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本的這十年
2020年07月14日09:06

  在我印象中,最早是在《生活大爆炸》中瞭解到了‘遊戲本’這類產品。劇中的謝爾頓有一台紅色的 Alienware 遊戲本,有著棱角分明的外觀設計、硬朗的機身線條、還點綴著一顆發光的外星人 LOGO,彷彿預示著內部暗含強大的力量,給人一種不明覺厲的神秘感。

  骨灰玩家的奢侈玩具事實上,Alienware 是一個早在 1996 年就成立的公司,發展了十年後被財大氣粗的戴爾收購為子品牌,直到 2009 年才進入中國市場。

  與此同時,我們熟悉的‘敗家之眼’Asus ROG 和專注板卡業務的微星也推出了幾款類似的產品,這類產品在當時的筆記本陣營中可謂是綠巨人一般的存在,以那時候剛進入中國市場的 Alienwaer M17x 為例,光是重量就達到了 5.5kg,別說單手持握了,就是雙手拿著也很費勁,而且它的造型在當時完全是一種‘異類’,線條粗獷,配色狂野,或許只能用非主流、殺馬特這種詞彙來形容。

  當然了,正是因為如此強健的體魄,才能釋放出遠超一般筆記本的性能。而除了綠巨人的身形,更讓人瞠目結舌的就是售價,頂配版在當時賣到了 35999 元,如果放到現在,都能在鶴崗能買幾套房了。

  Alienware M17x 遊戲本

  儘管在當時遊戲本配置高、性能強,但也正因為如此發燒的定位和奇高的售價才決定了它只會是少數極客玩家才能享受到的奢侈品,況且這種動輒超過 10 斤重的筆記本也沒有多少便攜性可言,對於遊戲玩家來說,他們更願意選擇同等性能價格更低的台式機,而對於大多數普通用戶,他們壓根就不瞭解這種產品,畢竟在十年前,遊戲本品牌寥寥無幾,大眾心中也沒有形成‘遊戲本’這個概念,而且別說遊戲本了,就是普通筆記本的普及程度也遠比不上現在。

  勇敢的先行者們

  2012 年後,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逐步普及,以智能手機為主的移動設備不斷蠶食著 PC 的市場份額,全球 PC 出貨量在 2001 年互聯網經濟泡沫後首次出現下跌,PC 行業更是一度被媒體嘲諷為‘夕陽產業’。

  在如此危急的市場環境下,傳統筆記本已經無法激發起消費者的購買慾望,而消費者的需求也變得更加多樣化,由此催生了 PC 產品品類的不斷細分,遊戲本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逐漸進入了大眾視野。

  與當時 PC 市場的整體疲態相比,遊戲本逆勢拉升的銷量獨樹一幟,也逐漸成為了 PC 產業中利潤最為豐厚的品類之一。

  最開始想要吃這塊蛋糕的是國產自主品牌,它們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我們面前,雷神、機械革命、未來人類、神舟戰神等品牌在遊戲玩家眼裡肯定不陌生,與高端奢華的國際大牌相比,新興品牌看準的是更廣闊的中高端市場,而隨著 Intel 和 NVIDIA 在移動處理器和顯卡上的技術迭代,也為遊戲本‘減重’提供了技術條件。

  當然了,這批新興品牌可不是憑空出現的,他們背後有著強大的後台撐腰,當時風頭正勁的雷神遊戲本就是由藍天 Clevo 和海爾集團共同打造的,藍天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遊戲本代工廠,Alienware 被收購前就由藍天負責製造生產,而海爾當時正值互聯網轉型期,恰巧趕上了遊戲本的風口,所以兩家一拍即合,共同孵化了雷神品牌。

  藍天 Clevo 是全世界最大的遊戲本代工廠

  有意思的是,那個時候最流行用‘小米模式’這種互聯網思維來包裝產品,雷神遊戲本也是這樣做的,甚至可以說就是小米手機的復刻版,一樣走電商特供渠道,一樣以性價比為殺手鐧,甚至還模仿起粉絲經濟的路線。

  事實證明這樣確實很奏效,雷神第一款遊戲本 G150TB 在京東首發時,僅用 21 分鐘 3000 台就一售而空,而後期推出的明星產品雷神 911 上市時首批 500 台 1 秒售罄,第二批 3000 台 10 秒售罄。這的確可以看作是遊戲本發展的第一波小高潮,不過放眼整個 PC 市場,這種萬人空巷的‘盛況’也只是在互聯網上的小打小鬧而已,並沒有形成規模。

  擁有超跑設計的雷神 911 遊戲本

  正牌軍迫切入場2014 年開始,一線大廠終於坐不住了,遊戲本這塊肥肉誰都想咬一口,戴爾、聯想、惠普、Asus、Acer五個國際大廠爭先恐後的推出了自家的遊戲本品牌,而此時的 NVIDIA 和 Intel 也相當給力,GTX 移動顯卡和酷睿移動標壓處理器經過了幾輪技術升級,不僅在性能上大幅提升,而且還降低了對散熱的要求,遊戲本終於可以換一套不那麼非主流的行頭了,而在價格上,隨著產業規模的不斷擴大,遊戲本的成本也降低了不少,把遊戲本下放至主流價位成為了可能。

  對一線國際大廠來說,出貨數量最大,最具活力的中國市場是一塊必爭之地,針對中國市場的本土化營銷也尤為重要。

  Asus是動作最快的,2014 年Asus推出了 FX50JX 遊戲本,在中國市場被命名為飛行堡壘,戴爾也緊隨其後,推出遊匣遊戲本(如今 G 系列遊戲本的前身),接著Acer暗夜騎士、惠普暗影精靈、聯想拯救者也都有了自己的中文品牌名。一線大廠都很聰明,從改名做起,推出一系列的平民遊戲本,成功塑造出各自的品牌形象,而這種本土化的營銷也為遊戲本‘出圈’鋪平了道路。

  Asus飛行堡壘遊戲本

  當然了,真正引爆遊戲本市場熱情的可不是營銷手段,而是《絕地求生》這款風靡全球的遊戲大作。

  2017 年,這款名不見經傳的遊戲在短短幾個月內成功吸引了全世界玩家的目光,其中中國玩家更是占了大半,國內也由此引發了一波‘全民吃雞’的狂潮,不過這款遊戲因為糟糕的優化,必須在高配電腦上才能有暢快的遊戲體驗,這也讓玩家有了提升硬件配置的想法,於是性能強大的遊戲本順勢藉著這股東風徹底火出圈了,那正是我剛上大學的時候,身邊的同學無論男女,不管玩不玩遊戲,手中拿著的幾乎都是遊戲本。

  那一年,《絕地求生》連續 54 周摘得 Steam 銷量冠軍,這也是遊戲本發展最快的一年,NVIDIA 發佈了 GTX 10 系顯卡,號稱有著近似台式機顯卡的性能,Intel 推出了性能暴漲的第八代酷睿處理器,不小心擠出一管大大的牙膏,還有大容量固態硬盤、高刷新率屏幕、RGB 鍵盤也在越來越多的遊戲本上出現,各種針對遊戲本的外設更是層出不窮。

  歸於平淡後更具魅力《絕地求生》的火熱和國際大廠積極入局使得遊戲本成功出圈,然而這波勢頭並沒有一直延續下去,一年以後《絕地求生》很快就降溫了,遊戲本的發展也隨之遇到瓶頸,儘管之後 NVIDIA 繼續推出了性能更強大的 RTX 系列顯卡,但並沒有在市場上掀起多大的波瀾。

  不過在我看來,遊戲本的發展其實並沒有停滯,只是變得更理性了。現在的遊戲本相比十年前,早已不再是非主流,反而已經成為市場上不可或缺的一類產品。當然了,經過多年的迭代,進步的不僅僅是強大的性能,遊戲本的設計和外觀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如果說之前是放蕩不羈的狂暴小子,那麼現在更像是張弛有度的西裝暴徒。

  與十年前相比,如今的市場已經高度成熟,事實也證明,PC 行業在可預見的未來絕不會成為夕陽產業,畢竟消費者的需求依然存在,而且變得愈發多樣和專業,雖然遊戲不是每個人都會玩,但對高性能的追求是一直存在的。

  遊戲本之後,市場上又出現了‘設計師 PC’這種新品類,它們大都擁有時尚輕薄的外觀,精緻的做工,而且還兼具與遊戲本相媲美的性能,而這類產品出現的背後,和遊戲本的發展是離不開的,輕薄化、集成化正是遊戲本的發展方向之一,我認為設計師 PC 就享受到了遊戲本發展帶來的紅利,在 IDC 前段時間的調查報告中,設計師 PC 的市場佔比和份額正在不斷擴大,並且在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機遇。

  Acer創意設計筆記本

  遊戲本的這十年,也是消費電子行業迅猛發展的十年,遊戲本只是眾多優秀產品中的一個縮影,成長時熾熱激烈,光彩奪目,如今雖歸於平淡,卻更具魅力。當然了,我更期待遊戲本的下個十年,未來的遊戲本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呢?我相信答案一直在消費者這邊。

  本文來自極客公園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