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騰訊音樂娛樂副總裁:五月天陳奕迅線上演唱會刷屏背後
2020年07月12日09:24

原標題:對話騰訊音樂娛樂副總裁:五月天陳奕迅線上演唱會刷屏背後

6點,晨光熹微,香港Victoria港畔,音樂響起。

這是歌手陳奕迅的一場清晨音樂會。它的聽眾,不僅是晨跑、散步路過的市民,更是訂好鬧鍾,在6點醒來,於屏幕前觀看的歌迷們。下午5點,陳奕迅又在日暮中開唱。

這場免費播出的線上演唱會,是由騰訊音樂娛樂集團(NYSE: TME)旗下演出品牌TME Live 在中國大陸地區推出。近日,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內容合作部負責人潘才俊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在內的媒體採訪。

潘才俊介紹,從2019年開始籌備的TME Live,最初是希望與線下演出公司合作,為線下演出提供線上結合的整合方案。但疫情的到來改變了線下的部分,迅速調整策略後,TME Live陸續與楊丞琳、劉若英、五月天、徐佳瑩等歌手合作,帶來了十餘場線上演唱會。

TME Live上一次“出圈”,是5月31日的五月天線上演唱會。截至7月11日,這一場在TME旗下四個播出平台(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和全民K歌)的總播放次數達到3500萬。

“我們不希望去取代線下,這也是不可能的。”潘才俊說,“但希望給大家提供一種在線上聽音樂live演出的全新體驗。”

連接觀眾與演出行業從業者

疫情期間,文化藝術演出被迫停滯,很多歌手都選擇通過網絡進行表演。4月份,由世界衛生組織與“全球公民”共同舉辦的“同一個世界:團結在家”慈善音樂會在全球網絡及電視進行直播,獲得全球範圍內高度關注。國內很多公司也紛紛上線了各類線上音樂表演,如2月份摩登天空公司在B站直播的"宅草莓不是音樂節"等等。

據潘才俊介紹,TME live自去年開始就進入籌備階段,原本是做線下加線上的演唱會品牌,疫情讓計劃有了調整,於是先行推出了純線上的演唱會。

例如在五月天那場,潘才俊介紹,五月天覺得每年五月的約會不能少,對歌迷不能爽約,於是就有了5月31日那場長達1小時的線上演唱會:包場可容納萬人但無人的台北體育場,每個座位放上螢光棒,想像每一個觀眾都在場。“現場所有的螢光棒都被點亮了,代表在手機旁,在電腦旁和我們一起參加這場演唱會的你們。”五月天主唱阿信說。

疫情期間的線上音樂會,一側是觀眾,另一側則是演出行業的從業者們。潘才俊稱,疫情之下,演出行業受衝擊十分強烈,陳奕迅發起的這場線上演唱會,初衷是希望大家關注演出行業的從業者。

“疫情期間,有很多音樂演出行業從業者是沒有工作的,收入水平大幅縮減。Eason希望通過這樣的形式,幫助這段時間沒有工作的人員,度過比較艱難的時期。”

線上能做到哪些不一樣

即便是擁有海量歌迷的熱門歌手,做線上演唱會依舊要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讓它和線下演唱會一樣魅力十足。

線下的演唱會、音樂節,最棒的部分往往是與朋友在一起揮手鼓掌合唱甚至搖擺相擁的氛圍,搬到線上後,如何彌補參與感是個難題。

事實上,線上演唱會或者是演唱會直播,過去也曾有一些互聯網平台推出過類似的計劃,但從用戶反饋上並不理想,最終折戟沉沙。

在潘才俊看來,主要原因是在過往的live中,線上直播多是作為線下演出的補充部分,並未引起主辦方的過多重視,結果是用戶在線上的體驗感和互動性均不佳。

騰訊音樂此前在內部也有很多探討,有人並不樂觀。

“用戶為什麼要花一個小時甚至更久來線上看?讓我來看的‘梗’是什麼?如果是沒有梗的一場線上演唱會,其實跟樂迷買的演唱會藍光碟DVD,是沒什麼兩樣的。”潘才俊說到。

對此,潘才俊希望嚐試新技術、新設計,讓線上演唱會帶來與線下不同的體驗。“在這裏你可以體驗到更多特別的觀看角度,例如從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視的‘上帝視角’。”潘才俊說,“這樣的體驗可不是演唱會坐在幾十排開外能感受到的。”

在陳奕迅的這場演唱會中,觀眾可以看到,從晨光熹微到逐漸明亮的天空,背後維港的天際線,甚至來回的路人,全部都自然地捕捉在鏡頭裡。

搬到線上後,還打破了線下對場地與舞台限製,比如劉若英的線上音樂會是在小劇場里,“劉若英她自己來做主持,沒有固定的演出位置,越唱越自如,最後就整個跳出劇本,觀眾席、舞台、二樓的角落、過道,到處跑,非常有趣。”潘才俊說,“這是你在一般的線下演唱會絕對看不到的一個場景。”

未來,潘才俊稱TME Live會進行更多元化的嚐試。比如《想見你》音樂樂會這樣的影視劇主題,動漫、嘻哈、爵士等不同音樂品類的專場,甚至是把音樂節搬到線上。這些演出最終也將通過平台大數據挖掘的方式,觸達不同圈層的用戶。

商業化前景如何?

在過去,五月天、陳奕迅的演唱會門票往往一票難求,這一次在TME live的線上演唱會則是免費播出。

“疫情期間大家看到的很多live可能歌手用手機在家裡支起來、對著鏡頭談談唱唱。我們做的還是專業演唱會級別的live,用的都是最新最頂尖的技術,所以成本不低。”潘才俊說,“機位至少都是4到6個起,會按照不同情境切換不同的角度,傳輸是用8K解像度的傳輸。坦白說,過去這幾場,是回饋TME用戶的成分比較多一點。”

不止是技術投入,演唱會也是歌手過去的一項重要收入來源,若做免費的線上演唱會,歌手長期參與的積極性也需要探討。

目前,TME Live已經在用戶和品牌兩側試水商業化。潘才俊透露,已有很多品牌表達了合作意向,未來探索的方向還包括會員和非會員不同的售票策略,或為免費和付費設置功能區隔等等。

“我們會慢慢走出不同的商業化模式。“潘才俊稱,“不僅是新的技術,還有新的內容、玩法、商業化等等,我們希望能通過更多創新的嚐試把模式跑通,最終讓用戶去認可線上演出這件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