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定你的娃?你需要瞭解這些“腦科學”
2020年07月14日09:27

原標題:搞不定你的娃?你需要瞭解這些“腦科學”

澎湃號·湃客“懂點心理學”專欄由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的師生撰寫,內容聚焦時事熱點,科普生活知識,涉及親子教育、家庭關係、職場之道等諸多方面。將心理學應用於日常,讓生活更加精彩。

撰文/ 張亞 華東師範大學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

中國心理學會註冊心理師、督導師

也就是近三十年吧,育兒成了重要的心理學話題,鋪天蓋地的育兒指南似乎都在提醒我們:時代不一樣了,您再也不能像我們爺爺奶奶輩那樣,像養豬一樣養娃了。

對於70後、80後的父母來說,這實在是有些不公平,當年你媽養你時可沒想那麼多,打罵兩下也是家常便飯,現在輪到自己養娃,卻已經風向大變。“可以打嗎?”“該怎麼批評?”這些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都成了重要話題,最糟心的是各種討論也並沒有定論。幸運的是,近三十年來,人類對於自身大腦的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瞭解您孩子大腦里的小秘密,可能可以幫助你作為新時代的父母,科學助力孩子的成長。

以下是三位媽媽在心理諮詢室里問我的問題,我將從腦科學研究的角度做一點拋磚引玉的解讀,供新時代的爸媽們參考。

明明媽媽:孩子現在剛上一年級,我就發現他有時注意力不集中,坐在書桌前發呆,也沒看他在幹啥,腦子裡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讓他練個琴還沒超過二十分鍾,屁股上就像火燒一樣坐不住,怎麼辦?

明明媽媽,

對於一個年級的小孩來講,保持專注地練琴二十分鍾,注意力已經發展得不錯啦!你提到他有時會發呆,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什麼,也許,這是好事情。因為,在我們的大腦中除了有負責專注力的

執行注意網絡

[1],還有負責做白日夢的

預設網絡

,注意網絡讓我們把有限的認知資源集中於特定的任務(比如彈鋼琴),預設網絡則與一個人的自省、思考和想像有關,而這些大腦活動正是我們創造力的根源[2]。

因此,對於才剛剛一年級的明明而言,一方面,負責專注的注意網絡還需要在您的耐心培養下逐漸發展,要知道,運動、興趣、減少幹擾、有意識的訓練都能提高注意網絡的功能,促進專注力喔;另一方面,我們可能的確也得給明明點空間瞎折騰,不知道腦子裡想個啥就對了,我們得讓他大腦中的預設網絡也有發展的空間,時間全被塞滿的孩子缺少無所事事的時光,到哪裡去發展創造力呢?值得注意的是,網絡和靜默網絡的活動是互相抗衡的,大腦會在兩個網絡之間不斷切換,有時集中注意力做事,有時神遊天外,這兩個網絡同樣重要,只有同時發展才能培養孩子學得投入,玩得炫酷。

小雪媽媽:最近我和孩子她爸在辦理離婚手續,我們不想影響孩子的情緒,但我發現我家這個才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好像變得抑鬱起來,本來感興趣的跳舞、美食都說不感興趣了,有幾次還看到她在自己房間里趴著哭。我們已經努力克製自己的情緒,儘可能想減少對她的傷害,請問我們到底該怎麼做?

小雪媽媽,

你能注意到離婚對孩子的情緒影響,用自己的方式減少對她的傷害,真的特別好。但我要說的是,您的孩子肯定知道家裡出了啥狀況,你和孩子她爸處心積慮想要隱瞞的事情,孩子內心深處不可能沒有感覺。為什麼敢這麼說?這是因為,科學家們已經在我們人類的大腦中發現了

鏡像神經系統

,該系統能夠幫助我們理解他人行動和動作的意圖[3][4]。近期的研究發現,鏡像機製也存在於情緒的大腦中樞,無論是自然刺激還是觀察他人引起的情緒感受,都會激活我們對情緒進行綜合與控製的腦結構(如杏仁核、前扣帶回等區域)。也就是說,我們對他人情緒能夠進行直接的、第一人稱式的理解,即“你的疼痛就是我的疼痛 ”[5]。也正因為如此,雖然你們從來沒直接和小雪說過,但是她身為家庭中的一員,依然能夠自然而然地體會到目前父母的傷痛。

在小雪已經出現抑鬱徵兆的情況下,與其向小雪隱瞞真相,不如共同面對整個家庭已有的困境,幫助小雪表達她可能的情緒,比如憤怒、委屈、傷心,也許還有恐懼害怕等,讓小雪能夠逐漸接受“爸媽認為他們在一起已經不合適了,需要分開了,但他們依然是我獨一無二的爸爸媽媽,他們都會繼續愛著我,一如既往”。父母離婚或多或少會帶給孩子一些衝擊,但衝擊不等於傷害,想要從這不得不面對喪失中走出來,面對現實可能是你們能陪伴小雪做的重要的第一步。

強強媽媽:我家小孩現在剛上預初,考試焦慮得不行,不僅是坐立不安了,這麼小的孩子都開始失眠了!我給他講道理:只要你努力了就行了,學習是個長期的過程,你不用這麼焦慮,要放鬆,放鬆才能考得好。我說得沒錯吧!?這渾小子還嫌我煩,直接請我出他房間門,我真的很生氣,我講的道理難道錯了嗎?

強強媽媽,

能夠理解到,你的確想要幫助強強減少考試焦慮,現在的孩子面臨的考試壓力的確比我們當年大得多。不過,你也許已經注意到,講道理對強強不太管用。其實,不僅對於強強不管用,對任何處在強烈情緒中的人來說,講道理可能都不管用。這是因為,當我們處於恐懼、焦慮等負面情緒中時,大腦中包括杏仁核在內的邊緣系統被激活,有一條高速路直接從感覺感受器到丘腦再到杏仁核,根本不經過大腦皮層[6]。也就是說,在我們有時間思考自己的反應之前,就已經對可能的危險刺激產生了自主的、非意識的反應啦!也正因為如此,和焦慮爆棚的強強講道理,他是的確聽不進去,這並不是你的道理不對,是他現在還沒有恢復大腦皮層的理性思考。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為強強做些什麼合適呢?

首先,強強媽媽可以多花點心思問問強強到底遇到了哪些困難,聽他講講此前有哪些有關考試的糟糕經曆。要知道,記憶被重新提取時,它會再次變得不穩定,並且在再次鞏固之前,很容易被進一步的操縱和改變所影響,雖然目前這部分研究證據主要來自於大鼠,即它們恐懼記憶的再鞏固涉及杏仁核內額外蛋白的合成[7];但是,回到人身上,在心理諮詢室里,諮詢師的確會和考試焦慮的孩子一起去談論這些回憶,並且在談論的過程中一點點引發孩子們重新評估困境,帶著不一樣的情緒去面對困難的,這部分的工作,強強媽媽也可以做!

此外,強強媽媽給強強講道理,其實也是希望能幫助強強重新評估考試風險,從不同角度來看待問題。實際上,目前的大腦研究的確發現,情緒反應性一定程度上的確受到從皮層到杏仁核的自上而下的調節[8]。也就是說,當我們能重新評價環境,試圖從不同角度看待它們時,往往能獲得不同的意義。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幫助孩子們採用認知重評策略可不只是簡單的講道理,您還需要瞭解強強的本來到底焦慮害怕什麼,伴隨著怎樣的認知評估,在此基礎上和他一起再來做調整。有些家長看似講道理,實際上目露凶光,滿臉厭惡,喋喋不休,別忘了孩子們的大腦中都有鏡像神經系統,他們會立即對你的情緒信息作反應,而不是去真正反思你講的道理啦!

參考資料

[1] Knudsen, E.I. (2007). Fundamental Components of Attention. Annual Review of Neuroscience, 30, 57-78.

[2] Dietrich, A., & Haider, H. (2017). A neurocognitive framework for human creative thought.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7, 2078.

[3] Fogassi, L. (2011). The mirror neuron system: How cognitive functions emerge from motor organiz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77, 66-75.

[4] Mukamel, R., Ekstrom, A.D., Kaplan, J., Lacoboni, M., & Fried, I. (2011). Single neuron responses in humans during execution and observation of actions. Current Biology, 20, 750-756.

[5] Ferrari, P. F., & Rizzolatti, G. (2014). Mirror neuron research: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369, 20130169.

[6] LeDoux, J. E. (1996). The emotional brain: The mysterious underpinnings of emotional life. New York: Smion and Schuster.

[7] Nader, K., Schafe, G.E., & Le Doux, J.E. (2000). Fear memories require protein synthesis in the amygdala for reconsolidation after retrieval. Nature, 406,722–726.

[8] Ochsner, K.N., Ray, R.D., Cooper, J.C., Robertson, E.R., Chopra, S. et al. (2004).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neural systems supporting the cognitive down- and up-regulation of negative emotion. NeuroImage, 23, 483-499.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