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孫穎莎小時候目標張怡寧 進國家隊連衝三次
2020年07月14日09:02

  第十一屆全運會結束後,河北名將牛劍鋒、白楊相繼退役,女隊開始青黃不接,後備梯隊出現斷層,此時我頂著壓力臨危受命,接過河北女隊的教鞭走馬上任。為了不辜負領導對我的信任,不虛度大半生的執教時光,我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全身心投入到女隊的建設中,孫穎莎是我選中的第一批隊員里的佼佼者,從苗子調賽的眼前一亮,到後來的連續跟蹤觀察,如今看到她在優秀的國家乒乓球團隊里成長成材,我是欣慰的,也是驕傲的。

  從第三到第一,只用了三個月

  我到女隊後從選材組隊開始工作,通過組織青少年苗子調賽,選拔優秀隊員。在各地市選派來的100多名隊員進行的一次調賽中,孫穎莎並沒有打第一,但是她特點鮮明,基本功紮實、成熟穩健,給人的印象很深刻。在當時所有的參賽隊員中,她年齡最小,個子也最小,只比球檯高一點兒,大腦袋,小胳膊小腿,肉乎乎的,一貓腰還挺虎實。在場上不喊也不叫,但是特別能拚,個子小但挺能護台,從不輕易丟球,屬於我比較看好的類型。

  調賽結束後,隊里留下了26人集訓。系統訓練了大概一月有餘,孫穎莎就從第三打到了第一,從那以後她在隊里的冠軍位置再也無人能撼動了。孫穎莎的領悟能力特別強,而且訓練非常認真刻苦,更難能可貴的是還特別用心。給她點出來的動作細微之處,她能迅速理解,並且能夠在實戰中體現出來。比如說從開始的握板、手腕的小動作、重心交換、腰腿運用、以及發力點等等,她都能用最短的時間去模仿、理解和運用。除了有天賦之外,這孩子特別認真,我記得很清楚,從小我給她發多球發得最多,因為她打完球從不偷懶,馬上拿起空盆滿地撿球,甚至鑽桌子底下找球,有時候嫌少還去別的孩子那裡要球,所以永遠都是端著冒尖的一大盆球等著教練發。這樣的孩子別說我喜歡,任何教練遇到必定都會喜歡。

  後來我也問過她的家長,她回家後提不提訓練、說不說球?她爸爸說她經常會跟父母分享訓練的收穫,並且還會在家對著鏡子比劃練。可能正是由於這種用心,才讓我們倆教與練的配合顯得更有效率。

  只有身高令人愁

  在隨後的幾年時間里,訓練一如既往,穩中有升,一切都在按照計劃推進,但有一點讓我有些擔憂,就是她的身高問題。孫穎莎10歲進入河北隊,之後幾年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別的小孩兒蹭蹭長,只有她總是一種原地踏步的感覺,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眼看著一起進隊的孩子都能比她高出半頭了,但她只長技術不長個兒,女孩子本來護台就吃力,再加上當時她的力量也一般,所以我開始擔心如果長此以往發展下去,恐怕會受影響。

  2012年,孫穎莎開始代表河北隊參加“全國北方賽區”比賽,打到最後女單決賽的對手是山東的孫藝珍,個子比她高出一頭,拉球的力量、旋轉也明顯占優,最終孫穎莎1比3輸了。面對全面提高的關鍵期,她的身高成了困擾我的一大難題,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從技術上去進行有針對性的調整,力求彌補身高的缺陷。

  首先,我從基本功入手,必須要把她的底子打好,全台的兩面相持、擺速、防守都必須練得紮實過硬。為了擁有纏住對手的能力,還特別加強了反手位的相持及防守能力。其次,強化步法訓練,從多球跑動開始,加強高難度體系化訓練,在反手位相持的基礎上加強正手的保護、強化兩面擺速、前後跑位的銜接以及協調轉換再轉正手進攻等一系列連貫戰術,力爭在多變中尋求突破。

  這些針對性的訓練是有效果的,在與大部分對手的對抗中,基本可以將身高問題帶來的影響降到最低。但是隨著水平的進一步提升,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打進國家隊的目標,連衝了三次

  2013年,年僅13歲的孫穎莎代表河北隊參加全國少年乒乓球錦標賽,一路過關斬將打進了女單決賽,最後3比4輸給了當時已是國手、“人高馬大”的王曼昱。按照國家隊選拔政策,少錦賽女單冠軍才能進入國家二隊,不過首次參加全國少年大賽就能拿到這個成績已實屬不易,孫穎莎距離國字號隊伍僅一步之遙。

  那場比賽打完後,我認真進行了總結和反思:王曼昱比孫穎莎稍大,個子比她高一頭,力量和旋轉都占上風,孫穎莎能和對手纏鬥到決勝局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但是為什麼沒能贏下來?除了大賽經驗不如對手外,孫穎莎的得分手段和能力還是弱,穩中相持還能咬住,比分也差不多,但在轉進攻的力量上差距較大。我想,在未來高水平的較量中,除了有基本功的實力,更要不斷豐富進攻手段,不僅僅是反手位轉進攻,正手殺傷力也要加大,所以必須要在得分能力上再多下功夫,包括發球後正手搶攻的意識能力以及殺傷力,相持中中間偏左、正手側身轉進攻的使用率都要加強。

  我們在接下來的訓練中,除了最基本的相持防守,保持實戰中穩定性的前提下,又加強了使用正手進攻的配合。在這一點上,她比別的孩子意識、反應上都要快一些,很快就領會了加強正手使用的妙處,所以才有了現在敢於使用正手的表現。再加上更多的交叉步大角度跑動步法訓練,孫穎莎正反手的轉換也更加自如了。隨著年齡的增大、力量的增加,她逐漸能打出快、準、狠的正手進攻,並且使正手連續進攻成為了她的一大特點。

  相伴的歲月,我們共同成長

  運動員的成長必須是技術和思想多方面的共同成長,我們有針對性地訓練收到了很好的成效,一年內打各種聯賽的成績和綜合能力都有了進步。可是在2014年全國少年賽上,孫穎莎卻再次受到了打擊。那一年國家隊出台新政策,少年賽單打前兩名就可以入選國家隊,而且上年度的女單冠軍王曼昱並未參賽,所以不只是孫穎莎,連我也認為這是個好機會。誰想在16進8時,孫穎莎意外輸給了北京隊的郭雨涵,比賽結束後,她非常傷心,我也很自責,不僅是她過於樂觀,我也有了僥倖心理。其實每個年齡段優秀的球員都不少,實力也都相差不大,一旦在場上的思想發生變化,遇到困難又不堅定,輸波也是很正常的事兒,她可能過早去考慮準決賽和決賽,所以一旦前期遭遇意外困難,心態和技戰術也就相應出現了問題。

  這次比賽讓我意識到,除了練就過硬的技術,思想上也要更多地磨練她。相較於其他隊員,孫穎莎可能從小過於順利,一直都是贏波多,甚至比她大一兩歲的她都不怕,所以有時我也會忽略大賽的壓力、輸贏的結果和複雜的環境給她帶來的影響,在認識到“沉著冷靜的心態才是高水平發揮的前提”這一點後,我決定要想方設法解決好她的心態問題。在以後的日常訓練中,給她“添堵”成了常事兒。比方說:隊內打比賽,她打了好球,不給她加油叫好,還鼓勵全隊一起為她的對手加油;專門挑她不愛打、讓她打著難受的對手和打法去練,直板、生膠,反正不喜歡什麼就練什麼;雖然訓練已經很累了,但對她的要求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甚至身訓中也是如此,大家都是五千米,可能會讓她再堅持五千米等等,就是通過這些日常的訓練和點滴磨礪,達到讓她在不開心、不喜歡的情況下,能夠不受干擾,咬牙去頂去扛,鍛鍊她的抗壓能力和擺脫困難的能力,一點一點潛移默化到比賽中。

  到了2015年,孫穎莎已經15歲,也是她有資格參加最後一屆全國少年賽的年齡。那一年,孫穎莎在準決賽就遇到了上屆冠軍錢天一,結果她在大分0比2落後的情況下,最後以4比2實現了逆轉。其實孫穎莎很不喜歡打左手,但是那場比賽她格外堅定,儘管前兩局沒能占得先機,但她一點兒也沒慌,通過自己的努力直面困難,最後如願進入了國家青年隊。同樣是那年的比賽,她在團體賽再次與北京隊的郭雨涵相遇,決勝局中,孫穎莎在6:10落後的情況下連得6分逆轉取勝,幫助球隊過關。比賽結束後的第三天,國家隊教練就通知她去報到,可以說是馬不停蹄了。

  相當一部分人認為孫穎莎的乒乓之路太順了,也有很多球迷覺得孫穎莎是橫空出世,還有人說她是天賦性運動員,但事實上,每個隊員的成長之路都不可能一帆風順。孫穎莎剛進河北隊集訓的時候只是個十來歲的“小豆丁”,就把目標放在了張怡寧身上,說自己要像張怡寧姐姐一樣,長大當世界冠軍。如今事實證明,她對乒乓球是全心全意地熱愛和投入,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能心甘情願地去堅持、去奮鬥、去付出。有天賦、肯付出,遇到這樣的運動員,對我來說是一件幸事!我們相伴的歲月是難忘的歲月,更是共同成長的歲月。( 乒乓世界 文/河北女隊主教練 楊廣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