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華人社團僑領伸援手 助留學生解決生活就醫等困難
2020年07月13日14:14

原標題:美華人社團僑領伸援手 助留學生解決生活就醫等困難

中新網7月13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導,在2019-2020學年,約有40萬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學習。新冠肺炎疫情今年3月在美國多處暴發後,遠在中國的留學生家長更是夜不能寐,心急如焚。許多美國華人社團和僑領紛紛伸出援手,幫助留學生解決生活、看病和辦理身份等問題,讓家長們放下心來。

  美東安徽文教交流協會會長陳梅律師說,許多家長非常關心美國的疫情新聞,主要是擔心孩子在美國遭受歧視,被毆打、被感染,導致生命危險。因此,她主要是向家長們介紹美國疫情情況,提供信息,安定他們的情緒,給孩子提供諮詢,幫助他們找人。新澤西華商虞中仁動員20多位朋友成立一個“誌願援助群”,敞開家門,為40多位留學生提供免費吃住;美東遼寧同鄉會則先是為留學生提供網絡電商信息,讓他們能買到蔬菜,後是為他們尋找律師與義工,幫助轉換籤證。

舉辦講座 讓學生家長安心

  陳梅說,3月中旬,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開始暴發,紐約更是美國疫情的中心。紐約學校在3月中旬陸續關閉。當時,紐約疫情特別危急,每天幾千人住院,上千人死亡,令人恐怖。

  留學生無法回國,因此留學生家長很焦慮擔心。她說,紐約及附近幾個州的大學,中國留學生眾多,而紐約總領館只有一兩個領事保護號碼,每天被打爆。於是,紐約總領館決定動員華人僑團和僑領的力量,解決這個難題。陳梅指出,總領館建立了一個“紐約留學生群”微信群,把紐約各個社團和僑領組織起來,群裡共有90個同鄉會等社團及僑領,大家分工,每個同鄉會負責本省市的留學生工作。來自安徽的她,就負責美東學生安徽家長群,“我像一個協調人,負責發送信息,為家長介紹紐約疫情,並通過紐約總領館為遇到困難的留學生提供幫助。”她說。

  陳梅一共加入了四個家長群,她說,家長們問問題,我來回答。家長們關心的問題包括孩子疫情期間的生活、安全、身份等問題。

  陳梅指出,主要的矛盾是,家長希望孩子回去,緊張得夜裡睡不著覺;而孩子擔心回不了美國,不願意回去。她向家長們解釋她就住在紐約市,是美國的疫情中心,但也會去超市買東西,去辦公室取信,並沒有像家長想像那樣恐怖。她說,家長們問的問題,都是學生們面臨的重要問題。如果一個個回答,不知能回答到什麼時候,於是她就在微信上舉辦微信講座。她告訴家長,只要孩子待在家裡,感染可能性很低。

  後來,有人把陳梅的講座內容整理成文字稿,發到網上,穩定了這些家長的情緒。此後,北京同鄉會也開始舉辦網上講座。

  她說,到了3月中旬,美國疫情進入緊張階段,而中國已經控製了疫情。於是,中國駐美國使領館開始向留學生發放健康包。

幫助學生 解決生活大小事

  陳梅說,紐約州實行居家令以後,家長們非常關心孩子在哪吃飯、學校宿舍關閉後住哪,及孩子在美國是否安全等。有的家長還擔心孩子受歧視、被毆打。5月疫情好轉後,家長們開始擔心子女的學生簽證問題,如實習期(OPT)找不到工作,抽到工作簽證(H-1B)卻被公司解僱等法律問題。

  她表示,當時流言很多,年齡大的留學生家長要孩子回家,但學生就可能被迫放棄學業。我就要家長把孩子的電話告訴我,我再聯繫他們的孩子。

  例如,紐約大學(NYU)一名女生本來和另外一名留學生住在一起,但另外一名留學生4月底回國了,於是這個留下來的留學生慌了。當時,這名學生發燒,父母得知後根本睡不著覺,給她打電話。她就打電話給這名學生,介紹一位紐約中醫師,中醫師在網上診斷。

  她說,這個女生住在皇后區的長島市,我建議她去找住家附近的急救中心,女生找到急救中心,但急救中心不給檢測,要檢測就要有新冠病毒症狀和體溫達攝氏39度。她建議學生與其學校聯繫,由學校安排她做病毒檢測,紐約大學有責任給學生安排檢測新冠病毒,而且是免費的。最後女生順利做了檢查,報告陰性,大家都放心了。

  陳梅指出,從3月中旬到5月上旬,她每天都要做這樣的諮詢。

  新澤西華商虞中仁說,1月份的時候,他的家鄉浙江寧波的餘姚市缺口罩,於是不顧腳傷,石膏都未拆,就開著車外出買口罩,甚至跑到賓州去買,共買到3000多個口罩,分三批機回餘姚。

  因為捐口罩,虞中仁認識了餘姚市僑聯的工作人員。3月初美國疫情暴發,迅速蔓延,紐約市成為重災區。餘姚市僑聯工作人員又和他聯繫,說許多餘姚人的孩子在美國留學,他們的家長都很擔心,建議把他拉入家長群,和群裡的家長談一談。

打開家門 歡迎留學生入住

  他說,這是一個美國留學生家長群,共有270個孩子分佈在全美各地,而紐約及周邊的比較多。家長們主要擔心美國不安全。這些家長沒有時差概念,常常在夜裡2、3點打電話,他告訴家長不要緊張、不要慌張,但電話還是一個接一個打來。於是,他用兩個手機交換接聽,一個接電話,一個充電。

  後來入群的家長不僅有餘姚市的,也有寧波市的,群裡的家長增加到400多人。於是虞中仁建議成立一個學生群,這個群裡沒有家長,一共有兩、三百個孩子。虞中仁說,他在這個群裡指導孩子,內容多且瑣碎。例如,告訴他們待在家裡,不要出去、幫他們找超市買食物等。

  一名紐約大學(NYU)的女生住在曼哈頓的學生宿舍,食物只剩一個蘑菇,但她只會使用國內購物網站,訂了食物一週後才能送來、她媽媽聯繫他,希望幫幫她女兒。於是,他告訴她到美國的網上超市買,價格便宜且疫期不漲價,於是女生的吃飯問題得到解決。

  虞中仁表示,住在美東地區的寧波籍學生有100多人。在地圖上,他從康州耶魯大學開始,往南畫線,途徑紐約、新澤西、馬里蘭州,並稱之為“援助熱線”。他把附近的朋友都拉進一個誌願援助群,群裡有20多位華人,都是誌願者。當時,他有了三個群,分別是家長群、學生群和援助群。

  他在學生群裡發佈公告,勸孩子們不要回國,因為被感染的風險大。但是,有三個孩子因學校關門、學生畢業,沒有地方住,虞中仁就把他們接到他的山區渡假屋,免費提供吃住,“我們誌願者共有20多人,一共收留了40多個孩子”。

尋找資源 解決學生簽證問題

  許多美國的華人組織都參加了救助留學生的活動。美東遼寧同鄉會創辦人馮潔表示,該會共接觸了275名中國留學生,其中30人在疫情期間返回中國,“有一個媽媽帶孩子來考茱莉亞音樂學院,學校考上了,因為疫情,他們也回不去了”。她說。

  馮潔說,同鄉會曾在疫情初期為滯留紐約的中國留學生提供網絡電商的信息,讓他們在各大超市關閉期間也能買到蔬菜。在疫情趨緩後,許多留學生面臨學生簽證過期問題,該會就尋找律師與義工,幫他們在境內轉換籤證。

  美東遼寧同鄉會的義工、剛從紐約理工學院畢業的李明哲表示,由於學校關閉,處理“實習證”(OPT)的部門也沒上班,原本60天到90天就可以獲批的實習證,現在過了90天仍未獲批,只能在境內轉換身份。他說,一些中國留學生還面臨住宿、心理健康等多方面問題。他們就通過微信群互相打氣,熬過最難的時期。

  6月20日,美東遼寧同鄉會在法拉盛圖書館前為留學生與僑胞送出愛心包。愛心包由中國遼寧省僑聯寄出,留學生的健康包有兩包口罩、連花清瘟膠囊與遼寧省中醫醫院提供中藥顆粒。24歲的王新彤當日領取健康包。

  王新彤說,她剛從哥倫比亞大學精算專業研究生畢業,選擇留在紐約對抗疫情,過去三個月,我都不怎麼敢出門。當時,她未找到一個轉換成工作簽證的工作,面臨極大壓力。她說,在疫情漸緩後,能收到一份來自祖國的健康包,讓她感到安心。(韓傑)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