,她的一些創意仍然被保留了下來。對於歷史人物的評價,現代中國人也越來越公正客觀了。

  (作者係百家講壇《中國衣裳》系列講座主講人)

李任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0日 06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