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拍下數萬張“高空照”記錄特區變遷
2020年07月13日04:09

原標題:5年拍下數萬張“高空照”記錄特區變遷

  5年前,羅海鳴辭去工作,轉行做起了“雲中拍客”。羅海鳴至今仍記得第一次爬上高樓時的激動。“站在400米高的樓頂,感覺整個城市都在腳下,緊張和興奮之餘難免有點心跳加速。”5年來,羅海鳴已經習慣在高層建築物的樓頂行走,站在屋頂上俯瞰整個城市。如今,深圳30層以上的高樓,他基本上都爬上去拍過,也已經為深圳拍攝了幾萬張“高空照”。羅海鳴說,他要通過鏡頭,展現深圳這40年來滄海桑田般的變化,用鏡頭記錄自己對深圳的熱愛。而據羅海鳴透露,他接下來還想登上廣州的高樓,拍攝廣州的城市風光,呈現羊城之美。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實習生 蔡孜茁

  從投資經理變攝影師

  羅海鳴今年50歲,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他就已經到過深圳了,當時就感覺深圳是一座非常有活力的城市;2013年底,羅海鳴買了自己的第一部單反相機,2014年他來到深圳工作。那時他感到深圳的變化太大了,以前待過的地方都有些認不出來了。這讓他有了通過拍攝深圳的城市面貌來記錄深圳發展的想法。

  來到深圳之後,羅海鳴做過很多工作,他做過汽車銷售,也在銀行當過投資經理。2015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羅海鳴聽到深圳著名的城市風光攝影師李硯偉講述他在深圳梧桐山拍攝城市風光的經曆。“他在現場展示那些壯觀的照片時,我被震住了,沒想到從高處俯瞰深圳,是這麼的壯觀、瑰麗。”這喚醒了羅海鳴心中埋藏已久的攝影夢,他當時就下決心要成為一名攝影師,將壯美風光定格在鏡頭中。

  羅海鳴坦言,拍攝深圳城市風光的人很多,而他希望與眾不同,所以決定另闢蹊徑,攀爬深圳所有的高樓,站在高樓的樓頂拍深圳,成為一名“雲中拍客”。

  羅海鳴說,剛開始做這個決定時,妻子很不支援。因為他要突然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面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甚至連能否養活一家人都難說。羅海鳴笑言,當初轉行確實是全憑一份狂熱的興趣。

  由於轉行跨度太大,羅海鳴花了5年時間來適應這個轉變。他購買了大量關於風光攝影的書,還去聽攝影講座。憑著從小積累下的美術功底,他很快在深圳城市風光攝影者中脫穎而出。

  “安全是第一位的”

  很多人都問羅海鳴:深圳高樓拍過的人很多,你還能拍出什麼新東西來?對此,羅海鳴有獨特的理解。他說,深圳300米以上的高樓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是最多的,而且還有很多正在建設中,即便是一天爬一棟樓,一年下來都很難拍完。

  羅海鳴告訴記者,深圳的面貌日新月異,每過兩年都會有一些高樓大廈湧現出來,即便是同一個位置,拍出來的照片也不一樣。“深圳很美,我還沒有拍夠。”

  5年下來,深圳30層以上的高樓,除了京基100,羅海鳴基本上都爬上去拍過。“我喜歡在空中俯瞰地面的感覺。”他還記得,第一次爬樓就是梅林一村的樓頂,站在33樓之上拍攝梅林,感受到那種“一覽眾山小”的美。他按下快門,拍下了一張名為《大美梅林》的照片,並因此獲得了當時街道組織的攝影比賽一等獎。

  羅海鳴說,儘管拍到好照片重要,但必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必須要有正規的手續才能爬樓。由於在高層建築物樓頂拍攝的風險很大,他專門買了保險。每次爬高樓之前,都要先把安全措施做到位,“不能說為了一個特殊角度就一定要站在大樓邊緣冒險。至於‘黑爬’,我更不提倡。”

  此外,羅海鳴曾爬過不少在建高樓拍攝,這讓他的“雲中拍攝”更加特別。比如說2017年建成的深圳平安大廈,共有118層,差不多600米高。當大樓還在裝修時他就到頂上去拍攝過。“這樣的拍攝機會可能一輩子只有一次。平安大廈的頂部,到現在是不可能上去了。我們當時上到鑽石頂,沒有任何遮擋。危險當然有,但景色實在是太棒、太震撼了,以後估計都拍不到那樣的場景了。”回憶起當時的經曆,他還是有些興奮。

  而想要登上合適的高樓拍攝也並非易事,羅海鳴常常需要和大樓的保安、物業溝通徵得對方同意,有時難免會碰釘子,他便多去溝通幾次,直到把對方打動。

  在樓頂差點被閃電擊中

  在高空拍攝,危險如影隨形。2018年6月,羅海鳴和同伴在深圳的一棟數百米高的高樓上拍晚霞。天氣說變就變,隨著一個雲團飄過,電閃雷鳴,暴雨頃刻而至。隨後一道閃電擊中了他們隔壁的一棟樓,羅海鳴下意識地躲在牆角。

  在這個過程中,羅海鳴所在的這棟樓也全部帶電了,剛開始他還不知道,隨後他身體倚靠到欄杆上,突然就有觸電的感覺。羅海鳴意識到形勢不妙,趕忙提醒大家把腳架收起,不要靠近欄杆,停止拍攝。當時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到電流“滋滋滋”在樓宇間行走的聲音,大概過了20分鐘,沒有電流聲了,天上的黑雲也飄走了,大家才舒了一口氣。“當時如果我們繼續走動,或者靠在金屬管道上,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羅海鳴感慨道。

  想用鏡頭展現羊城之美

  如今,羅海鳴在圈子裡已經頗有名氣,其攝影作品多次獲得全國和各省市攝影比賽的大獎。他不僅登上深圳的高樓拍攝,還經常受邀到全國各地的高樓拍攝。羅海鳴說,通過這種視角,他發現了城市不一樣的美,因為在高空中拍城市,每個時間段都會帶來不同的美感。羅海鳴說,他和很多追求新鮮刺激的“爬樓族”不同,作為一名“雲中拍客”,他是為了通過獨特的視角來呈現深圳這40年間城市面貌的變化。

  羅海鳴的孩子如今也上大學了,他有了更多的自由時間,想去哪裡拍攝就去哪裡。羅海鳴此前曾經在廣州生活過多年,對廣州也很有感情。近期,他也準備將自己的“高空攝影”事業延伸到廣州。而廣州有很多機構或者攝影發燒友看到他的作品後,也都邀請他來廣州拍攝。“廣州有非常多的高樓,廣州的城市建設日新月異,我準備從今年開始,也在廣州的高樓拍攝廣州的城市風光,呈現羊城之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