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非典型演員的惑與不惑:文藝片女主卻靠藥神圈粉?
2020年07月15日15:26

原標題:一個非典型演員的惑與不惑:文藝片女主卻靠藥神圈粉?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5日電(袁秀月)演員譚卓正試圖解鎖職業生涯中的一個個可能性。11年前,她作為婁燁新片女主登上新聞標題,同年憑藉《春風沉醉的夜晚》被提名康城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文藝片的標籤跟隨了她很久,在那段時間里,她有意無意地和主流影視圈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她和王寶強拍過《Hello!樹先生》,另一部《小荷》曾入圍威尼斯電影節,但很多觀眾並不知道她的名字。

  那時,譚卓對自己演員身份的認同也並不強烈,別人問她是幹什麼的,她還會編造出一個身份,或者乾脆說自己沒有工作、靠媽媽養活。

  直到2018年,她的幾部作品同時面世,大家才知道,原來《我不是藥神》里的單親媽媽劉思慧、《延禧攻略》里跋扈的高貴妃、《暴裂無聲》中的鄉村婦女背後都是同一個演員。

  演員這一身份真正在譚卓身上生根。她形容自己是“直覺型的演員”,劇本給了她什麼感覺,它就會自然生長出來。這種敏銳的感受力,對她的表演幫助頗大。

  入行11年,她似乎也更明確自己想要什麼。去年,她參演兩部商業片《烈火英雄》《誤殺》,她和陳衝的一段對手戲在網上流傳甚廣。今年,她還有了第一部網劇和綜藝。

  文藝片女主卻靠《延禧攻略》《我不是藥神》《誤殺》圈粉?這背後是職業方向的轉變,也是譚卓心理上的“長大”。錄綜藝需要“綜藝感”、拍完戲需要配合宣傳、想演更多的角色就要增加曝光度,這些她都理解並積極完成,而且既然決定做,她就不會別彆扭扭。

  在這個夏天,《春風沉醉的夜晚》的另兩位演員秦昊、張頌文重新得到關注。有人說他們紅得晚了,而在譚卓看來,紅得早晚都有各自的命運,有他自己的時間。

  “一切有命運的安排,所以就盡人事知天命。”譚卓在接受中新網專訪時表示。

【對話譚卓】

談錄綜藝:綜藝不只是淺薄,不害怕消耗自己

中新網:《巧手神探》是你第一次擔任常駐嘉賓的綜藝,接綜藝節目會有顧慮嗎,害不害怕會對自己有所消耗?

譚卓:我倒不害怕它,至於消耗,其實都消耗,包括拍戲也是,所以這個東西必須得自己去權衡把握。我其實是很簡單的那種人,我不去可能就不去了,如果去,我自己會梳理清楚,我不會到了那兒又別彆扭扭。

  以前大家對綜藝的理解可能會比較片面,覺得綜藝傳遞的只是一種淺薄的東西。其實它不只是淺薄的,因為它會面對不同的群眾,有不同的內容。這個節目加了文化的部分,我覺得是一個功德之舉。從商業上判斷,它未必是大爆的款,但是它不浪費我的生命,我覺得觀眾接受起來也是有價值的。

談曝光度:為角色增加可能性,也要適可而止

中新網:你曾在採訪中說,2015年之後你的變化很大,在事業上也從文藝片走向商業化,還適應嗎?

譚卓:其實不存在不適應,最終的結果一定是我選擇清楚的,這個結果無論好壞對錯,都是我自己來買單的。我知道這個工作就是這樣的性質,演員除了拍戲之外,還要配合戲的宣傳。所以我都是很積極地去完成,比如有些宣傳方案太常規,我們也會和團隊商量,怎麼在可行範圍之內做得更有意義,而不只是照本宣科。在選項目上,無論說綜藝,還是說接什麼戲,我們也希望選擇更有品質的。

中新網:關於曝光度,有的演員會傾向於保持神秘感,有的樂於展露私人生活,你怎麼看?

譚卓:我覺得凡事都要適可而止,都要有個度。大家不瞭解你,對於你工作的判斷會有失偏頗。你過度曝光自己的個人部分,我覺得也會產生問題。因為在選角色的時候,製片方、導演方他們會有一個慣性,你之前演過什麼角色,他們就會把你劃到那個圈子裡。我覺得這個東西是相互的,你希望大家瞭解你,你也要做出一些積極的行動,而不是抱怨為什麼只有這些角色來找你。

談表演:我屬於直覺型的演員,紅得早晚有各自的時間

中新網:你演的很多女性角色跨度都很大,像《如夢之夢》的顧香蘭、《我不是藥神》的單親媽媽、《暴裂無聲》的農村婦女,怎麼來把握她們的不同?

譚卓:我還是屬於直覺型的演員,我拿到劇本之後,那個東西給了我什麼感覺,它就會自然生長出來。我覺得這種敏銳的感受,對我做演員這個工作是非常有幫助的。

中新網:你和秦昊、張頌文合作過《春風沉醉的夜晚》,他們的《隱秘的角落》火了,很多人說他們紅得晚了,你怎麼看中年演員重新走紅?

譚卓:我覺得紅得早晚都有他的命運,有他自己的時間。對我來說,我不太考慮這些事情,一切有命運的安排,所以就盡人事知天命,別的我覺得也不是人力能左右。(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