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電商靠賣商標年入14億,產品質量有保證嗎?
2020年07月14日18:33

原標題:南極電商靠賣商標年入14億,產品質量有保證嗎?

沒有工廠,卻“萬物”皆可南極人,南極電商靠賣吊牌成功刷了一波存在感。

近期,有媒體報料稱,南極人只是“吊牌的搬運工”,將上市公司南極電商帶入大眾視野。

南極電商靠貼牌走紅,但是質量卻不能完全把控。7月6日,商標為“南極人”的彩棉和服三件套、嬰幼兒內衣被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報了存在繩帶不合格的問題,商標授權人為南極人(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不過,這種“奇葩”模式背後,南極電商卻擁有相當亮眼的業績。2019年年報顯示,去年南極電商實現營業收入39.07億元,同比增長16.52%;實現歸屬淨利潤12.06億元,同比增長36.06%。

靠“賣吊牌”走紅,業務毛利率高達90%以上

企查查顯示,南極電商前身為南極人,總部位於上海。公開資料顯示,南極電商的主要品牌包括南極人、卡帝樂鱷魚、精典泰迪。其中,南極人品牌的產品定位多品類的新快消費品,涉及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卡帝樂鱷魚品牌產品定位運動時尚服飾產品,精典泰迪品牌產品定位大母嬰類產品。

南極人創立於1998年,曾經是國內首屈一指的保暖內衣品牌。2008年,產能過剩明顯的南極人提出品牌授權的商業模式,關閉了自營工廠,砍掉了所有的生產線和銷售端,只保留“南極人”這個品牌。

2015年,南極人的主體南極電商借殼新民科技成功登陸A股,並於當年剝離了絲織品製造業務,完成了向電商企業的大轉型。

換句話說,從那時起,南極人品牌可以“包容一切”,早就從內衣領域“出圈”了。

目前,南極人品牌產品還包括床上用品、男裝、女裝、童裝及母嬰,甚至生活電器和按摩器等。從行業上看,南極電商的主要覆蓋現代服務業、移動互聯網業務和貨品銷售。2019年年報顯示,現代服務業實現營收13.96億元,占總營收的35.73%;移動互聯網業務實現營收25.08億元,占總營收的64.20%;而貨品銷售僅占0.07%。從品類上看,南極電商主要包括品牌綜合服務業務和移動互聯網媒體投放平台業務,其中品牌綜合服務業務12.41億元,毛利率高達93.36%。

南極電商也在此前的公告中表示,公司品牌綜合服務業務指公司向授權供應商提供品牌授權、供應鏈服務等綜合服務,並收取品牌綜合服務費。南極電商經銷商品牌授權業務是公司向授權經銷商提供品牌授權及電商服務,並收取經銷商品牌授權費,經銷商主要在阿里巴巴的淘寶和天貓、京東、拚多多、唯品會等電商渠道上開設線上店舖。在這個過程中,南極電商並不採購和銷售相關的產品。

“賣吊牌”讓南極電商賺得盆滿缽盈。Choice數據顯示,2014年,南極人的營收仍為2.74億,而2019年營收已經達到39.1億。其歸屬淨利潤也在成倍增長。2014年,南極電商的歸屬淨利潤為6650萬,而2019年已經高達12.1億。

與此同時,南極電商的品牌綜合服務業務和經銷商品牌授權業務收入也在逐年增加。據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統計,2015年至2019年,南極電商的上述兩項品類的收入合計分別為2.74億元、4.66億元、6.39億元、9.34億元和13.06億元。

南極電商上述兩項業務的毛利率也相當高。Choice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品牌綜合服務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94.85%、94.11%和93.36%,經銷商品牌授權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91.22%、96.52%和94.85%,整體均維持在90%以上。畢竟,在這種模式下,南極電商沒有銷貨成本和庫存成本。而在品牌綜合服務業務的強勢拉動下,南極電商去年的整體毛利率高達38.50%。

“南極人”品牌也確實受到了消費者的歡迎。年報顯示,2019年,南極電商在各電商渠道可統計的GMV(成交金額)達305.59 億元,同比增長48.92%。其中南極人品牌GMV為271.38億元,同比增長 52.86%。

鞋服行業分析師馬崗認為,此類模式可以讓南極電商保持“輕資產”的運營方式,公司能夠靈活、專業地從事IP開發和運營策劃。

不過,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認為,在這種模式下,南極人的品牌價值是遞減的,只注重短期利益,不注重長期利益。

屢遭點名,把控質量關成難題

過往年報顯示,通過南極人品牌授權,截至2015年12月31日,南極電商的授權供應商達422家,授權經銷商達1053家;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南極電商合作供應商總數為1113 家,其中主要合作供應商約500家;合作經銷商總數為4513 家,授權店舖5800 家。

在這種模式下,產品質量把控成為重中之重。但是,南極電商屢屢因質量問題被點名。

7月6日,據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網站,近期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北京市場上銷售的兒童服裝進行了抽檢,發現市場上部分兒童服裝產品質量存在問題,主要問題為產品使用說明、纖維含量、繩帶等不符合相關標準要求。

其中,商標為“南極人”的彩棉和服三件套、嬰幼兒內衣 (南極人新生兒衣服0-3個月嬰兒和尚服初生寶寶套裝)存在繩帶不合格的問題,商標授權人為南極人(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生產製造商為丹陽市昊琪服飾有限公司。

此外,2019年,上海市監局對48個批次旅遊鞋、休閑鞋、布鞋等老年健步鞋進行了市場檢查和質量抽檢,南極人品牌男鞋再次抽檢不合格。

今年3月,國家市監局組織開展2019年第二批網售產品質量國家監督專項抽查中,不合格產品包括南極電商的旅行箱包;4月,江蘇省市場監管局點名北極岩戶外專營店銷售的商標為南極人的戶外衝鋒衣不合格、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的《2019年上海市室內加熱器產品質量監督抽查結果》顯示,南極電商上海有限公司於2018年11月22日生產的南極人五面取暖器存在非正常工作的問題;6月,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的《食品接觸用塑料桶(含食品接觸用周轉箱)產品質量監督抽查結果》顯示,標稱商標“南極人”10KG米桶被檢出標籤標識項目不合格。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南極人”在透支品牌價值,最終會導致品牌的口碑和產品的品質下滑。其實也有一些品牌授權管理很苛刻,對代工廠有很強的品控能力,但南極人沒有走這條路。

據新京報此前報導,有商家表示,由於“南極人”等類似品牌是自己組貨,基本上不存在品控環節。品牌方會要求授權工廠提供產品的質檢合格證,而這些質檢合格證網上花費100元就可以購買。在如此粗糙的品控模式下,“南極人”貼牌商品質量可想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4月29日,南極電商披露2020年一季度報告稱,這家以電商渠道為主的公司卻在疫情期間業績慘遭滑鐵盧。今年一季度,南極電商實現營業收入6.72億元,同比下降18.51%;歸屬淨利潤為1.28億元,同比增長5.28%;扣非淨利潤1.04億元,同比下降12.97%。

公告稱,報告期內,南極電商主營的品牌授權及綜合服務業務收入合計為1.37億元,同比增長12.85%;其中品牌綜合服務業務收入為1.2億元,同比增長11.21%;經銷商品牌授權業務收入1680.06萬元,同比增長26.12%。

實際上,南極電商也在繼續尋求轉型。

2017年,南極電商收購時間互聯,試圖加碼流量生意。數據顯示,近三年來,南極電商通過時間互聯開展的移動互聯網業務在南極電商營收中的占比越來越重。2017年至2019年占比分別為24.28%、69.08%和64.20%,但毛利率卻僅為13.68%、8.37%和8.33%。

截至7月14日收盤,南極電商漲0.04%,報23.49元/股。近期,南極電商股價走強,Choice數據顯示,三個月內股價漲幅高達109.14%。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澤炎 編輯 趙澤 校對 李世輝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