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咖也搞101選秀,有必要嗎?
2020年07月10日14:21

原標題:綜藝咖也搞101選秀,有必要嗎?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王心怡

選秀不止,哪怕僅是騰訊視頻。

《創造營2020》之後,騰訊視頻把選秀的接力棒之一傳給了“嘎嘎們”—— 一檔旨在尋找具有專業綜藝技能的“有趣綜藝新偶像”選拔類真人秀《認真的嘎嘎們》。

熟悉的騰訊視頻自製綜藝豪華的基本盤:何炅、陳偉霆、大張偉、李誕擔任師傅,戚薇發揮主持人作用。

第一期後半程“歡樂穀”的巧妙設置,以及大張偉的效果十足,再加上新穎的題材等因素,《認真的嘎嘎們》收穫了豆瓣7.5的不錯分數。

不久之前,《快樂大本營》也官宣了特別企劃季《站穩了!朋友》,32位“新人”將競爭最有趣綜藝新人,爭奪12期《快本》常駐席位。

▲ 《站穩了!朋友》海西傳媒練習生

專業的“綜藝咖”在今年似乎被明確地擺到了觀眾面前。

實際上,對於綜藝領域人才的選拔並不是新鮮事。比如,《天天向上》就曾推出過“天天小兄弟”。但大多集中在選拔主持人的範疇。

而《認真的嘎嘎們》則更偏向於對於“專業人才”的挖掘:既要有編演能力,又要有即興才能,關鍵是還要足夠有趣。

這當然是一個好的嚐試。新的、垂直的品類讓綜藝咖擁有展示自己的舞台,在能為綜藝市場輸送新鮮血液的同時,又能夠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然而,國內的市場語境,對於綜藝咖並不友好,多數出現在對於小藝人和不務正業的演員或歌手的稱呼。

與綜藝咖對應的gagman,就如同何炅在先導片中所說,目前國內並沒有形成很職業化的gagman體系。對於行業來說,gagman的評判標準、培養體系、未來的發展等還不清晰。另外,綜藝需要配合,有梗的選手們是否適合節目也仍待考量。

綜藝咖,在國內市場能否職業化?又該如何職業化?這必將是“嘎嘎們”需要深思的內容。

綜藝咖不受限,“各行各業”都能展示一發技

僅一期節目,《認真的嘎嘎們》就完成了學員的初亮相,開始進入到“一發技”摸底考試,節奏不可謂不快。

這或許與學員數量不算太多有關。《認真的嘎嘎們》召集了56位學員。雖然目的是選拔“有趣綜藝新偶像”,但他們中的大多數卻不是完全意義上的“新人”。

▲ 《認真的嘎嘎們》劇照

有讓何炅都起立表示尊敬的資深主持人,有在韓國拿過演藝大賞人氣獎的女團成員,有在《奇葩說》《嗨唱轉起來》等綜藝亮過相的選手,也有已經有不少影視劇參演經驗的演員,有參加過偶像選秀節目或有偶像團體經驗的愛豆……當然,喜劇演員、搞笑紅人等也必不可少。

而這些選手的經驗和經曆,也從某種程度上保證了節目的專業性。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些經曆,以及較強的表演欲,讓選手的表現更加順暢,畢竟“嘎”和“尬”很多時候尺度很難把控,而gagman的“任務”之一,就是不管面對“嘎”或“尬”都要能夠有所反應。

從56名選手名單來看,《認真的嘎嘎們》從某種程度上給了“喜劇人”、偶像、演員等等又一次“再就業”的機會。

喜劇演員、搞笑紅人、喜劇公司自是最“對口”的玩家。開心麻花、大碗娛樂、笑果文化等都有選手參與節目。

值得注意的是,選手中不少都有表演、編劇經驗,而這也恰恰滿足節目所找尋的gagman所要具有的一項特質:具有編“演”能力。

▲ 《認真的嘎嘎們》劇照

同時,作為一檔選拔類節目,《認真的嘎嘎們》也吸引了偶像們的入局。

參加過《偶像練習生》的婁滋博、李讓,《青春有你》的選手許瓏瀚、吳澤林,以及蜜蜂少女隊成員餘有礦等等,這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另闢蹊徑”的機會;對節目來說,可能是拓寬選手構成、吸引粉絲關注的一個方式。但從目前播出情況來看,許瓏瀚在“一發技”考試中獲得四個“尬”,或許仍需時間成長。

相比之下,《站穩了!朋友》則似乎更有“針對性”。

12期《快本》常駐席位的目標,首要更多的是為《快本》提供新鮮血液、流量,並反過來憑藉《快本》的國民度來為新人提供成長、增加曝光度等機會。

因此,《站穩了!朋友》的32位綜藝在笑生基本由年輕的演員、偶像為主,且都屬於流量藝人,並多數出道於各大偶像選秀節目,包括馬伯騫、張顏齊、金子涵、伍嘉成,出演過《少年的你》的周也等等都在其中。

▲ 《少年的你》周也

而或許,除了提供表現自己的舞台,提供入局綜藝行業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吸引點之一。

綜藝一直受到大眾關注,自有基本盤;同時它的週期較短,藝人們可以通過在綜藝中的表現不斷強化自己的性格和印象,達到較為快速地刷臉熟、積攢人氣的效果,進而帶動後續發展。

不過,可以看到的是,《認真的嘎嘎們》確實在認真地選擇gagman。

“一發技”考核放在歡樂穀中進行,前期鋪墊,與道具、環境的配合,與師傅的互動,後續反應等等都是在綜藝中可能面臨和出現的情況。有消息顯示,節目之後的考核還將涉及playgag和綜藝競演等在內的才能,對標實際的綜藝節目。

但市場真的需要“嘎嘎們”嗎?“嘎嘎們”真的能夠適應國產綜藝嗎?

“嘎嘎們”是剛需嗎?

“當你要做一個節目的時候,你其實能想到的人也不多。這就讓我們的很多節目變成,要根據能請到的大咖再來決定這個節目是什麼樣子。”何炅在先導片中如是說。

現實情況也大體如此。

且不說何炅憑藉《快樂大本營》等節目二十多年一直穩坐綜藝主持人頭部交椅,近幾年的節目,綜藝人們高度“刷屏”也成為普遍現象。

▲ 何炅主持《快樂大本營》

僅2020年上線的綜藝中,何炅就以常駐嘉賓/主持的身份參與了《朋友請聽好》《嚮往的生活4》《拜託了冰箱6》《神奇的漢字2》《認真的嘎嘎們》等節目,並擔任了《創造營2020》總決賽的主持人。

沙溢在《奔跑吧4》《妻子的浪漫旅行4》《喜歡你我也是2》《未知的餐桌》等節目中常駐,還作為飛行嘉賓錄製了《王牌對王牌5》《青春環遊記2》《嚮往的生活4》等節目。

郭麒麟也出現在《奔跑吧4》《密室大逃脫2》《最強大腦》等節目的常駐名單中,還接連在《聲臨其境3》《王牌對王牌5》《嚮往的生活4》《拜託了冰箱6》等節目中亮相。

另外,諸如大張偉、賈玲、楊迪等人也早已成為綜藝節目的熱門人選,出現在多檔節目中。

多檔節目選擇同一人,當然證明了這些綜藝人的高能力、人氣。但也從某種程度上說明,綜藝人的缺乏。

從目前綜藝固定嘉賓的常見選擇來看,主導節目的綜藝人們大致分為,以主持見長的,如何炅、楊迪等;喜劇人出身的,如沈騰、賈玲、李誕等;演員“轉型”的,如陳赫等。而在此之中,又有演員、偶像紛紛進駐綜藝領域,以飛行或常駐嘉賓形式加盟節目,豐富節目嘉賓構成,在流量、話題等方面互相幫助。

▲ 沈騰、賈玲常駐《王牌對王牌》

大部分的綜藝以主持群的模式,形成了“固定”的搭配,主控、流量、話題、新鮮感等等都能囊括。

不過,隨著不同品類、模式的綜藝被紛紛推出,觀眾的審美和要求也在提高:在希望看到演員更多面的展示之餘,也開始擔心演員在綜藝節目上的曝光,會不會容易被貼上標籤,或者失去神秘感,反而影響到演員本職。頻繁刷臉、過度曝光也會容易失去路人緣……

與此同時,是“尷尬”“不好笑”等聲音出現在多檔節目的評論中。但喜劇的重要性無需多說,它可以以綜藝為載體,給大眾帶去輕鬆,緩解壓力。

在此之下,似乎更多的、擁有專業綜藝技能的綜藝人正在被市場呼喚。

但綜藝人們面臨的是,國內綜藝還未完全成型的“主持人+gagman+偶像、愛豆、流量明星”的模式;個人特質、性格與綜藝的適配問題,以及“多方”湧入之下,如何在綜藝池中佔據一席之地等等,畢竟僅僅多檔選秀節目就在持續地為綜藝市場輸送人選。

同時,如同上文所說,gagman在國內並沒有形成職業化體系。

韓國各大電視台早已有通過公招、特招等方式培養、孕育喜劇人的經驗,並推出多檔喜劇節目;日本還有培養搞笑藝人的經紀公司。

專業的體系已經讓gagman成為一種大眾熟悉的職業。

但在國內,gagman、綜藝人似乎還沒有成為一種普遍熟知的職業。

曾經主打喜劇選秀的《笑傲江湖》也有不少選手亮相,涵蓋相聲、小品、脫口秀等多種形式,但與綜藝人還存在很大的不同,且大部分選手仍然深耕在喜劇領域。

▲ 《笑傲江湖(第三季)》劇照

“拔地而起”的綜藝人選拔節目對於國內的綜藝是一個補充,但對於節目、職業和行業來說,評判標準、培養體系,以及後續的發展等等仍處於探索階段。

或許比起選拔gagman,《認真的嘎嘎們》類的節目更重要的是將gagman這一概念與職業擺上了檯面。

原標題:《綜藝咖也搞101選秀,有必要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