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陽湖,到底有多重要?
2020年07月13日07:48

原標題:鄱陽湖,到底有多重要?

原創 風物菌 地道風物

▲ 俯瞰鄱陽湖全貌。 圖/NASA官網

-風物君語-

鄱陽湖,怎麼了?

鄱陽湖告急!

7月11日,鄱陽湖標誌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井內,湖水高達22.74米,漫過1998年洪水位13cm,突破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歷史極值,江西全省防汛工作進入戰時狀態。

此次洪災已經致使江西省521.3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達45.57萬公頃,直接經濟損失達64.9億元。

更讓人揪心的是,目前鄱陽湖水位還在不斷上漲,面積已達4206平方千米,為10年來最大。據有關專家推斷,按照這個上漲速度,鄱陽湖的面積極有可能超越青海湖,由中國第二大湖短暫躍居“中國第一大湖”,而長江下遊城市的防汛壓力也隨著鄱陽湖面積的擴大在不斷增大。

▲ 2020年7月11日,水位持續上漲的鄱陽湖,上圖為鞋山、下圖為南昌南磯鄉水域。 圖/人民視覺

為什麼是鄱陽湖?

鄱陽湖,位於江西省北部,是中國第一大淡水湖。

大約6000萬年前,燕山運動初步奠定了中國東部地區的地貌骨架。在這一複雜地質過程中,江西北部基底古老岩石受力擠壓後,西邊抬升為山體,東南邊下陷為盆地,鄱陽湖盆地初具雛形。

▲ 中國三大淡水湖對比。 製圖/Paprika

在隨後2000萬年間的喜馬拉雅運動中,山體不斷抬升,成為今日廬山。而盆地繼續下沉,最早的鄱陽湖形成,即秦漢文獻中所記載的彭蠡澤。漢代以後,長江主河道南移,彭蠡澤北部逐漸萎縮為眾多小湖,而南部則逐漸發育成今日鄱陽湖的規模。

由於鄱陽湖是長江流域的一個過水性、吞吐型、季節性的通江湖泊,故而其大小“飄忽不定”,形成了“高水是湖,低水似河”的獨特景觀。具體來說,在汛期時呈現湖相,當水位高過20米時,其面積可達4125平方千米以上;在枯水期呈現河相,當水位在12米時,其面積僅為500平方千米。

▲ 鄱陽湖及其水系與長江的關係。 製圖/Paprika

本次鄱陽湖水位急漲,便與長江有莫大關係。

長江從青藏高原奔騰東下時,一路“招兵買馬”,將兩岸眾多河流納入麾下,流到鄱陽湖最北邊的湖口縣——長江中、下遊分界點時,其最主要的八大支流,已被收納七個。最近一段時間,“飽飲洪水”的長江,猶如裝了一肚子酒的醉漢,看到鄱陽湖便迫不及待地張開了嘴,將部分洪水泄入鄱陽湖中。於是,鄱陽湖不堪重負,水位急劇上升。

但要是把鄱陽湖水位急劇上升的鍋全部甩給長江,也是不公平的。

▲ 枯水期的鄱陽湖,航拍廬山市落星墩景象。 圖/視覺中國

如本文製圖所示,作為中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一股腦將贛江、修水、信江、饒河、撫河等江西五大河流悉數攬入懷中,就連與她孿生的廬山,也要將所有瀑布、溪流送入鄱陽湖懷中。

前兩天,贛北地區多次遭受暴雨或大暴雨襲擊,降水量達往年的3倍以上,修河、饒河、鄱陽湖區的累計降雨量更是高達300-500毫米。

持續的降雨將“廬山瀑布重現‘飛流直下三千尺’壯麗景觀”的話題送上微博熱搜。但現在看來,當江西境內暴漲的五條主要河流都爭先恐後湧向鄱陽湖時,與壯麗的瀑佈景觀相比,持續降雨帶來的危害似乎更大。

▲ 2020年7月11日,江西廬山風景區再現千尺瀑佈景觀。 攝影/視覺中國

鄱陽湖,長江中下遊的“命脈”

長江下遊支流很少,鄱陽湖是長江進入下遊之前的最後一個蓄水池。如果鄱陽湖水位繼續上升,洪水下泄,對長江下遊的江淮、太湖流域造成的危害將不堪設想。守住鄱陽湖,就是守住了長江下遊城市的安全。

鄱陽湖在長江中下遊流域地位突出,在江西省境內更具有首屈一指、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首先,鄱陽湖及其水系,為江西的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毫不誇張地說,鄱陽湖及其水系,以一己之力養活了江西兒女。

▲ 江西九江,鄱陽湖都昌水域,漁民在放蝦籠。圖/視覺中國

當湍急的長江水與贛江、修水、信江、饒河、撫河等河水流入平坦開闊的鄱陽湖後,泥沙大量沉積,在這裏孕育出沃野良田。江西人民在這裏圍湖造田,養魚種稻,宋代時,江西“賦粟輸於京師為天下之最”,已成為富足安逸的“魚米之鄉”。

而沿著鄱陽湖流域的贛江一路往南,經由大庾嶺的梅關驛道,便可直達珠江流域,在陸路交通並不發達的古代,這是中國內陸最重要的南北水運大通道。江西的瓷器、茶葉、木材、農作物等多經由水路外運,物資集散直接促使江西古代四大商鎮景德鎮、樟樹鎮、河口鎮、吳城鎮的興盛。

▲ 唐江南西道。 製圖/Paprika

數百年後的今天,江西有了京九鐵路等6條骨幹鐵路、28條出省通道、7座機場組成的運輸網,將江西與中國乃至全世界緊密鏈接在一起。鄱陽湖的水運不再那麼重要了,但作為江西省主要農業區,鄱陽湖依然發揮中重要作用。2019年,江西糧食產量高達431.5億斤,鄱陽湖濱湖平原,以無數的水稻、大豆、小麥,為這個傲人的數據做出了巨大貢獻。

▲ 九江市湖口縣均橋鎮種糧大戶正在翻耕早稻田。圖/人民視覺

縱觀江西從先秦時期到現代的經濟發展趨勢,會發現一個神奇的現象:當鄱陽湖面積擴張至最大時,正好是江西經濟崛起併發展至繁盛的階段,而當鄱陽湖逐漸萎縮時,江西經濟也逐漸倒退。

其次,鄱陽湖及其水系、濕地,對調節江西的區域氣候也立下了汗馬功勞。

由於漲落變化較大,鄱陽湖呈現出湖泊濕地、洲灘濕地、河流濕地、沼澤濕地、濱湖濕地、三角洲濕地以及人工濕地等多種濕地景觀分佈格局,有效調節了江西氣候,因此被譽為“江西之腎”。

▲ 江西九江,小天鵝在鄱陽湖都昌水域棲息。圖/視覺中國

在這些濕地周圍生活的白鶴種群,約占全球的98%,是世界上最大的越冬白鶴群體所在地。此外,每年冬天,還有數十萬隻珍禽候鳥來這裏越冬,我們最熟知的鴻雁,這裏就有30000只,是世界上最大的鴻雁群體所在地。

1992年,鄱陽湖被列入“世界重要濕地名錄”,主要保護對象就是珍稀候鳥及濕地生態系統。

▲ 在永修縣鄱陽湖大湖池濕地,兩隻蒼鷺劍拔弩張,爭奪食物。圖/圖蟲·創意

可是,長達數千年的泥沙淤積,以及人為的圍湖造田、過度捕撈等活動,都使得鄱陽湖蓄水容積不斷變小——這也是此次鄱陽湖水位上漲的原因之一。

災情發生後,九江市江洲鎮防汛抗旱指揮部發出公開信,呼籲江洲青壯年返鄉抗洪。短短兩日,已有1500名在外工作的江洲人回到故鄉。願英雄平安,願山河無恙。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