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山童負擔賣紅果,村女緣籬采碧花
2020年07月11日08:55

原標題:山楂:山童負擔賣紅果,村女緣籬采碧花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金秋十月,碩果飄香。在各種各樣秋天成熟的水果里,山楂似乎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個。

它貌不驚人,個頭很小,甚至長滿了斑點,紅得非常樸實;它的味道也完全算不上香甜,甚至一入口,就被突如其來的酸味刺激得滿口生津,但是細品之下,卻酸中帶甜,甜得那麼“低調”。

正是因為這種獨具特色的風味,山楂在眾多水果中博得了一席之地,無可替代地收穫了南北各地人們的喜愛。

除了山楂,人們還把它叫做紅果、山裡紅和胭脂果,光聽名字,就透著幾分親切。接下來,我們以陸遊的一首詩為起點,開始關於山楂的風味之旅。

出遊

(南宋)陸遊

行路迢迢入穀斜,

系驢來憩野人家。

山童負擔賣紅果,

村女緣籬采碧花。

篝火就炊朝甑飯,

汲泉自煮午甌茶。

閑遊本自無程數,

邂逅何妨一笑嘩。

這是一首陸遊記錄自己出行見聞的詩,相當於是一篇日記。這一天,陸遊獨自騎著驢,漫不經心地沿著一條山路邊走邊遊玩,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深山裡的一座村莊。

他覺得有點累了,索性把驢拴在路邊,到一戶山野人家去歇歇腳。忽然,他聽到了幾聲叫賣,原來是一個小孩兒挑著一擔剛摘下來的山楂,正問他要不要來點兒嚐嚐。

村民家的竹籬外,花朵上還沾著晨露,幾個女孩兒正沿著竹籬採花。與老鄉就著篝火吃過早飯,中午又取來泉水煮一壺香茶。

閑來出遊,本來也沒什麼特別的計劃,偶然遇到,大家一起談笑風生,再沒什麼比這更愜意的事情了吧。

陸遊曾經多次在詩中提到“紅果”,比如“纍纍紅果絡青篾,未霜先摘猶酸澀”,描寫的是尚未完全成熟的山楂;“紅果方當熟,清陰亦漸成”,描寫的是在自家院子裡種植的山楂樹。

在北方的鄉村,很多人家都喜歡在院子裡種一棵山楂樹。這是因為,山楂不僅是水果,還能入藥,健脾開胃、消食化滯,所以人們經常把山楂加工成各種食品,既酸甜可口,又能健脾開胃,一舉兩得。

說到最受歡迎的山楂製品,當然非冰糖葫蘆莫屬了。竹籤子串起一串山楂,蘸上猛火化開的冰糖漿,等它自然冷卻,晶瑩中透著火紅,咬一口,嘎嘣脆,又酸又甜又粘牙,這是北方孩子獨有的冬天記憶。

而另一種風靡大江南北、由山楂做成的小吃,是果丹皮。清代的高士奇曾經為它寫過一首詩,是這麼說的:“紺紅透骨油拳薄,滑膩輕硾粉蠟勻。草罷軍書還滅跡,咀來枯思頓生津。”

前兩句說的是果丹皮的外觀,它又紅又薄又細膩,就像古代的油拳紙和粉蠟箋一樣,看來清朝的果丹皮跟咱們現在吃的還不太一樣。

後兩句則向我們介紹了果丹皮在當時的另一種妙用,康熙皇帝親征噶爾丹的時候,為了避免往來戰報遭到泄密,於是就命令八旗軍將領都把密信寫在果丹皮上。

果丹皮顏色深紅,寫了字跡也不容易發現;看完信之後馬上放到嘴裡吃掉,可以有效地防止泄密。高士奇曾經跟隨康熙平定噶爾丹,想必對這個細節記憶猶新。

尤其是最後一句“咀來枯思頓生津”,酸甜可口的果丹皮,在苦寒戰亂的邊地,恐怕也是難得的慰藉吧。

秋冬時節,一簇簇成熟的山楂掛在枝頭,像紅色的燈籠,在風中輕輕搖曳。傳世的宋代花鳥小品畫中,就有這樣的一幅《紅果綠鵯圖》,定格了山楂枝頭的一個有趣瞬間。

▲《紅果綠鵯圖》宋 佚名

絹本設色 23.9cm×25.1cm

上海博物館藏

鵯鳥,是一種鳥類的統稱,以野果和昆蟲為生。畫面中這隻綠色的鵯鳥,想必就是被枝頭這些火紅的山楂吸引住了。

可它剛想伸嘴去啄,突然一隻野蜂闖了過來。

鵯鳥一驚,差點失去平衡,爪子死命抓住樹枝,翅膀卻還在撲騰,滿枝的紅果綠葉也被晃得一片淩亂。

宋代花鳥畫空前繁榮,湧現出很多的“小品畫”,往往在方寸之間、通過一花一鳥來展現一個世界,呈現出求小、尚簡、存精、至美的美學追求。

它的第一個特點是構圖上的“折枝之美”,區別於全景式構圖的花鳥畫。

第二個特點是內容上的“以小見大”,通過邊角之景、只葉片花,來傳達無限情思,也就是所謂的“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只有兩三枝”。

第三個特點是意境上的“虛實相生”,對物象的寫生生動逼真,但是逼真並不是終極目的,而是為了以形寫神、形神兼備,更好地體現自然之妙。

具體到這幅《紅果綠鵯圖》,它聚焦於一枝一鳥一蜂,定格了這特定場景中的瞬間情態,在狀物精微的同時力求新奇,營造出優雅的格調和雋永的意境。

藉著這幅小品畫的佳作,紅果,也就是山楂,這種獨具風味的水果,也完成了它在中國藝術史上的永久定格,方寸之妙,韻味綿長。

原標題:《山楂:山童負擔賣紅果,村女緣籬采碧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