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容易一齊努力 希堅斯堅守:從90年代到20年代
2020年07月14日09:00

  與以往歷屆世錦賽相比,2020年桌球世界錦標賽的預熱顯得格外特殊。克魯斯堡劇院將不會再現“座無虛席”的盛況,約翰·希堅斯認為這一面貌反而將對比賽質量產生某種積極的影響。無論如何,今年的世錦賽對廣大桌球愛好者來說將是特殊的一屆。

  “每位球員都躍躍欲試,每位球員都會多練上一個小時。”希堅斯說。

  過去三個月以來,職業桌球賽場除了臨時增設的冠軍聯賽以及僅向賽季前八開放的巡迴錦標賽以外陷入疫情封鎖帶來的沉寂。“這隻是我的個人觀點,也許完全是錯誤的,”希堅斯說到,“從當今的競技水平而言,有沒有觀眾對大家的發揮不會有太大影響,克魯斯堡也是如此;我認為(本屆世錦賽)會誕生大量的單杆破百,甚至是滿分杆。”

  由於大環境限製,2020桌球世錦賽在改期後一度被懷疑無法順利舉辦,甚至面臨完全取消。本週,世界桌球巡迴賽公佈了新賽制下的資格賽簽表和賽程,再度作為世界前16種子直接進入正賽的希堅斯對本月底姍姍來遲的桌球最高榮譽爭奪戰感到無比期待:“32位走下台階進入賽場的球員,都是幸運的男孩……或者女孩。”

  12屆女子桌球世界冠軍瑞安·埃文斯將在資格賽首輪對陣前世錦賽四強、英格蘭老將安迪·希克斯。

  “每個人都在一起努力工作,再次出場時一定棒極了。”

  早在1995年,約翰·希堅斯就上演了克魯斯堡首戰,至今已經過去了25年。當時未滿20週歲的希堅斯以3比10不敵蘇格蘭同胞阿蘭·馬克馬努斯,首輪出局。他曾坦言自己很難適應這座給球員帶來巨大精神壓力的賽場。時至今日,希堅斯已經8次闖入決賽並4次奪冠,成為桌球運動的一代傳奇。

  “這隻是經驗帶給我的一切。”希堅斯說,“有美好的瞬間也有糟糕的瞬間,雖然我曾在那裡陷入令人心碎的低穀,但也成就了我最高光的成就。一座賽場,一天和另一天的比賽可以顯得如此不同,當你熬過兩張球檯的階段,接下來你再走進賽場就只有一張球檯。只有你,你的對手以及觀眾們,這是打桌球最棒的場所。”

  過去三年,希堅斯沒能複製1998年、2007年、2009年和2011年的輝煌,但連續三次闖進決賽的戰績也讓不少人感到意外。冠軍頭銜成就了一名偉大的運動員,而這三年的經曆也讓“蘇格蘭巫師”在45歲的“高齡”倍感自豪。

  “回顧這一切,我覺得只有對陣馬克·沙比這一場(決賽)我對自己深感失望。”希堅斯在2017年決賽中一度以10比4領先沙比,“最近兩屆,我的表現被賈德(卓林普)明顯超過,而我覺得馬克·威廉斯的發揮同樣勝我一籌。我只能說自己鬥爭到最後一刻,肯定是感到自豪。”

  “這是一項非常難以打好的賽事,17天的賽期很長。但我很想再到那裡去,嚐試一下這種滋味,當你體驗過決賽當晚的感覺,你就會盡力再次回到那裡——所以我們今年都為之奮鬥。”

  在2019年世錦賽決賽中,雖然雙方打出18比9的懸殊比分,但雙方合力轟出11杆破百(希堅斯4杆、卓林普7杆),創造了有史以來破百數最多的單場桌球比賽記錄。希堅斯認為這是在自己經曆的所有世錦賽比賽中,對手錶現最出色的一場。

  “唯一能與之相較的是有一年8強我對陣馬修·史提芬斯,我只能坐著,沒有任何機會。對陣賈德,第一階段我記得打成4比4平,第二階段我有機會5比4、6比4領先,這時出現失誤後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第二天我也只是贏下前兩局追到7比12,但我沒有犯什麼錯誤,只是被甩開太多了。”

  “從35局18勝的長度來說,這場比賽絕對是任何人在克魯斯堡對抗我時打得最好的一場。”

  “有人對我說,要是你能做到這一點(第5次贏得世界冠軍),會橫跨4個‘十年代’(20世紀90年代、21世紀初20年以及21世紀20年代)。我說這怎麼可能,我才45歲……要是我真能做到的話可能得趁早吧,這種成就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