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不喜歡周春紅,但不是所有父母都可以成為葉警官
2020年07月11日12:36

原標題:大家都不喜歡周春紅,但不是所有父母都可以成為葉警官

原創 譯言讚賞 譯言

這段時間網絡上一直流行一個說法,“為什麼當爸媽不需要考試?”的確,粗暴的育兒方式和緊張的親子關係一直是一個大問題。前段時間熱播的《隱秘的角落》也向我們展示了兩個完全不同的家庭,很多人都羨慕葉馳敏有個好爸爸,而對朱朝陽的父母有諸多批評。然而,當個好父母沒那麼容易。

父母與孩子之間保持良好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依戀心理的研究表明,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對他們的心理健康、自我控制以及與他人建立關係的能力有廣泛影響。

也正是因為這樣,積極教育的理念又開始在世界流行——即鼓勵父母通過解釋和提供選擇來與孩子建立良好的關係,而不是恐嚇、羞辱或獎懲。這種方式因為介於嚴格教育和放任孩子之間得到眾多稱讚。比如,如果一個男孩打了他的妹妹,積極的教育方法應該是讓他離開,然後花點時間談談兩個孩子的感受,一起尋找解決辦法。

伊利諾伊州的心理學家艾米麗·埃德琳撰寫了一篇名為《媽媽的藝術與科學》的博客,並將積極教育描述為“一種基於同理心的方法,具有堅定的同情心,專注於對孩子挑戰性行為背後的情緒做出反應,並且認同我們目前的互動是與孩子建立終身關係的一部分。”

然而,專家指出,積極的教育方式可能會對父母造成負面影響,同時雖然這種方式會保護孩子免受負面情緒的影響,但是也阻礙了他們學會面對負面情緒。

積極育兒方式的盛行

自20世紀20年代起,奧地利精神病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和魯道夫·德雷庫斯將積極的教育框架引入了美國(當時被稱為“積極的學科”)。但它真正騰飛是在20世紀90年代,當時有影響力的美國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使積極心理學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積極心理學研究的不是讓人生病的事情,而是讓我們快樂的事情。肯特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卡琳·科夫曼說:“我們過於關注疾病,以至於忽略了那些有助於繁榮和幸福的因素。”科夫曼研究情緒對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包括負面情緒和正面情緒。

當應用到養育子女時,這一理念鼓勵父母“ 關注孩子的好習慣” ,並給予積極的反饋,而不是關注壞的行為。它被視為介於威權式父母和放任式父母之間的一種中庸之道。威權式父母會導致孩子將問題內化並付諸行動,而放任式父母則會讓孩子沒有適當的界限。

如今,書籍、博客和文章都在歌頌積極育兒。從各種育兒文章的標題和數量就可以看出這無疑是當下最流行的育兒哲學。

積極育兒忽略了父母的情緒

然而,一些人認為,持續的積極心態(或未能實現這種積極性)會讓人付出代價。美國記者芭芭拉·埃倫賴希在研究這種現象的書中稱這是一種意識形態力量,“鼓勵我們否認現實,欣然接受不幸,將命運不公歸結為個人責任。”。

科夫曼認為所有的情感都有重要的功能。她說:“積極情緒對建立聯繫至關重要,但消極情緒有助於規劃和高層次思考,它們在人類生存中至關重要。”

當人們(包括父母)感到他們不被允許分享任何負面情緒時,這可能對他們的心理健康有害。“我們犯錯誤。我們感到不安。有時候我們拿不該拿的東西出氣。這是正常的,也是人性使然,對父母來說也是正常的。” 科夫曼解釋道。

一直強調提高積極性也會對母親產生負面影響,因為母親會從事更多的“隱形勞動”。 “我認為母親們的心理和情感健康是非常脆弱的,因為人們在工作和個人生活中總是對母親們寄予很高的期望。” 埃德琳說。“我認為,那些指導我們繼續努力‘變得更好’的育兒文章和書籍的氾濫,最終只會讓我們感覺更糟。”

儘管科夫曼和其他專家認為,積極的教育方式是培養適應能力強、快樂的孩子的好方法,但他也同意,要想保持恒定的積極性(尤其是在兒童有挑戰行為的情況下)是不現實的。“如果您的孩子表現出負面行為,沒有人可以完美地增強良好行為。在某些時候,你會不堪重負,不去做應該做的事情,那沒關係。”

積極育兒也不利於孩子學會面對負面情緒

這種育兒方式的一個潛在風險是,如果父母不讓孩子看到負面情緒,那孩子也就無法學會如何解釋和應對負面情緒。科夫曼說:“因為有時候我們也會感到沮喪,讓孩子們看到他們的父母表達自己的擔憂是很重要的。”“公開談論他們的恐懼和焦慮——這是對孩子們經曆的肯定。”

當然,當孩子很小的時候這一點更難做到,但是“隨著孩子長大,他們會明白,如果他們不聽話,會引起你的不適。”這是一種規範性的體驗。你需要知道,如果有人讓你做某件事,如果你不堅持做,那可能會帶來負面影響。”

然而,發表不合潮流的觀點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來自瑞士的心理學家,積極育兒倡導者阿里亞德妮·布里爾被Facebook上一個積極育兒小組踢出群了,因為她建議把一個打了寵物狗和小孩暫時和動物隔離開,而不是僅僅是告訴他停止這種行為或放任孩子自己弄清楚。

“現在,單純只是重複說‘不用打狗狗,不要打狗狗’,對動物、對孩子或對父母都不公平。這是一個三歲的孩子,沒有足夠的衝動控制能力做出正確的決定。所以,你以家長的身份介入,把他們分開,坐在孩子身邊,直到他們平靜下來。”她解釋道。如果這時候狗狗突然反擊,那孩子可能會收到更大的懲罰,這對孩子和狗狗都有潛在風險。但不同的積極育兒團體會做出不同的反應,這個小組的人認為她提倡的這種行為是一種懲罰(甚至是一種禁忌),然後把她踢出小組。

父母或許更需要積極心理學

當然,父母選擇如何養育孩子受多種因素的影響,文化、經濟約束和自身經曆也會產生影響。一個關鍵問題是,許多父母發現自己在育兒方面沒有得到任何支援及幫助,無論是來自伴侶、大家庭還是政府。這會讓他們不知所措,更難和孩子建立良好的關係。

埃德琳說:“作為父母,我們的需求必須得到更好的回應,然後我們才能以積極養育子女的方式對孩子們產生情感上的幫助。”

事實上,不斷地提醒父母,如果他們不能始終保持冷靜和樂觀,可能會給孩子以後的生活帶來負面影響,這很可能會適得其反。當你作為家長的時候,多關注自己做的正確的事情,而不是過度關注錯誤。如果你下定決心要實踐一種新的育兒方式,把自己打倒或讓別人打倒你,對你沒有任何幫助。

考慮到這一點,也許我們不應該只是把積極心理學用在孩子身上,我們應該把它用在父母自己身上。

原文標題:The challenges of positive parenting

原文地址: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00703-the-challenges-of-positive-parenting

原文作者:Olga Mecking

譯者:mecho

來源:譯言網(yeeyan.org)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