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你見過哪些作死的人?
2020年07月13日11:30

原標題:戰場上你見過哪些作死的人?

原創 團隊作者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字數:2071,閱讀時間:約6分鐘

歷史提問

戰場上你見過哪些作死的人?

答:中國古代戰爭史上,曆代“戰場作死”的人很多,“作死方法”也是花樣百出。但今天值得一說的,卻是一位“作死”的“業餘軍事愛好者”—北宋王朝“熱血文青”徐禧。

北宋“王安石變法”前,軍隊戰鬥力曾是個長期槽點。宋仁宗年間的精銳禁軍,訓練時就常見“望空發箭”,軍隊用的武器也常是“十損四五”,甚至“河北兵械皆不可用”,幾乎人手一件殘次品。宋神宗登基後,“王安石變法”火速鋪開,宋軍的裝備戰鬥力都直線提升,熱血澎湃的宋神宗,也下了“滅宿敵西夏”的決心,雖然“五路伐夏”功虧一簣,卻也收複了米脂等要地,北宋大科學家沈括更提出了新戰略:修永樂城。

永樂城,位於今天陝西米脂西北,在這個地方築城,正好可扼住橫山山脈的咽喉。大宋不但能夠以此為跳板,近占橫山地區,更等於把刀懸再西夏首府興慶城的腦瓜子上。大宋此時既擁有戰力強悍的野戰部隊,又擁有領先東亞的工程技術能力,憑著一座座堅城步步推進,本該是靠譜的戰略。但一位“文青”的橫空出世,卻叫這個科學戰略,活活變成作死——徐禧。

徐禧,原本是個毫無功名的讀書人,卻趕上了“王安石變法”的年頭,憑著幾封慷慨激昂的上書,竟然就得到了宋神宗的垂青,一路官運亨通。平日裡的徐禧,最喜歡把“兵事”掛嘴上,動輒就是一幅慷慨模樣,自然叫“想打大仗”的宋神宗越看越喜歡。元豐五年(1082)永樂城築城計劃啟動,徐禧也官升監察禦史,全權負責“修築永樂城計劃”,經過十四天加班加點,果然快速修好。事情到這時,似乎還是很美好。

但是熱血滿腔的徐禧,卻沒想到一個問題:這個永樂城,既然是修在西夏的眼皮底下,西夏人怎麼會坐視不理。永樂城竣工之時,就是大戰爆發之日。連製定這個戰略的沈括都警告說,此時永樂城剛剛修好,兵力也有限又帶著大批民夫,一旦遇到西夏大部隊,最好暫時後撤誘敵深入。所有這些擔憂,全被不幸言中:永樂城竣工第二天,數千西夏精兵就來侵擾,隨後大股西夏大軍雲集,竟然有三十萬之多。

但事情發展到這裏,情況也不算壞:永樂城地形險要,西夏就算幾十萬人,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啃動。只要北宋運籌帷幄,甚至完全能夠以永樂城為誘餌,“吊”住西夏主力來一次痛擊,一如多年後的平夏城大捷那樣。可攤上徐禧這麼個“熱血文人”,情況就不同了。

這位監察禦史大人,一開始對西夏的威脅置若罔聞,聽說西夏大軍來攻了,他又立刻表示興奮:“賊若大至,是吾立功之秋也”。此時駐守永樂城的,是北宋三萬西北精兵,又有高永能、曲珍等名將。“立功”不是不可能。但徐禧的操作,卻是從一起頭就叫人無語:西夏重兵雲集的軍報,數次送到他面前,他是壓根都不信。眼前晃悠的西夏軍隊,他瞧也不瞧,嫌人家數量太少不夠打,非要等人家主力來。

結果,宋夏戰爭史上的奇特一幕發生了:在明明可以主動出擊,占領城外製高點的良機下,徐禧選擇了“靜坐”。在可以抓緊時間通報軍情,呼喚援兵的情況下,徐禧更選擇了什麼都沒幹。非要以永樂城橫挑西夏,不許別人搶功。於是三萬宋軍和二十多萬民夫,就干看著西夏人在眼前修城設防,人數從幾千人變幾萬人,甚至變成三十萬人。大宋給予厚望的永樂城,已經給圍了個水洩不通。喊援兵都來不及了。

事到如今,徐禧倒不是沒有辦法,只要憑藉地理優勢穩打穩紮,戰事不是不能打。何況西夏要攻永樂城,還得渡過無定河水,正好可以“半渡而擊”。誰知徐禧卻大咧咧說“王師不鼓不成列”,也就是絕不占“半渡而擊”的便宜。結果幾十萬西夏軍從容渡河後列陣,徐禧這時卻又心血來潮,把永樂城壓箱底的選鋒騎兵調出來,下令去衝西夏的軍陣。可憐屢建奇功的選鋒軍,就這樣一下陷入西夏軍的重圍里,悲壯全軍覆沒。

這幾波作死操作後,永樂城幾乎失去了還手能力,只能白白挨打。更嚴重的是,由於徐禧先前什麼都沒做,戰事都打到這地步,北宋朝廷竟還一無所知。而在戰事最激烈的時候,徐禧的部將曲珍提出建議:不如派一支部隊衝出去,繞路攻擊西夏的後方,這是宋軍僅有的生機了。可慌了神的徐禧,還是擺擺手拒絕了。

最後的生機沒有了,就只剩下了苦戰。佔據主動的西夏軍,還切斷了永樂城的水源,一半以上的軍民都活活渴死。慘烈的戰事進行了二十天后,在一片瓢潑大雨中,永樂城終於被攻破了。上萬宋軍和二十萬民夫全數壯烈殉國。與其說,他們是為國捐軀,不如說,是被“作死”的徐禧活活坑死。

那徐禧呢?他倒是陣亡在最後的守城戰里,一同陣亡的還有李舜舉等部將。戰報傳來後,宋神宗驚到不敢相信,甚至早朝時,這位一生承受巨大壓力銳意變法,受盡罵名都未曾彎腰的硬漢皇帝,竟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嚎啕大哭。他哭的,不止是為國捐軀的將士,更是大宋痛失的戰略良機。

但比起這虐心一幕來,更值得後人銘記的,還有徐禧部將李舜舉,戰死前的悲憤遺言:“臣死無所恨,惟願官家勿輕此敵。”這話背後,應是一聲泣血的懇求:咱大宋兵是好樣的,可這朝廷,千萬別由著徐禧等“作死的人”瞎指揮啦。

不過,對照後來“靖康之恥”等一系列鬧劇,很顯然這道理,大宋沒懂。

參考資料:仲偉民《宋神宗》、黃如一《鐵血強宋》、呂卓民《永樂築城與永樂》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朝文社】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往日文章精選:

原標題:《戰場上你見過哪些作死的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