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不要花時間去研究男人
2020年07月12日10:18

原標題:寧靜:不要花時間去研究男人

原創 loop 視覺誌

圖片來自微博@寧靜 及網絡

作者丨loop

寧靜又上熱搜了。

在最新一期《乘風破浪的姐姐》中,寧靜組因一首《FLOW》燃炸全場。

表演時,寧靜造型酷炫,唱跳優秀,瞬間又吸了一大波粉。

老實說,寧靜會參加這個節目,是有些出乎我意料的,畢竟距離她成名,已經過去了將近30年。

這一次,她卻敢拋開過去的光環和成就,讓一切都從零開始,一點一點打磨,把舞台做到極致。

然而,這也正是我熟悉的寧靜。

她要麼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從18歲第一次出鏡,再到48歲重回螢屏,寧靜耿直又獨立的風格一直沒變。

她用自己的人生故事,演繹了一部又美又颯的大女主劇。

1972年,寧靜出生在貴陽的一個普通家庭,但這個家庭內部,也談不上有多幸福。

父母是比較暴力的組合,總吵架,她從小就在這種打罵的環境中長大,給童年抹上了很多陰影。

我們常說,人越沒有什麼,就越想要什麼。

所以在很小的時候,寧靜的心願就是當一個賢妻良母,做婚姻的捍衛者。

她要把童年缺失的幸福,親手還給自己。

獨立,一直都是寧靜的標籤。

她認定一件事就會埋頭苦幹,絕不給自己留後路。

18歲那年,她孤身一人來到廣州,找了份兒畫動畫的工作。

那時候,同公司的人能賺兩萬港幣,她卻只能賺一千。

於是她就跟著加班加點兒,耐心琢磨,很快就摸清了老闆喜歡什麼。

她很在乎自己得到的東西,所以她既獨立,又努力。

而也正是那一年,做動畫師的寧靜因為在一部電影中客串,意外地被導演看中,從此之後拍了多部影片。

1994年,她就憑藉《炮打雙燈》獲得了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的影后。

那年,她只有22歲。

影后雖然風光,但真正讓寧靜大火的,還要歸功於《陽光燦爛的日子》。

寧靜很感性,卻也可以很理性。

當初給《陽光燦爛的日子》試鏡的日子非常折騰,把她弄得心煩意亂,再加上她也不是很喜歡那個年代的戲份,差點就收拾東西走人。

但當最後接到通知時,她還是去了。

她任性,但絕不拿前程開玩笑。

那應該是寧靜演藝生涯最輝煌的幾年了吧。

別人都是戲選人,到了她就是人選戲,她最紅的那幾年,絕對算是女明星里的頂流。

況且,她背後並沒有馮小剛張藝謀這樣大佬級別的導演給指路,可以說是實打實憑實力闖出來的。

那時的她才20多歲,擁有令人豔羨的資源和大好前程,可她卻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時,就跑到美國結婚去了…

結婚對像是因《紅河穀》結緣的美國演員保羅。

試問娛樂圈,有誰敢在職業生涯最高光的時候,義無反顧去結婚?

那些年的娛樂圈還不是流量的天下,很多明星都蓄勢待發等著大放光彩,趙薇、徐靜蕾、周迅、章子怡都是潛力新星,誰也不想被誰碾壓一頭。

唯獨寧靜,根本沒考慮後果。

而事實也是如此,在演藝圈的競爭中,她好像真的因為婚姻有些落後了——

婚前,她是風光無限的電影演員,婚後,她卻更多出現在電視劇中。

可寧靜不後悔,因為她就是想結婚。

人生的路哪有白走的,你得到了什麼,就勢必會失去點什麼。

電影也好,電視劇也罷,寧靜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她做事的標準就一條,那就是她喜歡。

當然,這段感情也並沒有維持太久,後來她還是離婚了。

她曾在節目上透露,保羅是她這輩子遇見的最好的男人,但因為工作的問題,兩人總是會分開太久。

美國到中國的距離太長,彌補不了她內心的空白。

所以,放過彼此也是好的。

紅極一時的影后,不傍大款不攀關係,說結就結,說離就離,平時還照常拍戲。

這不僅是勇敢,更是寧靜自身的灑脫和底氣。

在娛樂圈,她總是顯得有些特立獨行。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張國榮也很欣賞寧靜。

第一次見面時,他就對寧靜說:我一定要做個電影給你拍。

2002年,是哥哥抑鬱症嚴重的一年,也是他的導演處女作《偷心》的籌備階段,他拉著寧靜對別人炫耀——

“這是我的女主角,漂不漂亮?”

她和哥哥的感情很深,所以每年4月1號,她都格外難受。

那天是哥哥的忌日,但她卻覺得那是哥哥的重生日。

和別人不一樣,也許在她心裡,飽受抑鬱折磨的哥哥,也同時在離去的那天獲得了喘息……

寧靜真的很重感情。

她甚至說過,如果在外面吃飯的時候,有喝醉了的陌生人突然跑來跟她喝酒,她也會喝。

這要換成別的明星,估計十有八九會拒絕,但寧靜卻說——

“相遇,本來就是一場緣分。”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真是好生瀟灑。

其實和保羅分手後,她還是談了幾段戀愛,但卻沒有曾經那樣渴望婚姻了。

關於愛情,她看得透徹。

有一次,她在微博上分享了一個故事——

有天兒子問她,結婚是什麼感覺。

“我拿過兒子的ipod,刪光了所有的歌,只留一首,設成無限循環播放,直到電池用完。”

短短一句話,真實又犀利。

這是婚姻的常規狀態,也是不得不接受的無奈。

她的感情生活總是不太順,所以她也說——

“如果毫不懷疑地去相信一個人,要麼得到的是一生的知己,要麼就是一生的教訓。”

但她依然是她,不會為了別人妥協委屈。

她曾在節目里說,像我們中國女人,總是有種壓力,年紀大了有壓力,生了小孩有壓力,但是除了妻子和母親之外,你要記得你還是你啊。

“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千萬不要把自己丟了。”

寧靜曾說,在和保羅離婚後,自己曾傷心過,那時她甚至有些害怕。

傷心可以,痛苦也可以,但她不允許這些消極的情緒,讓她丟掉自己的生活。

你別看她戀愛經驗挺豐富,但她從沒在任何一段感情中迷失自我。

愛情是什麼?在我看來,更像是她生活里的輔助品吧。

她從來不花什麼時間去讀男人,因為她覺得累。

在她看來,女人要有自己的空間,而不要把自己的全部交給男人,如果你總是在琢磨他,那麼你已經輸了。

“有這個空去想東想西,為什麼不花時間把自己搞得好一點?”

愛情不是全部,自己的日子才重要。

她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骨子裡也有很多小情趣:她愛做飯,她愛收藏,她會織毛衣,她懂生活。

她不會被任何事物綁架,工作之餘賞花,旅遊,攝影。

她說這世界上不快樂的事情太多了,要學會從不快樂裡面找快樂。

而這種幸福和快樂,別人是不會帶給你的,除非你自己真的幸福快樂。

其實在很多人看來,寧靜這一生是在走“下坡路”的。

的確,從紅極一時的電影明星,到電視劇演員,再到現在參加綜藝,從這個角度來看,她好像確實在“退步”。

以至於有人在網上問,寧靜到底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對於這個問題,一百個人有一百種答案。

但我想,她其實就是隨心走的。

想結婚就結婚,想離婚就離婚,想戀愛就戀愛,就接戲就接戲,想上綜藝就上綜藝……

她不願意管別人怎樣看她,重要的是她想怎麼生活。

而她的經曆和能力,也給了她這樣的底氣。

我們為什麼喜歡寧靜?大概就是因為她活出了大部分人理想中的自己。

人活著,不就是圖一開心嘛,何必要給自己設置那麼多條條框框。

她的颯從來都不是人設,而是幾十年如一日的狀態:颯是崇尚獨立,是熱愛自由,是活得勇敢通透。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都像寧靜一樣,在別人的舞台上,你不可能永遠閃光,但你仍然可以去做自己生活的主角。

這樣,便已足夠。

原標題:《寧靜:不要花時間去研究男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