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作家、人類學博士、青年作者...做了一場大拷問
2020年07月11日19:33

原標題:科幻作家、人類學博士、青年作者...做了一場大拷問

中信出版·大方 x BIE別的女孩

你理想的性生活是什麼樣的?你接受一夜情嗎?在性方面你是所謂的“保守”還是“不羈”?你對當下多種多樣的性觀念又產生過什麼樣的困惑?

《美食,祈禱,戀愛》作者、被《時代》雜誌列為“影響世界的100人”之一的伊麗莎白·吉爾伯特最近寫了一本頌揚女性慾望的書——《女孩之城》。

在書中,吉爾伯特深刻探討了女性“性慾”這個話題,她認為女孩可以主動追求、充分享受性愛。吉爾伯特說:“我一直渴望寫一部小說,描寫那些生活沒有被性慾摧毀的女孩,西方文學經典中很難找到這樣的一本書。通常女性會遭受到懲罰,總是有女孩和女人因為敢於體驗性慾而被毀滅的故事……但沒有我們的慾望,就沒有完全的自我。”

以《女孩之城》的出版為契機,中信出版·大方與“BIE別的女孩”合作,邀請六層樓先生、祝羽捷、鍾娜、陳楸帆、龍小天、三木、Alex絕對是個妞兒、Alexwood、Jess靜姝發起了“愛與性能分開嗎”同題問答。我們期待以這樣一場同題問答,引發思考,讓女性真正解放自己的身體慾望,更全面探索身體與自我的關係。

“愛與性真能分開嗎?”

Q:你覺得最理想的第一次性生活是什麼樣子?

六層樓先生

我覺得理想的“第一次”是在兩個人都準備好的前提下自然而然發生的一件事情。

怎麼就算準備好了? 一是心理準備好,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符合自己意願的,並且可以為自己的選擇承擔結果,更重要的是明確自己隨時可以選擇停止或拒絕。

另一方面是知識和物品方面準備好,瞭解自己和對方的身體結構,知道必要的避孕和保護措施,懂得突發事件的緊急處理方案;事先準備好需要的物品,無論是避孕的,還是增強體驗的,都需要確保清潔和安全。

嚴格來講,每個人遇到美好的“第一次”的概率並不高,所以與其追求最理想,不如提前想想如何避免太糟糕。

祝羽捷

第一次性生活本身不重要,對女孩來說,重要的是她準備好了。很多人都很期待第一次,會緊張、焦慮,我覺得完美的第一次就是找到一個可以信賴的人,彼此要有耐心,溫柔對待,有足夠的親吻、前戲,讓自己自信。

鍾娜

大概是《愛在黎明破曉前》?電影里塞琳娜和傑西從唱片店走到河邊,從白天聊到黑夜,像和時間賽跑一樣瞭解彼此,性只是水到渠成的一步,甚至不是最後一步。除此之外,薩莉·魯尼《正常人》里描寫的那樣也很好,兩個彼此喜歡的年輕人一起嚐試,非常健康。

陳楸帆

以我本人和身邊朋友的有限經驗,第一次性生活往往不會很成功,所以做好準備工作是必需的:環境一定要舒適,對像一定要值得信任,另外要充分溝通,把它當成一次容許犯錯的試驗而不是什麼決定人生方向的事情,過度緊張往往導致動作變形,輕鬆應對或許反倒柳暗花明。

Alex絕對是個妞兒

只要是自己準備好了、對方也是自願的就行。第一次性生活,就算體驗不好也是體驗的一部分呀。(但最好還是舒舒服服在床上吧,野外啊車里什麼的就算了!)

Alexwood

和一位信任的好朋友,對方臨床經驗最好多一點但也不要差太多,不用端著也沒有負擔地愉悅完成。完成了我衷心想說“謝謝”那種。

龍小天

希望是比較有經驗的伴侶全程體貼引導教學,傳授過往經驗,在兩人的旅行中安全舒適的發生,漫長的愛撫和親密的相處。當然希望對方是自己喜歡的人,對方也很迷戀自己。

Jess靜姝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南轅北轍。美妙的性愛,關鍵就是即興、驚喜、享受此時此刻。想明白什麼是“最理想”,然後帶著腦中的劇本去做愛,大概率會“不理想”。

Q:你怎麼看未婚年輕人的“一夜情”?

六層樓先生

很多人對於“一夜情”的負面評價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這件事情本身意味著更多風險和問題,在雙方都沒有深入瞭解的情況下,發生身體和器官上的接觸有可能帶來性傳播疾病的風險,也會帶來避孕和避孕失敗方面的顧慮,如果發生意外懷孕則又涉及責任分攤的問題。所以有時候人們並不是對“一夜情”有多意見,更多的是來自對這些問題的擔憂和焦慮。

另一方面則是這種形式會讓一部分人認為過於隨意,畢竟對於這些人來講,性還是需要更加謹慎和保守的;在一些人眼中,無論是戀愛、婚姻以及性的本質都是要服從於生育的。從這個角度來講,未婚年輕人的“一夜情”幾乎是全部踩在這些人的雷區了。

但是,在我看來,只要是符合個人意願的,在保護好自己,儘量降低風險的前提下,做出自己可以承擔結果的選擇,這完全是自己的事兒,與旁人無關。

鍾娜

未婚,年輕,夜晚,把三者放在一起,幾乎必然會發生一些事情。只要雙方同意、尊重就好,我不想做道德上的判斷——畢竟,“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陳楸帆

在人的一生中會遇到許多的性與愛,不必賦予其過分沉重的意義感,只要彼此坦誠相待,設置好期望值,做好安全措施,相信每一個成年人都擁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並承擔其後果的權利。遇見、錯過與後悔都是人生路上無法避免的。

Alex絕對是個妞兒

這有什麼,我也是這麼過來的。對我來說一夜情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性經曆的一部分。有的性經曆是在一對一關係里的,有的不是,這很正常。

三木

我喜歡這麼定義約炮/一夜情,女人對自己身體和性慾望的自主把握;女性用探索、開放的心態面對這個世界,想獲得更多愉悅經驗;女人一生愛慾規劃里必要的環節。

不要小看這些選擇,因為,在過去的時代,女人一生的愛與性早就被命定只能“獻”給一個男人,不但要嫁他還要為他生兒子。生育權、養育義務、身體和慾望的主權,沒有一樣由得女人做主。就算到現在,女性依然被教育女性的性道德標準是以“愛情、婚姻、性” 依序進行的。

Alexwood

挺累的,但是想開拓眼界增長經驗總要有付出吧。有付出才有收穫。

龍小天

一種常見的社交。交個朋友!

Jess靜姝

買鞋子不試穿,怎麼知道合不合腳呢。

Q:你覺得最影響噹代人的性生活體驗的因素是什麼?

六層樓先生

我們經常會把“性慾”和“食慾”來類比,那麼影響性生活體驗的因素大體上可能也跟影響吃飯體驗的因素類似吧!

回想一下,我們會在什麼情況下吃飯會獲得美好的體驗呢?按需吃飯、符合口味、常態化。性生活也是如此。

鍾娜

性教育缺失、性文化保守、性刺激過多。

陳楸帆

性以外的因素。就像禪宗里所謂的“本分事”,吃飯是吃飯,睡覺是睡覺,認清本性,安住身心,無處不是禪。而現代人的性生活里有責任、有道德、有交易、有討好、有尊嚴、有技巧……就是沒有性的生命力本身,性被過多的所指擠占爆裂,最後只剩虛無。

Alex絕對是個妞兒

對於性的平等溝通的缺乏。美國老牌“情感+性”作者Dan Savage曾經說,同性性生活值得異性性生活學習的一點是,雙方決定上床只是溝通的開始,接下來還要問“你喜歡在上面還是下面?你有什麼特別的喜好?我這樣你會爽嗎?”

Alexwood

首先是單一化的外形標準和常規造成的外形焦慮,尤其是前幾次還不知道對方口味跟喜好又不想冒“風險”的時候,呈現的難免是一個加碼的,或者標準化的自我形象,而不是平時隨意的自己。尤其如果對對方有好感,你肯定想以最好的形象呈現——這沒問題,關鍵是這個形象讓你自己舒服麼?人的魅力往往是在最放鬆的時候才能釋放出來,如果你為了一個標準化的”美“,穿了顯得腿長但不舒服的鞋子,顯得腰細但沒法吃東西的裙子,整個夜晚也不會多麼enjoyable吧?

還有一個因素更根本一點,還是“性”自帶的羞恥感。可能很多人會說,我很open,我一點都不覺得性羞恥,但同時也沒有幾個人能說出口 “我的性生活非常令人滿意”—— 因為很多時候我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還是照著一個社會模版來的,先xxx,再xxx,然後xxx,最後xxx,同時我們相信對方也是覺得應該如此。kinks這些東西難以開口,因為它們是常規之外的,你在提出一個性要求/需求的時候,多少是要承受對方覺得你“變態”的風險的,而事實上,大多數人都有那麼點kink。也就是說,“kink這種東西被認為是少數的邊緣的”這個事實本身,就說明人們離徹底擺脫對“性”的羞恥感還遠著呢。

龍小天

時間不足,沒有充足的時間彼此瞭解,沒有耐心詢問對方;不注重享受過程,沒有舒適的體驗環境和經驗積累,不去探索更多身體的可能性,性是珍寶,身體是通道,需要被更多的探索和發現;認知建設不足,沒有放下內心的性羞恥,沒有敞開面對自己的慾望,沒有表達對性的需求,進而喪失對美好性經驗的追求。

性是武器、是誘惑,也是禮物,應該給予更多的熱情。

Jess靜姝

床上能否酣暢,取決於床下是否真實。

Q:你認為現在的年輕女孩會因為和太多人發生性關係而被蕩婦羞辱嗎?

六層樓先生

這是一個經常會有女生來問我的問題。但這個問題當中省略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那就是:跟太多人發生性關係的年輕女孩兒到底會被誰蕩婦羞辱?

如果年輕女孩完全不認為跟太多人發生性關係是什麼值得羞辱的事情,那麼別人提到這件事情還能羞辱到她嗎?所以,會不會被羞辱,主要取決於被羞辱的人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如果女生每次發生關係都是深思熟慮,並且也都做好了充分的自我保護措施,自願自主發生,沒給自己和別人造成額外的傷害或損失,這事兒有什麼可說的呢?

祝羽捷

會。但是這種蕩婦羞辱說到底還是一種表相,根本問題是結構性的,是性的權利的不對等。我們可以看到人們對男和女態度的不同,一個男人如果交往過很多伴侶,會被評價為花花公子,言下之意還是:男人嘛,多風流。但對女性就沒有這麼寬容了,可她們不過是自由地使用自己的身體,卻要被汙名化,明顯是厭女症。

鍾娜

生活中我並不認識遭遇這種經曆的女孩。但從社會向女性傳遞的種種信息看來,我認為這種事仍在發生。希望“蕩婦”這個詞會漸漸被淘汰,最後徹底風乾失活。

陳楸帆

可悲的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這樣的事情還在不斷上演,這和男孩因為手淫次數過多被羞辱一樣荒謬。蕩婦羞辱是一種性權力的不對等,是借助道德之名實施的語言暴力與意識形態壓迫。大部分的性別不平等只要調換男女位置之後便昭然若揭,更難以消除的刻板印象與偏見根植於我們的語言里。

Alex絕對是個妞兒

肯定還是會的,但是這很不公平。

Alexwood

其實女孩會因為很多事被蕩婦羞辱,好多時候甚至都和“性”沒有直接關係,比如穿了一條短點的裙子,或者畫了個濃妝,比如對一個人說話嬌滴滴。我覺得是,女孩可能因為顯露出被解讀為求歡的信號而被蕩婦羞辱,而她的意圖到底是否是“求歡,她又是否真的求歡成功,其實都不重要。

所以這句話如果是“現在的年輕女孩會因為看起來是會和很多人發生性關係的樣子而被蕩婦羞辱嗎?”那肯定是的。

龍小天

大比例上仍然是的。不只是年輕女孩,所有女性都免除不了這樣的羞辱。這種社會價值觀也阻止了女性全身心放鬆的尋求性愛享受和開拓愉悅體驗。

Jess靜姝

只要還存在對自由表達的羞辱,就會有蕩婦羞辱。蕩婦羞辱跟蕩婦無關。

Q:有人說“到女人的心裡的路要通過陰道”,你是否認同?你相信性與愛能分開麼?

六層樓先生

我曾經是一名婦產科醫生,所以科學地來講,如果想要通過陰道到達心臟是極其複雜的,你要通過宮頸、宮腔、輸卵管、腹腔、橫膈、胸腔……哈哈,開玩笑,我當然明白文學作品當中這句話的含義。

這個問題很容易找到答案,我們生活中有很多隻有愛但沒有性的情侶,同時也存在很多隻有性卻沒有愛的性伴侶……因此不必再去分析各種理論和邏輯,人們在現實中早就分得清清楚楚了。

剩下的大部分討論主要集中在到底什麼才是“愛”,畢竟“性”的發生是更容易被見證的,而愛的定義和產生卻是千差萬別的。至於什麼才是愛,恐怕只能你自己去判斷了。

祝羽捷

能分開。人類當然可以純粹地享受性,不一定找一個人,也可以通過使用跳蛋、假陰莖、振動器具,也可以通過看視頻與自己的右(左)手運動。人應該不會愛上一件情趣用品吧。放到人身上,同樣可以分開,不過單純的性或單純的愛應該都很難持久。

鍾娜

我不太相信這種看似機智的金句——它太漂亮規整,便攜還便於使用,脫離原文後簡直只能引發一次次的誤讀。

我相信世上有千千萬萬種愛,它們落在一張光譜上,一端是有愛無性,一端是有性無愛;兩端之間,任何比例皆有可能。就像《色·戒》里,張愛玲只寫了其中一種可能——孤獨無援的王佳芝,試圖在性里找一點愛,當易先生在燈下為她買鑽戒時,她在華美物質的濾鏡下看到了一丁點愛的幻影,而在易先生看來,“她最後對他的感情強烈到是什麼感情都不相幹了,只是有感情。”

Alex絕對是個妞兒

我昨天還看到一個標題是什麼“性是通往男人心裡最柔軟的地方”!看來到男人和女人心裡都可以從下面開始啊哈哈。(但顯然不是只有從下體才能到達內心的。)性和愛可以分開啊,比如自慰也是性,這和愛沒什麼關係吧?我們有可能由性生愛,也有可能在性關係之後很不喜歡一個人。性和愛不具備必然的因果關係,但他們也很經常會共生在一起。

三木

認同。因為性從來不只是性,不是只跟性器官、跟啪啪有關,也不只是一個運動、一個動作,而是一個通往彼此(不論男女)內心柔軟地方的一個方法。只把男人的性當作性,就錯失靠近他的機會。

但是人們也是可以性愛分離的,並不是所有的性都是需要與愛捆綁在一起,我常常說有的一夜情很像大家一起相約健身,並且人們應該有擁有這個權利。

Alexwood

唯一非要通過陰道的只有嬰兒吧。我不懂文學對不起啊,但是我可以講講什麼是coital imperative,還有為什麼我煩把“插入”這件事太當回事,請關注別的女孩播客“別任性”這周的節目。

龍小天

條條大路通羅馬,女人心也有很多方式可以抵達,陰道並不是唯一路徑。性和愛一定是可以分開的,但有愛和喜歡的性一定是更令人難忘的體驗。

就像看一部電影,喜不喜歡我們都會看,但如果能看到喜歡的電影,肯定能開心好久。食慾、性慾、求生欲都是人類的基礎慾望,不必太過擺高性的地位。

性不是一定要和愛擺在一起,就像我們不會問美食和愛能否分開一樣。性本來就是人生的不同體驗。性和愛永遠不分開,大概是人類最美好的癡心妄想。

Jess靜姝

到女人的心裡的路,不見得通過陰道,也可以通過菊花呀!

開玩笑啦,我覺得心和陰道沒有必然聯繫——我曾經能夠輕鬆邁開腿,卻不會輕易敞開心;如今我把陰道留給更少的人,卻能與更多的人心靈裸奔。

性與愛能分開麼?分不開的話,為什麼還會有兩個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