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菲探討強化雷達情報共享 欲在“第一島鏈”封鎖中國軍隊
2020年07月14日12:04

原標題:日菲探討強化雷達情報共享 欲在“第一島鏈”封鎖中國軍隊 來源: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7月14日報導 日媒稱,日本政府為強化對東海和南海上空中國軍機的監視,正與菲律賓探討共享中國軍機相關情報。以日本向菲律賓出口防空雷達為契機,建立可以共享情報的關係。

據日本《產經新聞》7月12日報導,日本此舉的目的在於,強化菲律賓防衛力量的同時,建立對日本防衛也有益處的安全保障合作。

日本政府2014年製定“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為武器出口開闢道路,防空雷達成為日本首個出口的國產武器裝備成品。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兩國政府工作人員無法往來,日菲政府等通過郵寄文件等方式簽署進出口合同,如果菲律賓方面簽字,則合同將於月內簽署完畢。

日媒介紹,日本出口的是三菱電機製造的3套固定式防空雷達系統和1套移動式雷達系統。菲律賓計劃將雷達部署於該國北部地區,以便對菲律賓呂宋島和台灣地區之間的巴士海峽上空進行監視。這一部署地點非常重要,日本有必要與菲律賓共享南海巴士海峽和東海宮古海峽相關情報。

報導稱,如果中國軍機穿過巴士海峽北上進入太平洋上空,則日本方面由於防空雷達監視系統薄弱,可能導致中國軍機接近日本領空。中國軍機頻繁在太平洋上空飛行,曾於2017年進入紀伊半島附近海域上空。日本如果能在中國軍機飛經巴士海峽之際獲得情報,則可以出動預警機和戰鬥機阻止中國軍機接近日本領空。

資料圖片:日本陸自配備的移動式防空雷達系統。(日本防衛省官網)

日媒認為,日本政府希望通過讓航空自衛隊與菲軍進行聯合訓練,為實現情報共享鋪平道路。如果情報共享實效性增強,則便於在連接九州-台灣地區-菲律賓的“第一島鏈”封鎖中國軍隊。

自衛隊官員異口同聲地表示:“巴士海峽的情報對於日本而言不可或缺。”不過日媒認為,由於中國提供經濟援助,菲律賓方面立場不堅定。可以預想,日本與菲律賓實現情報共享要經曆曲折。日本政府重視在出口雷達後對菲律賓提供援助。

日菲兩國簽署進出口合同後,三菱電機著手製造固定雷達,完成3座雷達系統的建造需要4年時間。在此期間,日本航空自衛隊對菲律賓空軍骨幹人員進行運用雷達系統的相關培訓。

日媒稱,通過進行相關技術培訓,可深化日本自衛隊與菲律賓軍隊的關係。如果能以在崗培訓的方法進行一線指導,則可以直接共享中國軍機情報。一旦雷達系統運轉進入軌道,日本可以考慮與菲律賓簽署《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也將是日本首次與東南亞國家簽署該協定。

雖然菲律賓近日暫停終止與美國的《訪問部隊協議》,但是美國與菲律賓之間的關係依舊較冷。報導認為,日本與菲律賓強化防衛合作,對於支撐美菲同盟而言具有重要意義。

【延伸閱讀】突破“禁區”!日媒稱日向菲提供軍事援助

參考消息網9月25日報導 日媒稱,日本首次打破防衛政策禁區,開始對外提供軍事援助。

日本《產經新聞》9月24日報導稱,日本政府利用政府開發援助(ODA)向菲律賓軍隊提供自衛隊在行動中使用的裝備,體現了2015年製定的《開發合作大綱》精神。

報導稱,《開發合作大綱》由製定於2002年的《政府開發援助大綱》修訂而來。據日本政府高官介紹,原來的大綱把“利用ODA來援助外國軍隊視為禁區”。而《開發合作大綱》明確提出了實施相關援助之際的目的和原則,“如果受惠國軍方或軍事人員投入到旨在(改善)民眾生活和非軍事行動的開發合作(比如賑災),將逐個考慮這些個案,並考慮予以這類援助的規模”。

日媒介紹稱,日本擬向菲軍方提供的生命救助系統由民用品組成,與戰鬥中使用的武器等防衛裝備不同,但提供自衛隊在行動中使用的裝備,意義在於使援助內容有所突破。

2018年以來,日本政府還向菲律賓軍隊無償贈送了海上自衛隊的TC-90教練機等。這是根據2014年製定的“防務裝備轉移三原則”和2017年通過的《自衛隊法》修正案精神而採取的第一項舉措。

日本《產經新聞》23日獲悉,日本政府正在協調以政府開發援助(ODA)形式向菲律賓軍隊提供自衛隊使用的生命救助系統。這將是2015年製定的規定ODA基本方針的《開發合作大綱》允許非軍事目的援助他國以來,日本政府首次以ODA形式對外提供自衛隊使用的裝備。為確保菲律賓軍隊有效運用這些裝備,自衛隊還將提供“能力構建援助”。

報導稱,日本自衛隊吸取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教訓,引入了生命救助系統。該系統的裝備都是災害發生時保障72小時內救助生命的應急措施所需要的器材,具備從搜索救助到搬運傷員的一系列功能,還可以裝入集裝箱進行直升機和車輛運輸。

報導稱,生命救助系統被部署在陸上自衛隊駐屯地等,以便能夠迅速應對災害。它包括配備破壞構築物探測儀和引擎式鑿岩機的系統和配備應對水災的小艇和救生衣的系統,一套最完備的系統價格約為9400萬日元(1美元約合107日元)。

資料圖片:日本海上自衛隊“出雲”號直升機航母。(新華社發)

在此之前,今年7月,海上自衛隊“出雲”號航母在訪問菲律賓時,自衛隊員在艦上向菲律賓70多名軍人展示和介紹了生命救助系統。那也成為人道援助和災害救援領域“能力構建援助”的一環。

日媒稱,日本政府重視所謂“能力構建援助”,將其視為加強與他國軍隊合作關係的手段,通過派遣自衛官、邀請援助對象國的事務人員等,提高他國軍隊的能力。日本政府在向菲律賓軍方提供生命救助系統後,還將派遣陸上自衛隊員前往菲律賓,實施“能力構建援助”。

(2019-09-25 11:17:33)

【延伸閱讀】欲轉向“懲罰型威懾”?日媒:日本安保戰略不應偏離和平目標

參考消息網7月14日報導 日本《東京新聞》7月12日刊發社論《作為戰略的“和平國家”目標》,稱日本政府已經開始著手修改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雖然自民黨內已經有意見主張日本應當掌握未被曆代內閣承認的“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但偏離日本戰後一直奉行的“和平國家”道路這一點是不被允許的。文章摘編如下:

《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是2013年12月由安倍晉三內閣首次製定的戰略性文件。文件模仿美國版的國家安全戰略,確定了十年內日本外交和安全的基本方針。

在製定國家安保戰略的同時,《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也進行了修改,三份文件作為一個整體,為日本的防衛政策指明了方向。

日政府此次之所以提前著手修改安保戰略,主要是因為撤銷了部署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的計劃。

所謂陸基“宙斯盾”系統,就是通過發射攔截導彈擊落敵方來襲導彈的反導系統,主要部署在地面,與已有的“宙斯盾”戰艦不同。

安倍內閣此前計劃將陸基“宙斯盾”系統部署在山口、秋田兩縣的陸上自衛隊演習場,但由於攔截導彈助推器可能墜落在居民區而最終導致計劃流產。

為了填補由此導致的威懾力真空,日政府認為有必要修改安保戰略。

資料圖片:日本曾試圖引進的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美國防部官網)

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了主張“掌握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的聲音,以便直接攻擊敵方導彈發射基地。這是因為隨著周邊國家彈道導彈技術的進步,僅僅依靠攔截能力恐怕已經很難做到應對周全。

的確,曆代內閣對於攻擊敵方基地一事本身都持相同的理解,即屬於憲法許可的個別自衛權範疇。

1956年3月,時任首相鳩山一郎曾經就日本遭受導彈攻擊的情況作出過這樣的答辯:“憲法的精神不是讓我們坐以待斃,只要認定沒有其他可以借助的手段,攻擊導彈發射基地在法理上是有可能被認定為屬於自衛範疇的。”

話雖如此,但戰後的日本出於對戰爭的反省,始終不渝地走和平國家的道路,不再是給其他國家帶來威脅的軍事大國。

不論多麼符合憲法精神,在和平時期就預先購置下具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的裝備這件事本身並非憲法宗旨的體現。曆代內閣也確實沒有儲備能夠實施對敵基地攻擊的裝備。

只有遭到敵人武力攻擊時才會動用防衛能力,現有的防衛能力也限製在以自衛為目標的必要最小限度——這就是戰後日本堅持的專守防衛原則,遵循的是讓敵人放棄攻擊意願的“拒止型威懾”。

與此相對照的是通過顯示報復能力迫使敵人放棄攻擊意願,也就是所謂的“懲罰型威懾”。保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意味著從拒止型威懾向懲罰型威懾的轉變。

如果日本改變專守防衛政策將會怎樣?

可能會讓周邊國家誤以為日本將再次走上軍事大國的道路。如果因此導致地區軍備競賽加速,局勢或將進一步動盪,最終陷入“安全上的兩難困境”。

周邊國家的彈道導彈技術進步神速,即便日本投入巨資尋求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是否真能形成威懾也不得而知。

應該在外交層面絞盡腦汁,同時動用文化、技術和經濟力量,鍥而不捨地維護地區穩定。日本眼下需要下工夫的不是被稱為硬實力的軍事實力,而是外交和安全政策這樣的軟實力。

靜待敵人進攻的專守防衛政策的確是一條險峻崎嶇的道路。但是,戰後的日本放棄坦途、勵誌不再成為軍事大國的立身之道也為日本這個國家贏得了世界的信任,這是不爭的事實。

這一點也明確寫入了現行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日本向全世界表明作為和平國家存在下去的決心本身就是日本人用血肉鑄成的國家戰略。

一旦保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這一戰略也將相應作出調整。日本可能會失去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日本還會繼續走和平國家的道路嗎?安倍內閣修改安保戰略的工作令人擔憂,必須對其給予密切關注。

(2020-07-14 09:10:17)

【延伸閱讀】日本自衛隊員在菲律賓演習期間身亡:送食品時遭遇車禍

參考消息網10月9日報導 法新社10月7日報導稱,日本軍方7日說,一名日本自衛隊員死於菲律賓的一場車禍,當時日本正與美國和菲律賓軍隊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確認這一死訊的陸上自衛隊發言人稱,38歲的陸上自衛隊軍士前原勝(音)死於2日的這起事故。

這名發言人對法新社記者說:“這是陸上自衛隊成員首次死於海外軍事演習。”事故發生時,前原正在為參加演習的人員運送食品。

報導稱,這場代號為“毒液”的演習標誌著日本自1945年戰敗後接受和平憲法以來,首次在外國領土上使用本國武裝軍車。但日本並未參與此次軍事演習的戰鬥環節。

報導稱,這場為期十天的演習在面對南中國海的一處菲律賓海軍基地舉行,這裏距離黃岩島約250公里。

當地媒體報導稱,前原當時乘坐的汽車由一名菲律賓男子駕駛,事故地點在海軍基地附近。

同一輛汽車內的另一名40多歲的日本自衛隊員也受了傷,一根肋骨骨折。陸上自衛隊發言人說,這名傷者與前原一同被送往醫院,並於當天出院。

報導稱,菲律賓近年來加強了與長期盟友華盛頓的軍事合作,2015年還與日本在黃岩島進行了聯合海上軍演。

日本自衛隊派出多輛兩棲裝甲車,在菲律賓與美菲軍隊展開聯合演習。(法新社)

(2018-10-09 10:56:44)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