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養老基金總裁:2022年底 世界經濟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2020年07月15日20:51

  CDF TALK | 馬勤:2022年底,世界經濟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來源: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馬勤(Mark Machin)

  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發言要點

  全球經濟恢復的最大挑戰是“極端不確定性”。我們預計這種極端的不確定性至少在今年內仍將持續。

  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萎縮約3.5%,其中發達市場萎縮約6.7%,新興市場增長基本持平。世界經濟到2022年底才能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疫情過後,消費者行為會發生一些永久性的變化,世界會有所不同。

  人們的線上操作使用率快進了5年,尤其是在西方國家。

  可以從中國消費者的動向中學到很多東西,而這些趨勢可能會擴展到全球。

  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馬勤 @ CDF TALK

  謝謝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邀請!我參加論壇已有幾年了,但這是我第一次線上參加演講。

  今天我會談談新冠病毒對全球經濟的影響,談談疫情後的現象與全球趨勢,然後分享有關我們正在考慮的一些投資項目以及對疫情以外的前景的見解。

  ■ 全球經濟恢復的最大挑戰:“極端不確定性”

  我們一直非常謹慎地跟進疫情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的影響。

  我對疫情開始有所瞭解是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之初。當時與其他同事交談時,我們當中很少有人能想像它會在全球大流行,造成如此嚴重的損失。

  沒有哪個國家避開了疫情:這種趨勢仍在繼續,並且仍將對世界各地許多國家產生重大影響。

  我認為全球經濟恢復的最大挑戰是所謂的“極端不確定性”。

  我們能否、何時、如何獲得疫苗尚不確定。不同測試的速度和準確性存在不確定性。人們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存在不確定性。即使有了疫苗,免疫力如何發揮作用、能持續多久等尚不確定。這種疾病如何隨時間演變、疾病的嚴重程度和潛在的第二、第三波疫情都存在不確定性。

  因此,我們預計這種極端的不確定性至少在今年內仍將持續。

  不確定性對於投資者從來不是好事。我們的經濟學團隊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萎縮約3.5%。我們預計發達市場將萎縮約6.7%,而新興市場的增長將基本持平。

  圖片來自網絡

  我們對加拿大和美國的最新預測是,截至2022年下半年為止,實際GDP將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北美以及整個世界均需要到2022年底才能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因此,我們預測的不是V形複蘇,而是J形複蘇,即緩慢地恢復到原先的發展軌跡。

  中國是首批開始複蘇的國家之一,保持社交距離的要求對複蘇造成了一定延遲,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直到中國能完全放心為止。

  中國的經濟在第一季度萎縮了6.8%。我們預計中國的複蘇將領先北美,因為中國最早受疫情影響,理應最早複蘇。

  同時,我們看到了許多令人鼓舞的數據。從各個方面看,中國正在複蘇的過程中。截至5月中旬,幾乎所有的中國主要工業公司和91%的中小型企業都已恢復生產。

  第一季度實體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5.9%。主要城市中有86%的酒店已於4月底重開。

  ■ 疫情改變了消費者行為

  疫情過後的世界將會出現許多全新的挑戰,全球經濟增長將會放緩。儘管我們不能預測未來,但我們確切地知道,至少從疫情減退後開始,未來幾年世界會有所不同。

  疫情控製更好的地方複蘇會更快,而遭受第二、第三波疫情的地方複蘇會較慢。

  零售、旅行、旅遊和娛樂方面的消費支出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快速轉型電子商務的零售商表現良好,但娛樂和旅遊業卻很難轉移至線上。考慮到跨境旅行的困難,商務差旅可能會受到永久性的影響。

  消費者行為也會發生一些變化,這是因為人們在家中工作或隔離而被迫做出某些改變。

  其中一些變化會一直保持下去,比如在線上訂購生鮮雜貨:這項業務在全球都顯著增長,只是受到服務供給能力的限製。其所覆蓋的地方,使用率基本達到了滿負荷。

  圖片來自網絡

  美國的家庭線上訂購使用率從5%上升到了30%,英國從7%上升到了14%,而中國的上升幅度更大,因為在中國已經有像美團這樣的公司可以提供更多服務。

  另一個在全世界得到了廣泛應用的是在線教育。東西方家庭對於在線教育的滿意度差異很大。印度和中國等國家的人們對於在線教育更滿意,而西方國家的人們普遍不太滿意這樣的在線體驗。

  此外,還有金融科技。以前從未使用過網上銀行的老年客戶現在被迫使用線上服務。一旦這些老年客戶熟悉了方法,他們很可能從此不再進行線下操作。

  當然,醫療系統也發生了變化。中國很早就開始了向遠程醫療的轉型,中國的醫療系統效率因此也有所提高,例行問詢造成的負擔更少。

  圖片來自網絡

  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趨勢。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遠程醫療,而且普遍感到滿意。

  不動產方面則兩極分化。一方面,數據中心和物流的市場強勁,對數據中心的需求尤甚。

  另一方面,酒店業受到嚴重衝擊。酒店業資產遍佈全球,有些酒店將難以為繼。

  發達市場中更可能會有商業建築過剩的情況,這些資產會帶來更多的壓力。在疫情之前,北美的購物中心數量可能已經達到了實際需求的三至四倍,長遠來看它們將很難獲得實質性業務。

  辦公室市場目前則仍然充滿不確定性。一方面,我們需要更多辦公空間以滿足社交疏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也許有更多的人喜歡在家工作,並選擇永久地遠程工作。大型集中辦公空間的需求是否存在?目前我們尚不清楚事情將如何發展。

  ■ 投資的核心在於長遠的思維模式

  我們把目光放長遠,看一看長期趨勢。

  我們關注的是那些可能因為這場危機而向前快進了3到5年的長期趨勢,例如醫療保健、創新藥物、人工智能和能源轉型。

  正如我們目前所看到的,這場危機是我們許多人曾談論過的話題之一:它是一場多年來一直潛在的危機。而我們現在仍在談論的另一個潛在危機是氣候變化。

  因此,我認為我們所有人,包括政府和政策製定者,均應抓住這次危機中的機會,更快實現向低碳能源的轉型。我們為此增加了在可再生能源、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和自動駕駛汽車方面的投資。在過去幾週里,我們大概都曾希望能夠乘坐無人駕駛的汽車,而不是由司機駕駛的汽車。

  圖片來自網絡

  總之,我之前所談到的這些事情的核心都在於擁有長遠的思維模式。

  我們的工作是管理資金,以確保未來世世代代的加拿大人都能有養老金。所以,我們儘量不著眼於每週、每月甚至每年的短期趨勢。

  我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能夠持續多年、穩定發展並不斷擴大規模的投資組合。因此,我們始終關注長期趨勢,確保資金的和投資組合的可持續性。

  我的分享就到這裏,很樂意回答您的問題。謝謝!

  Q&A

  主持人:王冠

  王冠:看起來許多國家都正在降低利率,您認為投資者現在應該怎麼做?在這種經濟複蘇的過程中,投資者應該把目光聚焦到哪些地區和產業以尋找機會?

  馬勤:這要視情況而定,取決於您是哪種類型的投資者,還取決於投資週期。

  投資者首先要明確自己的時間框架,想要建立的是什麼,資金的目的是什麼,以及可以承擔多少風險。對於任何投資者來說,這都是最重要的問題。

  通常情況下,如果是超長期投資者,能承受較高風險且短期內不需要使用資金,那麼可以持有更多的股權。

  第二個是多元化。所有投資者都在嚐試尋找一系列獨立的、不具相關性的收益流。在不同時間採取不同策略。

  圖片來自網絡

  這也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嚐試尋找較長的時間框架下互不相關聯的市場和策略:這就是大局觀。

  目前北美市場的行情中體現的是大量的刺激措施。政策製定者從全球金融危機中汲取了很多教訓,採取行動的力度強、規模大、速度快。我們也能在行情中觀察到散戶投資者的影響。當前這種情況是非常特殊的。

  但我們不會因為時機而進出市場,也不會跟隨市場勢頭。無論發生什麼情況,我們目標始終是確保投資組合穩健。

  我們會繼續針對投資地域進行多元化,不把所有的蛋都放到北美籃子中,而要涵蓋全球,然後在不同的資產類別和策略之間實現多元化。

  王冠:對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而言,在全球戰略層面,應對收益率長期放緩對策的關鍵詞是什麼?

  馬勤:這個詞是“長期”。我們的目標是長期獲利。我們不僅僅投資負收益率或低收益的債券:我們也持有相當數量的股權,只要我們能夠承受長期的股權風險,那麼我們的預期收益率將高於目前的低利率。

  我們也能夠承受流動性不足的風險,所以我們也投資私人資產,比如私募股權、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可再生能源。隨著時間變化,這些類型資產的回報比一般的流動資產應該更高。

  王冠:您預測疫情將為投資策略和投資主題帶來什麼長期的、持續性的變化?

  馬勤:這些變化存在於兩方面。

  在投資方面,人們會重新審視他們的投資在這個充滿壓力的時期的表現。

  例如,很多機構聲稱“我們是市場中立的”,同時進行多頭和空頭交易。但當危機來臨時,他們看起來並不是市場中立的:實際上,他們隨市場下跌了。

  我們也會審視和分析我們的基金,分析我們的投資和策略,確保當它們承壓時,能按照既定計劃運作。我們所投資的大部分資產做到了,但其中一些沒有。

  其次,我們正在研究疫情所導致的長期趨勢以及人的行為上的長期變化。

  顯然,人們正在轉到線上活動:他們在線買藥、進行娛樂、運動、訂購食品雜貨和使用金融科技。我認為人們的線上操作率向前加速了5年,尤其是在西方國家。

  我們預計這些變化在疫情之後會繼續下去。

  王冠:疫情之後,整個投資價值鏈上的利益相關者應如何支持可持續的資本?

  馬勤:我們將要應對的下一個危機很可能是氣候變化。因此,我認為政策製定者利用這場危機來加速向低碳經濟的轉型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投資了可再生資產、電動汽車和充電及綠色建築,發行了綠色債券。我們正在努力預測趨勢並朝著預測的方向發展。

  王冠:隨著中國決心進一步開放其金融服務業,您認為有什麼新的機遇?

  馬勤:我們通常會投資有中國消費市場業務的企業。我認為很有趣的是,中國的消費者和麵向中國消費者的企業在逐漸成為領先者,例如在金融科技領域。

  我們投資了螞蟻金服以及其他面向消費者的企業,比如美團點評、騰訊和阿里巴巴。這些是目前在線上或線下均為世界領先的公司。

  圖片來自網絡

  理解O2O消費者行為,以及在世界各地的相關趨勢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以從中國消費者的動向中學到很多東西,而這些趨勢可能會擴展到全球。

  王冠:作為全球養老金計劃管理的典範,您對中國的同行有什麼建議和提示?

  馬勤:我們非常尊重中國的全國社會保障基金,並花了很多時間與他們進行交流。他們的工作是極其重要的,與中國的人口老齡化息息相關。

  老齡化對中國而言是非常重大的人口挑戰,而我們在加拿大也有類似的趨勢,兩國之間在這方面已經進行了不少交流。

  我認同中國的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等機構正在做的:管理更多的資金,利用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以及以長線投資為目標。

  隨著時間推移,老年人的財務保障對於中國是至關重要的。

  ABOUT THE SPEAKER

  關於講者

   馬勤(Mark Machin)

  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馬勤於2016年6月成為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CPPIB)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負責領導CPPIB及其投資業務。他於2012年加入CPPIB,擔任CPPIB亞洲區第一任總裁。此前,他曾供職高盛,在亞洲工作超過20年,擔任多個職位,包括出任高盛亞洲(日本除外)投資銀行部六年。

  馬勤擁有牛津大學奧里爾學院生理學學士學位,劍橋大學唐寧學院醫學及外科學學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