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研究癌症獲全國大獎 這些“神童”真是越來越離譜了
2020年07月14日21:48

  小學生研究癌症獲全國大獎?這些年被父母炮製出來的“神童”,真是越來越離譜了!

  來源:環球人物

  有網友對著這份獲獎信息感慨道:“這不就是大型‘拚爹’現場嗎?”

  |作者:隋唐

  |編審:肖瑩 蘇蘇

  最近,昆明盤龍小學的陳同學憑藉研究突變基因“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功能與機製”橫空出世,霸道刷屏。

  尤其是在這個研究拿下“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獎三等獎”的消息不脛而走後,眾多碩博士一夜傻眼,“羞愧”大喊“願將學位讓給天才”。

  甚至還有人說:“怪不得那麼多碩博士最後考教資去中小學任教,本來以為人家是圖編製,現在才發現這才是有學術追求的體現,教職不分大中小。”

  著名醫學自媒體丁香醫生更是直接在微博發文呼籲:

  “醫學神童,建議破格錄取。“

  據悉,這位陳同學所研究的課題名叫“C10orf67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功能與機製研究”。這個課題具體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醫學圈、學術圈對此高度一致的看法,就像某從業者說的:

  “我作為國內絕對一流的6年製醫科大學畢業生,近30年的臨床經驗,如果不去認真檢索文獻的話,連這個項目簡介都看不懂。尤其是那個C10orf67,(不做研究)壓根不知道是什麼鬼。”

  地表最強小學生

  據報導,這位陳同學就讀於昆明盤龍區盤龍小學,學曆是“九年義務教育在讀”。

  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在官網上展示了陳同學的參賽信息。他一臉稚氣的照片被貼在了項目簡介的左側,外表看起來與同齡人無異。

  據官網資料顯示,該研究項目獲得了2019年第34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三等獎,而指導老師名為呂冬梅、馬清等人。

  關於這項研究,丁香醫生曾用“大白話”作出解釋。

  “研究主角是一個名為C10orf67的基因。陳同學在三位老師的指導下,成功構建C10orf67基因敲除小鼠,並通過細胞生物學、生物化學、動物模型、臨床樣本分析等多個方面對C10orf67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作用進行解析。”

  一位腫瘤學研究生對環環表示:“這個試驗結果確實有望為結直腸癌的診斷和治療提供新的生物標誌物和藥物靶點。雖然這還只是個設想。”

  如此看來,這位陳同學人小誌不小。在他的“研究初衷”中,也能看到超出同齡人的同理心。

  “我想研究腫瘤,因為腫瘤太可怕了,爸爸媽媽單位的小哥哥得了結直腸癌,從發現到去世僅10個月,而且小哥哥對化療藥物治療沒有反應。”

  但是在寫到科研過程的時候,陳同學開始“漏洞百出”。

  “2018年1月9日,老師們給了我一個基因,叫C10orf67。我上網搜了一下什麼叫基因。”

  這句“上網搜了一下什麼叫基因”讓很多網友“當場裂開”。如果從學習基因的定義開始研究癌症,無異於從學認字開始寫小說……

  有網友哭笑不得地說:“真 · 從0開始發paper!”

  但神奇的是,僅僅4天之後,這位陳同學就表示自己“瞭解了PCR技術的原理,知道……概念,大概瞭解為何通過螢光強弱的比較就能知道哪些基因的mRNA表達水平……”

  如果這事真的,那麼這位同學的天賦已經不能用“神童”來形容,而是“諾貝爾醫學獎修煉成了人形”。

  看了這份科研筆記,不少人表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憤怒的網友開始追根溯源,很快便挖出了一個驚人的“巧合”。

  根據陳同學的實驗記錄,指導老師呂冬梅曾帶其前往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尋找兩位老師的幫助。而這兩位老師的研究方向與陳同學的項目極為相似。

  這兩位老師一位名叫楊翠萍,而另一位名叫陳勇彬。

  陳勇彬是誰?

  在百度百科中,陳勇彬的介紹為:“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長期從事腫瘤以及幹細胞信號轉導通路研究。”

  從個人經曆一欄,也能發現這位研究員與腫瘤已經打了一輩子交道:

  1996.9—2000.7 理學學士,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 病毒系。

  2000.9—2005.7 理學博士,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

  2005.12—2010.11 博士後,美國德州西南醫學中心 發育生物學系。

  2010.11—2012.5 Instructor,美國德州西南醫學中心 發育生物學系。

  2012.5—至今 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腫瘤信號轉導組 學科負責人。

  關於他的資料,除了研究方向等專業信息,網上能查到的並不多。但是,注意到他是博士生導師之後,好奇的環環忍不住到公益網站導師評價網上以“陳勇彬”為關鍵詞搜了一下。

  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

  在學生的評語中,幾乎所有人都在表達對他“極為不滿”。

  在一位學生的“控訴”中,詳細描寫了陳勇彬的日常:“組會上,不管做得好不好,(他)挨個罵個遍,所以每次組會都有女生哭得稀里嘩啦,他們所做的課題也都是憑空想像。學生要發表的論文,都會在共同一作上加上莫名其妙的人,而那些人什麼工作沒都做。”

  而在另一個學生的評論里,曝光了一則更讓人震驚的事:“搜了一下他兒子的那個獲獎課題,其實他女兒也曾用那個課題獲獎。”

  雖然關於這些留言的真假我們無從查證,但值得注意的是,從2019年7月到2020年7月,導師評價網上一共有15條關於陳勇彬的評價,幾乎每條都在“破口大罵”,所反映的問題也基本相同。

  7月13日,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確認: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C10orf67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功能與機製研究”獲獎項目學生系我所研究員之子。

  目前,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正在確認“陳勇彬與陳同學的關係”,相信不久之後真相便會大白。

  學術圈震盪背後,

  是揪心的教育公平問題?

  近些年,利用科研成果造假手段獲得高考加分、名校保送、保研資格等現象屢禁不止。

  今年初,核心期刊《銀行家》主編王鬆奇長期在該刊發表自己10歲兒子的“文學作品”事件被人爆出,輿論一片嘩然;6月,西南交通大學2016級學生陳玉玨因學術造假被中科大撤銷保研資格事件又一次引發熱議……

  6月22日,新華社半月談發表了名為《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安到孩子身上!造假保研事件背後有多少“隱形加分”黑幕?》的評論文章。在文章中,作者寫道:

  “在我們許多普通家長一邊抱怨,一邊代勞,吐槽為娃做手工怎麼這麼煩人,偷偷上淘寶買一個交差時,一些‘神通廣大’的家長卻在親力親為,從搞科研、策畫展、發文章等方面,砸資源、拚人脈,為孩子升學全面‘助攻’。”

  在知乎上,一位自稱曾當過“槍手”的博士說,他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代工”過一個簡單的科研項目,然後被用來給領導的閨女參加競賽、發表論文。

  再翻看第34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獎的獲獎名單,光小學組里就有不少高深的項目課題。

  ·第34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獎部分小學組獲獎名單

  到了中學組就更考驗智商了,類似《固態柔性可快充電池的研究》《甲狀腺髓樣癌特異性敏感標誌物降鈣素的ECL比率檢測研究》《基於響應型納米粒用於抗癌藥物的選擇性釋放》這樣的項目比比皆是,一般人都看不懂……

  ·第34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獎部分中學組獲獎名單

  有網友對著這份獲獎信息感慨道:“這不就是大型‘拚爹’現場嗎?”

  鳳凰星報導的記者曾就陳同學的獲獎情況聯繫過雲南省科協相關人士,而得到的回答是:“當時陳同學答辯過了,所以我們把它推上去了。”

  至於被質疑是否有人弄虛作假,該人士避而不談,只是稱“以後會注意這方面的”。

  除此之外,他還反問了記者:“是否看了雲南省的其他項目,總體被質疑、被調查的也不是特別多。”

  他認為,雲南省參評青創賽的獲獎題目的規範性明顯好過其他城市。“你可以看看北京、上海那些參評項目,比我們的難多了,他們的社會資源肯定比我們豐富。”

  近些年,類似的事件一次又一次被爆出,每次都會刺痛“教育公平”的神經。

  希望隨著這次事件的調查結果水落石出,這批“破壞遊戲規則”的玩家會被永遠踢出牌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