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哈里的雨衣!正是靠它拓荒者隊才進入NBA
2020年07月12日07:50

  在當地時間今年6月10日,拓荒者創建者哈里-格里克曼(Harry Glickman)不幸去世,享年96歲。多年來,在波特蘭流傳著這樣一則傳說,稱拓荒者的創建竟得益於一件雨衣。若非當初格里克曼返回酒店房間拿自己遺落的雨衣,波特蘭可能在如今的NBA版圖上仍是一片荒漠。

  在1977年拓荒者奪取隊史首座、也是迄今唯一的總冠軍後,“哈里的雨衣”就成了該隊歷史上最知名、最常被提及的一個物件。

  先將時鍾撥回1970年2月的某一天,格里克曼來到洛杉磯參加NBA擴張委員會的會議,他的手裡正拿著那件雨衣。為了將NBA球隊帶到波特蘭,格里克曼這已是第二次做出努力了。他的腦海里仍深刻烙印著前一年在費城會議上發生的一幕:由於他和一支由10人組成的投資團隊未能說服聯盟將特許經營權授予他們,他們只能眼看波特蘭球迷又度過了失望的一年。

  和一年前一樣,格里克曼在走入洛杉磯的會場時,心裡仍然七上八下,害怕再次遭到拒絕。

  當時格里克曼的合作夥伴是他妻子祖安妮的前妹夫、一位來自西雅圖的房地產開發商赫姆-薩爾科夫斯基(Herm Sarkowsky)。但格里克曼的這位前連襟卻提出了條件。他倆合作可以,但他並不想和格里克曼此前合作過的10名投資者們打交道,他最終被授權來重新組建投資團隊。

  果然,格里克曼的擔心成真了。當他剛在洛杉磯會議現場提交在波特蘭擴軍的建議時,就遭到了多支球隊高層的反對,最為過分的是紐約人創始人兼時任球隊主席內德-愛爾蘭(Ned Irish),他對格里克曼和波特蘭的蔑視絲毫不加掩飾。

  即便過去很多年,格里克曼仍非常喜歡(或許還有些故意地)提到當年會議中的一幕。他清晰記得當時愛爾蘭曾“質問”擴張委員會:“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把波特蘭搬上麥基迪遜廣場花園外牆的大屏幕上?”

  對於從小在波特蘭長大,在當地從小學一直讀到高中、甚至大學的格里克曼而言,愛爾蘭這番話無疑是對他的最惡毒攻擊。而愛爾蘭那種來自紐約的大城市居民獨有的傲慢,也好似在格里克曼心中燃起了熊熊火焰。

內德-愛爾蘭
內德-愛爾蘭

  順帶提一下愛爾蘭其人。他在1946年參與組建紐約人,使紐約人成為NBA的11支創始球隊之一,並延續至今。從那時起到1974年,愛爾蘭一直出任紐約人總裁,在1982年去世,並曾在1964年入選名人堂。

  愛爾蘭曾在生前親眼目睹了拓荒者在1977年奪冠。或許在他撒手人寰時未曾料到,時至今日,紐約人也僅比拓荒者多拿了一座總冠軍而已。而且,從1977到1995年,拓荒者連續814個主場比賽球票售罄,這一紀錄一直到2013年才被MLB的波士頓紅襪(連續820場)所打破。

  說回格里克曼。他此前長年居住在俄勒岡州,只有在二戰期間為陸軍服兵役期間短暫離開過3年。在戰後,他大部分時間的工作,都是為拳擊比賽、NFL的表演賽和商業表演進行推廣。在格里克曼看來,儘管波特蘭無法比肩紐約,但也絕對是一座能容納北美4大職業體育聯盟球隊的城市。

  當然,格里克曼之所以遭到反對,也得從自身找原因。最令他撓頭的,就是面對擴張委員會的問詢,他甚至根本無法說出他的投資團隊成員都有誰,以及他們到底能籌集多少創隊資金。就在洛杉磯會議召開前幾天,格里克曼曾緊急致電薩爾科夫斯基,但這位前連襟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毫無蹤跡。

  因此,儘管格里克曼在波特蘭創建NBA球隊的提議,得到了鷹隊老闆湯姆-卡辛斯(Tom Cousins)和巴爾的摩子彈(巫師前身)老闆阿比-波林(Abe Pollin)的支持,但他的提議還是被否決了,只能灰溜溜地離開會場。

  走在比華利山莊酒店外的街道上,格里克曼突然停下來,他發現隨身攜帶的雨衣不見了,並想起來將雨衣遺忘在波林旅館的房間里了。他只得折返回酒店。剛回到酒店就碰上前台工作人員,後者拿著電話告訴他:“一位名叫薩爾科夫斯基的先生找您。”

  激動的格里克曼一把抓過話筒,薩爾科夫斯基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他說出了一句足以改變俄勒岡州職業體育格局的話。

  “他告訴我,‘一切都準備妥當了,’”格里克曼回憶說。

年邁的格里克曼
年邁的格里克曼

  有了實力雄厚的財團的支持,這次格里克曼的腰杆終於硬了起來。擴張委員會重新召開會議,經過3個小時的商討,委員會最終批準在波特蘭、克利夫蘭和布法羅同時組建NBA球隊,加入NBA聯盟,拓荒者、騎士和勇敢者(快艇前身)自此誕生。

  在2014年,格里克曼還曾感慨:“若我當初沒有返回去拿雨衣,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拓荒者隊史巨星比爾-禾頓曾打趣稱:“有了哈里-格里克曼,你盡可以把字典里的好話都拿出來說了。”而在近日緬懷格里克曼的發佈會上,拓荒者總裁基斯-麥高文(Chris McGowan)還曾滿懷深情地表示:“哈里才是一名真正的‘拓荒者’,撕裂之城將永遠感謝哈里,以及他的那件雨衣。”

  2019年,格里克曼被名人堂授予終身成就獎。曾經,談到想在墓碑上寫點什麼時,格里克曼說他希望是這樣一句話:“是他將NBA帶到波特蘭。”(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