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奮戰30餘天 他倒在了抗洪一線
2020年07月14日06:03

原標題:連續奮戰30餘天 他倒在了抗洪一線

連續奮戰30餘天 他倒在了抗洪一線

朱娟娟

  與水打交道35年6個月,今天淩晨2時許,59歲的舒明智倒在了武漢市新洲區舉水河邊的瀏湖泵站。

  今年的梅雨天比往年來得早一些。6月8日,武漢入梅。位於新洲區東南部的辛衝街地勢較低,常年易澇。受本地降雨與長江水位影響,轄區內舉水、沙河、土河、石渠水位持續上漲。

  舒明智是辛衝街水務服務中心主任。30多天來,他帶著中心4名同事負責這4條河道36.94公里堤防防汛抗洪的技術指導,以及兩座水庫的防洪調度、巡查。

  瀏湖泵站位於舉水河瀏湖大堤一側。發源於大別山南麓的舉水河,流經麻城,從新洲區辛衝街穿過,最後經黃岡市團風縣入江。

  瀏湖泵站原本用來將附近農田的積水抽入舉水河,防止內澇。7月12日14時許,辛衝街水務服務中心副主任汪月喜巡堤時發現,泵站後方的蓄水池突然出現多處管湧。

  汪月喜當即給舒明智打了電話。舒明智從1985年1月到辛衝街水利站工作,對全街涵閘、泵站等水利設施的建設、維護、管理瞭然於心,是當地水利水務方面的“土專家”“活檔案”。接到電話時,舒明智剛在鐵河村眼鏡圩處理完險情。10多分鐘後,他趕到瀏湖泵站。

  數百平方米的蓄水池里,大大小小的管湧有5處,水面不斷泛起水花。這種情況還是瀏湖泵站建成以來第一次出現。堤壩另一側,高懸的舉水河水位已達27.2米,超設防水位0.7米,渾黃的洪水虎視眈眈。

  管湧群如果不及時處理,一旦引起堤壩潰口,堤下辛衝集鎮包括附近幾個村莊1.2萬餘名百姓的安全將受到威脅,近兩千畝農田將被衝毀。

  舒明智與區、街防汛技術人員一起查看研判決定,投入碎石填池。整整4卡車碎石,70多名搶險隊員搬運、填埋,一直忙到下午4時多。但經觀測,管湧依舊沒能解決。

  這座修建於2008年的泵站,全街只有舒明智最熟悉構造及建築情況。“舒站長決定下水,探查管湧漏點。”辛衝街辦事處主任葉娟注意到,舒明智脫下鞋子,赤腳下到池中開始勘測。

  由於管湧群太複雜,這次探查,還是沒能成功找出管湧漏點。

  天色漸暗,技術專家組決定將蓄水池的積水抽調,引入後方魚塘。兩組水泵持續工作,舒明智與搶險、技術人員徹夜值守。

  不料,13日淩晨,蓄水池另一側突然出現跌窩,深達1.5米。在投入了兩車碎石後,跌窩不再滲水。管湧群依舊未能完全解決。

  2時許,一起搶險的辛衝街水務服務中心工作人員羅喜慶發現,舒明智臉色蒼白,“感覺人有些不舒服”。

  羅喜慶預感到,情況可能很糟糕:這些天,他與舒明智在一起,每天早上5點多起來下現場巡查搶險,經常忙到次日兩三點。羅喜慶趕緊與司機李偉一起,將舒明智攙扶上瀏湖大堤,安置在車內,同時撥打了120。

  10多分鐘後,救護車趕來,將舒明智送到了新洲區人民醫院。

  淩晨3時,舒明智的弟弟舒明學接到通知趕到醫院,“哥哥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已經走了。”

  “明年就可以退休了,他要站好最後一班崗。”舒明學是辛衝街三合村黨支部書記,上一次見到哥哥還是5天前在三合村防汛點位上。舒明智負責全街道的防汛技術指導,與弟弟匆匆見上一面,“他只強調了防汛技術上的事。”

  舒明智患有高血壓,近年伴隨腰痛。“我趕著問了句‘你腰疼好些沒’,他答了句‘沒問題,我曉得的’,就又去下一個點位了。”

  舒明學沒想到,這一句話竟成永別。

  今天,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瀏湖泵站看到,管湧群已被成功控制住。現場20多名搶險隊員依舊在預備沙袋,防止再次出現險情。

  泵站上遊幾百米開外的瀏湖堤上,一道新壘砌的子堤堅固如初。這是7月10日,為抵禦新一輪強降雨,舒明智帶領沿途8個村500餘勞力奮戰兩天完成的。“從勘查到備料、築堤,舒站長一直守在現場。”羅喜慶回憶。

  下午,雨過天晴。數公裡外,辛衝街集鎮上街面乾爽,車流如常,人們生活如常。

  本報武漢新洲7月13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朱娟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4日 02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