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精靈”守護者
2020年07月13日12:34

原標題:“高原精靈”守護者

  新華社西寧7月13日電 題:“高原精靈”守護者

  新華社記者王浡

  清晨7點,烏雲蓋住一望無垠的可可西里。

  龍周才加站在索南達傑保護站院里看了看天氣,被高原烈日曬得黑紅的臉上,眉頭緊鎖,“看樣子要變天,路更不好走。”

  夏天凍土消融,變成泥潭沼澤。巡護路上,他們經常會陷車,有時只能棄車步行。

  位於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西部的可可西里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平均海拔超過4600米,是青藏高原上藏羚羊、野犛牛、藏野驢等特有野生動物最集中區域之一。

  1997年,可可西里第一個保護站——索南達傑自然保護站,建在崑崙山腳。

  龍周才加是保護站副站長,個子不高卻很壯實。31歲的他在這片4.5萬平方公里的“生命禁區”,堅守了14個春秋。

  “剛來時,高寒缺氧不說,水電氣都沒保障。和我一批來的隊員,多數都離開了。”龍周才加卻越干越喜歡,“這兒不僅保護藏羚羊,還能交到一群好兄弟。”

  吃過早飯,隊員們整裝出發。半個多小時顛簸後,越野車停在一處路口。龍周才加蹲下來,仔細觀察泥濘路面上的輪胎印。

  “如果遇到新胎印,就得觀察是否有人擅闖保護區。現在偷獵藏羚羊幾乎沒有了,但不能放鬆警惕。”龍周才加給隊員們詳細講解。

  身材矯健、奔跑如飛的藏羚羊被稱為“高原精靈”。藏羚羊絨纖細柔軟,被稱為“軟黃金”。過去因偷獵猖獗,數量銳減。

  隨著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的成立以及巡護常態化,這裏的藏羚羊數量已從不足2萬隻,恢復到如今的7萬多隻。

  不到20歲的王文豪是保護站里最年輕的隊員,因缺氧而嘴唇青紫,他還是瞪大眼睛,仔細聆聽。

  在一次次跟著巡護中,王文豪逐步熟悉了防範盜獵、應急救援、垃圾收集等工作內容,“我要學的還很多。”

  遠處雨幕,逐漸臨近。風雨裹挾著沙石,砸在車玻璃上,啪啪作響。隊員們乘坐的越野車,被風吹得來回晃動。

  “別擔心,高原上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龍周才加寬慰道。

  風雨停歇,烏雲消散,陽光鋪灑。

  遠處,幾隻雄性藏羚羊,頂著長角來回張望。

  “那隻是我們救助的!沒想到都長這麼大了。”龍周才加舉起望遠鏡,興奮地告訴記者。

  仔細觀察後,龍周才加講起他與這隻藏羚羊的故事。“大概是2017年6月,一隻走散的小羊,被帶回保護站。我喂養了快一年,一眼就能認出來。”

  索南達傑保護站有一個救助中心,專門救助受傷的野生動物,累計已救助包括藏羚羊在內的動物500多隻。

  每年都會有一些與羊群走散的藏羚羊幼仔,被送到保護站臨時“收養”。保護站里14名隊員,都當過藏羚羊“奶爸”,保護站也成為“藏羚羊幼兒園”。

  今年藏羚羊遷徙產仔季,可可西里巡護隊員成功救助的11只藏羚羊幼仔,都被陸續送至保護站,統一喂養。

  “為養好它們,我們喂奶、治病,甚至還陪睡覺呢。”隊員才仁多傑笑著說。不少藏羚羊剛來時,緊張又虛弱,隊員們只好把被縟搬到羊圈,陪著一起入眠,讓小羊能睡踏實。

  這些藏羚羊,最終都將放歸野外。“在一起有感情了,只能強忍著不捨放出去。後面還不能去尋找、接觸它們,得儘可能減少人為因素對藏羚羊的干擾。”才仁多傑坦言。

  可可西里自然條件惡劣,生態恢復能力差,稍有破壞,可能得上千年才能修復。龍周才加說:“保護好藏羚羊,保護好它們的家園,是我們的使命。”

  回到車上,繼續巡護。疲憊掩蓋不住的成就感,寫滿在一張張風吹日曬的滄桑臉龐上。

  車窗外,一群“高原精靈”正歡快奔跑、遷徙跳躍……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