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屏幕變柔軟 人們的哪些體驗會發生顛覆?
2020年07月13日20:35

  來源 BiaNews

  作者 Julie張

  把iPad大小的手機摺疊起來,放進口袋,這在過去是難以想像的,但隨著供應鏈技術和廠商推動,擁有一款可摺疊手機逐步成為現實。

  近些年,手機體驗革新對顯示技術的依賴性越來越大,2014年Samsung推出第一款曲面屏Galaxy Note Edge,勾起了人們對曲面屏手機的濃厚興趣。直到MWC2019展會上,摺疊屏手機、可捲軸的大屏電視&智能手環、可以摺疊的平板等黑科技產品被廠商們依次擺上展台,便一下子點燃了柔性屏幕的風口。

  作為黑科技面向消費級市場的第一落點,手機產業總是最先迎來變革,柔性屏“實驗”也不例外。

  但在此之前,我們需要明確一個概念:什麼是“柔性屏”?概念之中總是花樣頗多。事實上,“柔性屏”是個泛稱謂,它包括平面型柔性屏、曲面屏、捲曲屏、摺疊屏、全柔性屏等所有可彎曲的屏幕。

  目前曲面屏已經滲透進各大主流手機品牌,比如華為Mate40、P30、榮耀30、vivo X50、小米10等旗艦機型均採用該屏幕;iPhone X則採用了平面型柔性AMOLED屏。

  然而,柔性屏只是柔性顯示技術在剛性機身中的預熱,下一個摺疊屏熱浪仍在暗湧翻騰。

  Strategy Analytics預計,到2025年全球可摺疊智能手機出貨量將達到1億部,成為未來十年高端智能手機市場增長最快的細分領域。與此同時,近日一項Apple最新可摺疊iPhone專利被曝光,柔性顯示屏技術的商用再次被推上行業潮流浪尖。

  更宏觀的顯示終端範疇考量,京東方副總裁原烽認為,主流產品的毛利率下降,顯示產品必須轉型升級,而柔性就是未來的主流。

  一個明顯的變化是,隨著智能手環、電視、電腦等第二梯隊的消費電子產品向著輕薄、便攜、智能等方向發展,其顯示屏幕同樣經曆了從“直”變“彎”的快速演化。

  可以預見,未來市場需要的是:能貼合各種空間的可延展的屏幕。

  OLED屏幕金字塔模型

  在國內,談及柔性顯示屏必然要提到「柔宇科技」,該公司主攻全柔性顯示屏和柔性傳感器,以製造出全球首部摺疊屏手機而聞名。這家公司由劉自鴻和他另外兩名斯坦福校友在2012年創立,三人被知名投資人徐小平評價為“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中國最優秀的人才”。

  與諸多前沿科技公司一樣,關於柔宇科技IPO的消息屢次傳出,但最終都因無確鑿證據或動作而不了了之。近日,柔宇科技再度被傳將擱置赴美上市計劃,聚焦國內。

  鞭牛士據此向柔宇CEO劉自鴻及相關工作人員求證,對方表示“一切以官方公告消息為準”。

  但一位關注柔宇的業內人士告訴鞭牛士,柔宇科技在技術上確實是領先的,而且現在有兩千人的規模,推測確實也到了上市的前期。

  由於技術的前瞻性和獨特性,柔宇科技深受資本市場青睞,創立8年就拿到數億美元融資,資方包括IDG、深創投、浦發銀行、越秀產業基金、李嘉誠旗下香港尚乘集團等知名風投機構,目前估值高達60億美元。

  劉自鴻曾經用一個金字塔模型解構了當前屏幕市場:基礎層是硬屏幕;中間層是一次成型的硬曲面屏,也是目前主流趨勢;最頂端才是全柔性屏。金字塔尖的全柔性屏可以向下兼容。柔宇Focus的領域在三角形頂層,這個區域的玩家還有韓國Samsung。

  據瞭解,當前市面上多數曲面屏經不起幾十萬次反複摺疊,但屏幕強度和韌性只有達到這種標準,才能夠去做摺疊屏手機。目前具備這種技術實力和產能的企業只有兩家——Samsung和柔宇。

  今年3月,柔宇科技發佈了第三代蟬翼全柔性顯示屏,並憑藉”承受彎曲次數超20多萬次,最小彎曲半徑達1毫米”的驚人指標在業界轟動一時。與此同時,隨著柔宇二期全柔性顯示屏產線投入量產,公司合計產能將能達到880萬片/年。

  不過,諸如產品良率過低、產能不足、缺少應用場景等種種質疑,也讓這家創新創業型公司飽受爭議。

  劉自鴻曾把柔宇做柔性傳感和柔性顯示這件事比喻為“拿著手電挖地洞”,目前的形勢就像一個人在無人區探索,沒有任何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這條路需要你自己趟出來。

  在接受鞭牛士採訪時劉奚源表示:任何產業演進和迭代都需要一個過程,行業性質不同決定這一過程速度不同。不同於以剛性屏幕和按鍵為主的傳統顯示與交互,柔性屏和柔性傳感是一種全新的交互方式,它將從底層改變一系列既有的硬件、軟件和產業生態,帶來全新的人機交互體驗,這需要柔性顯示的領導廠商承擔起教育市場的責任。

  商業化的“兩條腿”

  商業化層面,柔宇選擇2B和2C“兩條腿走路”:2C以自研智能硬件為主,目前主打產品有柔派摺疊手機和柔記智能手寫本等消費終端產品,以及柔性電子銘牌辦公解決方案等。其中,柔派摺疊屏手機主打高端商務人士,或者有財力支援,願意嚐試新鮮事物、喜歡炫酷電子消費品的發燒友。

  據悉,柔派新一代摺疊屏手機FlexPai2將於今年9月份正式發佈。此外柔宇旗下還有柔燈和柔屏智能音箱等終端產品。

  2B則主要以生產柔性面板和柔性傳感器為主,面向更具潛力和成長空間的企業級市場。按劉自鴻的話說,當前柔宇已經完成從0到1的探索,2018年的量產標誌著公司迎來從N到N+的邁進,步入大規模應用場景探索階段。

  毋庸置疑,柔性屏已經在潛移默化的改變我們身邊各個行業,劉奚源指出,柔宇生產的全柔性屏具備輕、薄、柔、豔及能耗低等多個顯著優勢,每個優勢都能拓展到多個應用領域,比如智能交通、文娛傳媒、智能家居、運動時尚、辦公教育等等,在這六大領域中柔宇已經和LV、空客、李寧、豐田等500多家客戶達成合作。

  他舉例介紹,利用其輕特性,全柔性屏替換了空客飛機座位頭枕後的傳統屏幕,能明顯減輕飛機重量,並帶來每架飛機一年節省燃油上百萬美元;利用其薄特性,全柔性屏可用於製造衣服鞋帽和箱包的材料,柔宇正攜手LV推出全球首款柔性屏手袋;其柔的特性還可讓不平整的曲面成為顯示和交互的界面,用於汽車中控台,音箱環形立面等,目前柔宇已就此與豐田汽車達成戰略合作。

  全柔性屏還能廣泛應用於醫療、物流、製造等領域,而這些創新產品也讓筆者看到了未來更多的可能性:當屏幕變得柔軟,將有許多產品的體驗被徹底顛覆。

  柔性屏應用:從手機到“萬物”

  在筆者看來,全柔性顯示技術不會拘泥於手機、平板等小屏設備,其未來在智能家居行業有著更廣闊的市場藍海。

  家庭是人們使用頻率最高的場景之一,MarketsandMarkets發佈的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全球智能家居市場規模預計將從2020年的783億美元增長到2025年的1353億美元。未來五年翻一倍,千億美元市場規模誘人。

  日前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天貓精靈事業部總經理庫偉也表示,5年後中國70%的電器將升級為智能產品。

  聚焦於此,更“高智慧”的人機交互成為業內孜孜不倦的追求。在2019年MWC展會上,柔性智能音箱、柔性智能首飾盒和柔性電子書等產品樣機密集出現。

  在某種程度上,用戶使用場景決定著產品形態,也決定了未來產品設計走向。為此,天貓精靈2020年將投入一百億元建立AIoT及內容生態,並與阿里雲IoT聯合建立阿里AIoT創新中心。可見其重要程度。

  經鞭牛士複盤髮現,智能家居、辦公等領域終端的演化經曆了單機-單機智能化-場景化聯動的進程,其中屏幕是關鍵突破點,它是人機互動的關鍵聯接,可以幫助人與終端實現真正的互聯。

  廠商們自然看得懂其中門道。這也是為什麼近些年廠商“紮堆”家庭、辦公場景,圍繞AIoT生態推出帶屏智能冰箱、帶屏智能音箱、曲面屏電視等可視化智能產品的重要原因。簡單說,其目的是要搶占大眾日用場景第一入口,搶位未來市場。

  按劉自鴻的說法,隨著柔性屏的出現,我們可以讓一切平面都能成為交互的界面,成為我們跟這個世界互動的一個接口,或者一個平台。

  可以想像,當摺疊柔性屏幕配置到終端中,將為冰洗等智能家居產品帶來全新設計可能性。其中孕育著千億美元的市場,是柔性屏無限的成長空間。試想一下,柔宇作為上遊供應商,如果採取對外開放合作的戰略,未來會有很大機會吃下其中一塊。

  但眼下的柔宇更需要被認可、理解和接受。在劉自鴻看來,創新在沒有歷史可以借鑒的情況下是要冒風險的,這是創新所要付出的代價。

  至於何時、怎樣讓大眾接受,他表示“還需要時間,可能也需要一些契機。”但他對“契機”是什麼,並沒有確切答案。

  國產柔性屏產業穩步爬坡

  曾有數據指出,2017年以前,Samsung、LG等外企佔據OLED屏市場的九成份額。但最近幾年,在國內,維信諾、深天馬、華星光電、京東方等企業跟進的速度也非常快。

  它們斥巨資陸續建設多條產線,有些已經在智能手機中開始小規模應用,譬如,維信諾正在對柔性屏、屏下鏡頭等OLED技術的量產方案做更多投入,據悉其今年預計產生的華為訂單金額或高達25億元;而武漢華星光電有過去一年的研發投入高達12.7億元。

  這表明在柔性屏這一新興技術領域,國內整體實力穩步爬坡。還有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大陸AMOLED智能手機面板出貨約5500萬片,同比增長約165%,市場佔比提升至12%。

  2020年是柔性屏全面放量的關鍵年。目前AMOLED已經成為智能手機的首選顯示技術,滲透率持續上升。據Omdia報告,今年智能手機中使用的AMOLED面板出貨量將從2019年的4.71億片激增至5.13億片,AMOLED面板的滲透率急劇上升,而且這種增長完全由柔性AMOLED的需求驅動。

  該機構預計2020年柔性AMOLED出貨量將增長50%。這意味著柔性屏商用時間離我們越來越近,以往“只聞其聲”的可摺疊手機,或者柔性屏音箱、電視等終端將很快迎來面世。

  但這些柔性屏產品能否走出小眾市場,最終還要取決於柔性屏的性能和良率,而這兩者直接關聯成本。從目前動輒上萬的價格來看,其聚集真正的市場放量仍有不少難關需要突破。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