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PayPal政變”,扭轉了“鐵甲奇俠”馬斯克的人生
2020年07月11日11:51

  原標題:一場“PayPal政變”,扭轉了“鐵甲奇俠”馬斯克的人生 來源:黃大智

  文丨蘇寧金融研究院,作者丨黃大智

  在實現人類史上第一枚商業載人火箭發射成功後,“鐵甲奇俠”馬斯克又成功的在國內圈了一波粉。

  然而,此時馬斯克卻稱:

  “請考慮SpaceX的首要任務是研發星際飛船。”

  從地面跑的特斯拉,上天的龍飛船,地球外的“星鏈計劃”,宇宙間的星際飛船,甚至是傳輸思想的“腦機接口”……

  看起來“鐵甲奇俠”像是在打造能夠到達任意一處的工具。地面、通信、星際、人體……

  然而,較少有人知的是埃隆·馬斯克也是在線支付領域內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但不同於其他領域的成功,其在在線支付領域算是“一敗塗地”,甚至因為“政變”而被免除了CEO的位置。

  但另一方面,如果沒有這一場“政變”,也許就不會有現在的特斯拉、SpaceX,更不會有那句經典的“我要在火星上退休”。

  初始:在線支付元年

  互聯網始於美國,與之相關的創新和服務同樣如此。如今我們習以為常的搜索、網上購物、地圖導航都起源於美國,在線支付同樣不例外。

  曆史的有趣性在於,很多在我們今天看起來偉大的發明,很有可能是其創始人無意間的產物,或者是某個創意的衍生品,在線支付就是如此。

  1998年在美國的斯坦福,正準備創業的馬克斯·列夫琴(Max Rafael Levchi)被彼得·蒂爾(Peter Thiel)的一場演講所打動,在演講結束後的交流互動中,列夫琴成功的向蒂爾兜售了其創業的想法,兩週後兩人便開始了合作創業。

  首個創業項目是列夫琴作為程序員的擅長方向,關於網絡安全的產品,產品允許用戶在個人掌上電腦或PDA(Person Digital Assistant,個人數字助理)上存儲加密信息。這種理念的產品放在如今個人隱私被嚴重侵犯的時代或許有市場,但在當時,無疑是沒有商業價值的,因為它回答不了“誰需要加密個人設備上的信息,為什麼加密以及怎麼為公司帶來收益”等一系列問題。所以毫無疑問,這個項目死掉了。

  但同時,這種信息加密的技術,恰好滿足列夫琴另一個關於“數字錢包”的創意,加密能夠確保消費者數據隱私保護的安全性,只要再解決數據傳輸的便利性,消費者便可以不用攜帶錢包,而是通過個人的數字錢包進行個人對個人的支付了,這就是電子支付的原型。

  這種技術其實正好對應了當時美國沒有便利的支付方式的痛點。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由信心(Confidence)和無極限(Infinity)組成的康菲尼迪(Confinity)公司成立了,公司位於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圖市大學路394號。彼時,就在同一個地址、同一幢樓,康菲尼迪的隔壁,還有另一家傳奇公司誕生,後面將會提到。

  初創的康菲尼迪集中在支付業務上,標誌性支付產品則是後期的“PayPal(貝寶)”,蒂爾任CEO,列夫琴任CTO,並各自拉來了朋友、同學、同事,組建了公司人才的班底。依靠出色的創意,康菲尼迪在1999年7月成功拿到了300萬美元的風投基金,並在現場通過個人掌上電腦成功演示了“巴克斯轉賬”,即通過PalmPilot(一種個人掌上電腦)轉賬300萬美元給康菲尼迪。

  3個月之後,康菲尼迪推出了通過電子郵件轉賬的產品——PayPal(Pay Your Pal,給你的小夥伴們轉賬),里程碑式的電子支付產品面世。

  同時,PayPal創新推出了一種獲取新客戶的方式,即新註冊並綁卡用戶獲取10美元獎勵,邀請新用戶註冊再給予10美元獎勵。這種病毒式傳播的營銷方式影響至今,成為每一個互聯網企業獲取新用戶的標配。

  便捷的支付方式、註冊新戶的獎勵等因素使PayPal的用戶量快速增長。

  但是,互聯網的創新極易模仿,PayPal的成功很快引來了眾多參與者進入這個行業。

  井噴:百舸爭流

  其實就在康菲尼迪成立時,隔壁剛剛賣了第一家創業公司、獲得2200萬美元的埃隆·馬斯克,也在同一時期創立了X.com。

  從賓夕法尼亞大學棄學的馬斯克,本來想在互聯網領域創立一個舉足輕重的品牌,卻沒曾想在自己創立的Zip2先後經曆失去控製權,被罷免失去CEO崗位,並在可以進一步發展前被賣掉,因此雖然從這筆交易中分到了2200萬美元,馬斯克仍然認為Zip2是個失敗品。因為在他看來,Zip2這種只能給報紙、媒體做做軟件的小角色,對人類影響太微不足道了。

  在買了當時最貴的跑車——邁凱倫F1,短暫的休息後,馬斯克馬不停蹄地開始了第二次創業,這次他要“創造一些有長遠價值和影響力的東西”。

  在銀行的實習經曆讓他看到了銀行和傳統金融的低效,因此他要創建一個服務齊全的網絡金融服務公司,顛覆傳統金融的模式。這其實與“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從這方面來說,國內早期的互聯網創新,其實是在走美國的老路。

  在這樣的理念下,馬斯克注資1200萬美元成立了X.com,並推出“網上銀行”這一全新概念,並在公司成立後遷至正式辦公地點帕洛阿圖市大學路394號,也就是康菲尼迪的隔壁,且兩家公司共享公共空間。隨後不久,康菲尼迪搬走,X.com擴展到二者之前的整個辦公區。其實,這也恰好吻合了不久之後X.com對於康菲尼迪的吸收合併。

  X代表未知,一切皆有可能,也顯露了馬斯克對於這家二次創業公司寄予厚望。X.com的目標是成為一站式理財和投資服務的平台,可以集成消費者和企業的金融服務,能提供賬戶、支付、保險、貸款、債券、投資理財等一切服務。一旦成功,便真的是對傳統銀行的顛覆。

  到1999年11月,PayPal發佈郵件支付的一個月後,X.com同樣上線了郵件支付產品,也同樣將其列為重點產品。

  對於有識之士而言,他們都能看到以PayPal為代表的電子支付的劃時代意義,因此也不可避免的在這個領域湧現了大量的競爭對手。

  PayMe首創了支付賬單和團體支付,讓聚餐的AA製更加便利;X.com以其獨特的金融服務勝出;雅虎直接支付則背靠當時的全球第一大門戶網站Yahoo!;Billpoint則同時擁有全球第一大在線拍賣平台eBay和富國銀行的支持;eMoneyMail則是芝加哥第一銀行的創新產品;其他還包括PayPlace、gMoney等一系列初創公司。

  在當時,電子支付服務差不多是最火熱的創業賽道,說是百舸爭流也不過分。

  但即便如此,在所有的電子支付公司中,PayPal和X.com仍然是最大的兩家,PayPal依靠先發優勢,贏得了eBay上多數賣家的支持(商家可以自由選擇支付方式,平台很難強製)。X.com依靠比PayPal更大的新客補貼和獨有的金融服務,位於PayPal之後。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同一時期兩家最大的在線支付機構,PayPal因為要解決用戶隱私保護的問題而進一步開發了在線支付,馬斯克則因為洞察到在線支付的商機而放棄了建立網上銀行。相同的是,它們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並因此改變了世界。

  合併:X-PayPal時代

  到了2000年2月,在線支付領域的競爭顯得越發白熱化,PayPal用戶超過10萬,2個月後便達到100萬,但每月要燒掉上千萬美元。X.com則更甚,不僅在促銷上花費幾百萬美元,黑客帶來的欺詐損失也高達數百萬美元。兩家公司在用戶、交易額、營銷成本上都基本相似,市場份額雖有差距,但並不明顯。

  這種激烈的競爭和燒錢換市場的模式,因為互聯網泡沫的到來而暫時停止。用彼得·蒂爾的話說:

  “對技術泡沫破裂的恐懼強過對競爭對手的害怕,因為大家都意識到金融市場的崩潰可以把還在爭鬥的雙方瞬間毀滅的屍骨無存”。

  如果不能戰勝對手,那就和他合作,X.com和PayPal選擇了強強聯合。2000年3月,X.com和康菲尼迪握手言和,兩家合併,各自占股50%。康菲尼迪有市場中最好的產品PayPal,但缺少持續的資金,X.com則不差錢,老闆有錢,還同時銷售成熟的理財產品。

  雖然兩家股份相同,但顯然有錢的才是大爺,合併後的公司成為了X.com。品牌則成為了X-PayPal,馬斯克任董事長,原X.com公司CEO比爾·哈里斯升任新公司CEO。

  互聯網行業的有趣性往往在於老大和老二如果火拚了,老三會成為贏家。現在老大和老二合併了,自然沒有老三存在的空間了。而當時的老三便是eBay自己扶植的Billpoint,在X.com和PayPal的合力下,即便是eBay拉上了富國銀行和Visa,並通過大量的商家使用補貼,Billpoint的劣勢也沒有挽回多少。究其原因,支付是一個典型的具有先發優勢的行業,賣家和消費者一旦熟悉後,轉換成本極高,單純的補貼商家或許短時間可以提高使用率,一旦補貼結束,在消費者的力量下,又會快速回覆原狀。

  當然,合併後的X-PayPal也絕非一路坦途,外部面臨著Billpoint的威脅,新公司內部高層同樣劍拔弩張。PayPal創始人彼得·蒂爾、X.com創始人馬斯克、職業經理人比爾·哈里斯“三巨頭”之間則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馬斯克以敞篷跑車中懷抱嬌豔女友的花花公子形象知名;哈里踐行著一個職業經理人的老油條準則;蒂爾促成了1億美元的融資,雖然對公司發展陷入困境十分擔憂,但無奈有心無力。

  結果,最先出局的是最負責任的,蒂爾首先遞交辭呈,意識到不妙的馬斯克召開了緊急董事會,罷免了6個月前由其委任的CEO哈里斯。馬斯克本人卸任董事長,擔任CEO,董事長職位則讓給了蒂爾。

  顯然,在先後經曆從Zip2和X.com的CEO崗位上被踢走後,馬斯克成熟了很多,所以這一番操作就顯得高明了很多。持有新公司X.com最多的個人股份,兼任CEO,這次看起來他可以在新崗位持久勝任。

  但這僅僅是開始。

  X.com進入馬斯克時代後,在同時期,電子支付幾乎沒有了對手,業務領域也逐漸拓展到B2B業務、P2P業務(個人對個人的轉賬支付),然而,交易規模指數級增長的另一面,欺詐交易和各類負面消息也鋪天蓋地而來。

  而在公司內部,X.com原有團隊與原PayPal團隊始終沒有真正的融合。技術上,兩個工程師團隊存在截然不同的信仰,喜歡Windows的馬斯克和使用Unix的PayPal技術團隊之間的技術信仰矛盾,幾乎不可調和。這就像網絡上的段子一樣:

  程序員之間可以因為“什麼才是最好的語言”而進行一場決鬥。

  這導致了X.com面臨的技術問題日益惡化,無法滿足客戶爆炸式增長的需要。其網站幾乎每週崩潰一次。同時,兩者的數據庫也並未合併,獨立服務,完全沒有發揮出二者互補的優勢。

  另一方面,年少成名的馬斯克那自負的性格導致兩個公司企業文化的合併極其艱難。例如在品牌形象的打造上,他執著地將“X”這一和潛在色情沾邊的品牌字母附加在一切上,包含X-PayPal這一明星產品、文化衫、網站等,試圖“X”打造成為包羅萬象的品牌。然而,對於那些瞭解紅燈區中“X”意義的成年人來說,“X”無論是和好用的支付服務,還是和便捷的金融,都毫無瓜葛,他們只能據此第一個聯想到那些潛在的色情信息。

  不斷的衝突矛盾之下,X.com爆發了矽谷公司“政變”史上臭名昭著的“PayPal之戰”。

  出局:傳奇的開始

  2000年9月,馬斯克和Justin結婚的九個月後,二人終於找到時間共度蜜月。本來計劃公私兼顧,一方面進行再一輪募資,同時也在雪梨看完27屆夏季奧運會後結束二人的蜜月之旅。

  然而不曾想,戰略部門發起的一項針對PayPal和X.com的品牌調查中,隨機發放的調查又恰好選中了渡假中的馬斯克。結果顯示,數千個用戶都對PayPal的接受度更高,而對於X始終將其和色情聯繫到一起。

  憤怒的馬斯克直接下令責任人關閉這個在線調查。這引起了原PayPal團隊的極大反彈,原PayPal副總裁薩克斯攜數名高管聯合情願,召開董事會罷免CEO馬斯克,並以聯合請願書的方式,讓一眾高管完成了“政變”中的站隊。

  就這樣,當馬斯克、Justin夫婦登上飛機後,原PayPal高管團隊發起了對於馬斯克的彈劾。剛剛落地的馬斯克發現可能“又一次被罷免CEO”迅速返回,然而大勢已去,最終這場“政變”以馬斯克辭職轉任董事會顧問、CEO空缺、董事長蒂爾臨時接任結束。

  “政變”後的去馬斯克時代,重新全面聚焦支付業務。放棄了網上銀行業務、廣泛的理財業務,放棄X.com品牌,重新使用PayPal品牌形象,並在數月後將公司改名為“PayPal”,5個月後,董事長蒂爾兼任永久CEO,一年後,PayPal在蒂爾的領導下,註冊用戶突破1200萬。

  2002年2月,911事件過後首家提交IPO的公司——PayPal成功上市,首個交易日,市值8億美元。

  上市之後的5個月,eBay宣佈以15億美元收購擁有1.1億用戶的PayPal,並以0.39股eBay換1股PayPal進行兌付,在這場交易中,最大的個人股東馬斯克收穫3.28億美元,成為矽谷的明星創業者,也正是這筆錢,讓馬斯克開啟了下一次的冒險。

  關於馬斯克再後來的故事,則廣為人知,630萬美元投資特斯拉,將“X”的品牌形象延續到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

  可以說,如果沒有2000年9月的那場“PayPal政變”,執著於CEO職位的馬斯克或許不會有後來的投資,以及新一輪的大冒險——私人火箭發射計劃,也或許就不會有千億美元市值的特斯拉、龍飛船……

  但是,換言之,“政變”中輸掉了CEO的職位,卻在後來收穫了3.28億美元,誰又能將其定義為“政變”中的輸家呢?

  參考書目:

  1、郎為民著,《埃隆·馬斯克:顛覆,豈止於特斯拉》,化學工業出版社,2016;

  2、埃里克·傑克遜著,徐彬、王曉譯,《支付戰爭:互聯網金融創世紀》,中信出版社,2015;

  3、亞當·傑佛遜著,奕均譯,《在火星上退休:埃隆·馬斯克傳》,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4、彼得·蒂爾著,高玉芳著,《從0到1:開啟商業與未來的秘密》,中信出版社,2015;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