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可“南極人”:一手交錢一手授權,這種玩法能挺多久?
2020年07月11日21:18

原標題:萬物皆可“南極人”:一手交錢一手授權,這種玩法能挺多久?

中國新聞網微信公號7月11日消息,南極人,吊牌的搬運工?

說到國內有名的內衣品牌,南極人算一個。如果你衣櫥里有南極人保暖內衣,請一定要珍惜,因為現在你已經很難買到南極人這個品牌自己生產的產品了。

在電商平台上搜索“南極人”,會發現內衣早已不是它的全部。南極人的經營範圍開拓到了服裝、家紡、戶外用品甚至食品,等等。這些“南極人”,是真的嗎?

沒有南極人賣不出去的吊牌

“我媽買了個燒水壺,看了一下還是南極人牌的,南極人怎麼什麼玩意兒都出啊?”

近日,有消費者在微博上發了這麼一條吐槽,引來不少人的圍觀。大家發現,“南極人”這個品牌,早已跳出內衣的“舒適圈”,開始“大殺四方”了。

一般來說,一個品牌在一個電商平台上僅有一家官方店舖。但是,如果你在淘寶天貓上搜索“南極人”,各種旗艦店、官方店、專賣店、直營店、工廠店簡直是拉都拉不到底;至於經營範圍,更是吃的、穿的、用的一應俱全,堪稱最讓人“眼花繚亂”的電商品牌。

那麼這些店舖,哪些是李逵哪些是李鬼?

答案是,可以說是真的,也可以說是“假的”。“真”是因為,他們獲得了南極人官方授權;“假”是因為,它們都不是最初的南極人“本人”。

回溯南極人的歷史。1998年,上海南極人紡織品發展有限公司成立,那個依靠保暖內衣發家、由劉德華代言而家喻戶曉的“南極人”品牌也正式創立。

憑藉不錯的產品質量和瘋狂的電視廣告,南極人成為了中國馳名品牌。甚至到現在,當問起70、80、90後們印象最深的保暖內衣品牌,不少人第一反應還是“南極人”。

2008年成為南極人的轉折點。在它十週年生日之際,金融危機終結了紡織業的黃金十年。畢業於華東政法大學的南極人創始人張玉祥當機立斷決定轉型,開啟品牌授權的商業模式。

簡單來說就是,南極人不生產商品,只是吊牌的搬運工。

2008年這一年,南極人砍掉了生產和銷售這兩個重資產環節,賣掉經營十多年的所有工廠,只保留“南極人”這個品牌,並推出了南極人共同體(NGTT)商業模式。

從前那個“南極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加強版“南極電商”。

曾有媒體報導,以天貓為例,只要支付10萬元保證金,以及每個吊牌8元左右的費用,不管你是價值近萬元的按摩椅,還是五毛錢一個的一次性口罩,都可以加入南極人大家庭。

財富密碼,藏在流量深處

單從南極人利潤上看,授權是一門不費力又賺錢的好生意。

2020年4月,南極電商發佈了2019年年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營業總收入為39.07億元,同比增長16.5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2.06億元,同比增長36.06%。

而在營業收入構成中, 31.76%為品牌綜合服務業務,金額約為12.4億元;1.68%為經銷商品牌授權業務,金額約0.65億元。品牌授權相關營收合計約為13億元,因而被業內稱為靠“賣商標”一年收入13億。

哪裡來的這麼多錢?南極電商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合作供應商總數為1113家,其中主要合作供應商約500家;合作經銷商總數為4513家,授權店舖5800家。

這5800家店舖,為什麼願意花錢給南極人?

一位企業諮詢行業人士告訴中新網,對於一個小企業來說,擁有了南極人的光環,意味著更多的流量和更高的溢價。

“在線下商場,假如你是一個不知名的品牌,商場也不會讓你隨便入駐。手頭上有點錢的話,很多小品牌這時會選擇做大品牌加盟,‘依附’於一個大品牌進駐商場。線上也是一樣的邏輯,入駐電商平台需要一定門檻,南極人就為這些小老闆們提供了機會。”該諮詢人士說。

一手交錢,一手授權

曾有媒體算過這麼一筆賬:某服裝家族企業生產的牛仔褲,在自家旗艦店兩件售價79元。但掛上南極人吊牌後,在南極人專賣店兩條售價129元。除去8元標費,還多賺了30多元利潤。

張玉祥曾坦言,南極人走上商標授權的道路,是模仿了另一家保暖服飾巨頭——恒源祥的做法。

早在1991年,恒源祥就開始探索“聯合體模式”,利用商標與工廠合作,對方使用恒源祥的品牌商標,利潤分恒源祥一半。到2007年,恒源祥已經發展了近百家加盟工廠,當年營業額3億元,其中2.66億元都來自於商標使用費,佔比達到89%。

2008年,南極人被“成功安利”,走上了同樣的路。

其實,貼牌模式並不新鮮,擁有自己的代工廠也已是大品牌們公開的秘密。在貼牌生意中,最重要的還是“牌”,要想保住“牌”,關鍵在於品控工作。

事實上,南極人最嚴重的問題正是出在品控方面。“一手交錢,一手授權”的模式,導致了現在南極人的商品質量差異明顯。

據媒體報導,南極人的經銷商向授權廠家進貨無需總部協調,只需要同授權工廠簽訂名義上的合同,就可以以工廠的名義購買南極人商標,然後自己去批發市場採購貨品,掛上吊牌銷售。除了南極人品牌名字外,似乎其他的一切因素都是不可控制的。

有消費者吐槽,南極人發家的保暖內衣,現在質量還不如地攤貨。“曾經在冬天買過南極人保暖內衣,優惠價一套不到一百元,結果衣服縮水嚴重,先後買了身高175cm、180cm、185cm尺寸的,均出現縮水情況,沒法穿。”

竭澤而漁,能挺多久?

據媒體報導,在過去幾年中,南極人十數次登上國家質監部門及地方消費者協會的不合格產品黑名單,從蠶絲被、內衣、棉服、童裝、衝鋒衣到電推剪、捲髮器、按摩棒,其均有產品上質檢黑榜。其中,有5次是原國家質檢總局、現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進行的國檢。

7月6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公佈了對北京市場上銷售的兒童服裝的抽檢結果。其中,商標為“南極人”的彩棉和服三件套、嬰幼兒內衣存在繩帶不合格的問題,商標授權人為南極人(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生產製造商為丹陽市昊琪服飾有限公司。

天眼查顯示,南極人(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現更名為南極電商(上海)有限公司,其大股東為南極電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

在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南極人這種玩法是很有“生意頭腦”,但是不可持續,這也是這些品牌頻現質量問題的原因所在。

“國貨馳名商標這種做法等於自砸招牌,飲鳩止渴,難以長久。”宋清輝認為,在國外大品牌的四面夾擊下,國貨品牌的唯一出路就是依靠創新製勝,並用好口碑征服消費者。

或許南極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2月27日,南極電商投資設立上海極地化妝品有限公司,預計在2020年下半年上線化妝品。

南極人原廠重出江湖的話,你願意掏錢嗎?

(原題為《萬物皆可“南極人”!南極人早已不是南極人,你還買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