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敢花錢“縣太爺”!瘋狂城建8年燒光400億,留下爛攤子,40年都補不上
2020年07月15日19:00

  原標題:中國最敢花錢“縣太爺”!瘋狂城建8年燒光400億,留下爛攤子,40年都補不上

  來源:環球人物

  本是被寄予厚望的“優秀幹部”,潘誌立卻獨斷專行、貪婪無度,其盲目不計後果的發展策略,更是給本已在貧困線上苦苦掙紮的獨山縣,留下了一個多少年都甩不掉的“爛攤子”。

  貴州獨山縣,本來藉藉無名的一個偏遠縣城,近來因為一位博主的探訪視頻,頻頻衝上熱搜。

  破健力士紀錄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堪比故宮的盤古莊、108洞高爾夫球場、10萬人體育館,眾多震古爍今的奇觀建築林立於此,初看氣勢恢宏,但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實際多個項目爛尾,景點人跡寥寥。

  更令人汗顏的是,此地絕非什麼富庶之地,而是多年摘不掉貧困縣帽子的獨山縣。

  10年前以“優秀幹部”身份引進的縣委原書記潘誌立,憑藉腦洞大開的投資計劃,瘋狂搞城建,大肆借外債,人送外號“潘大膽”。

  至2019年落馬之時,潘誌立給這個年均財政收入僅10億的小縣城,背上了高達400億的債務。相當於全縣人民不吃不喝,不算高額利息,僅還債就要40年。

  曾經的“優秀人才”

  2010年,貴州從外省引進12名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此前曾任江蘇海安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潘誌立,是其中之一。

  獨山縣地處貴州最南端,雖然偏遠,但因少數民族占總人口近70%,人文和自然稟賦不錯,加之此地屬貴州省乃至大西南進入兩廣出海口的必經之地,地理優勢得天獨厚。

  初來乍到,潘誌立顯現出了想大刀闊斧改革的決心。

  他“整髒治亂”專項行動的第一把火,讓以往髒亂差的縣城街道煥然一新,群眾拍手叫好。

  《中國新聞週刊》曾引用當地一位官員的話,潘誌立剛來時,“思路清晰、懂經濟、有眼光、口才好,包括我在內很多本土官員覺得他什麼都懂,都是他的粉絲”。

  那幾年,潘誌立搞活經濟的勁頭十足。曝光的新聞中,他的足跡遍及高新區、工業園區、經濟開發區、農業園區,不是在考察項目,就是趕赴考察的路上,張口閉口都是“項目”“工程”。

·2018年1月,潘誌立在某商業中心考察,依然是指點江山的架勢。
·2018年1月,潘誌立在某商業中心考察,依然是指點江山的架勢。

  2014年9月,由於政績亮眼,潘誌立當選貴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副州長,兼任獨山縣委書記,成為副廳級的縣委書記。

  或許是看到這招奏效,潘誌立更加放開膽子。

  從2013年的獨山大學城項目開始,一發不可收拾。108洞高爾夫球場、氣派堪比故宮的盤古莊、獨山影視城……一個又一個超級工程拔地而起,無不天馬行空、威武霸氣。

  其中,最令人震驚的莫過於2016年9月動工的號稱“天下第一”的獨山縣水司樓。

  這棟樓有多氣派呢?占地面積5900平方米,樓高99.9米,共24層,僅健力士紀錄就破了3個——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築;世界最大牌樓。

  龐大的支出,在貧困縣的地盤上怎麼玩得轉?潘誌立也有招。

  在他的推動下,獨山縣開始全民招商引資,貸款發展項目。2017年有關獨山縣的一篇報導中顯示,小小一個縣城擁有36家融資公司。

  大建設、大發展、大舉債,當潘書記變成了“潘大膽”,離“玩火”也就不遠了。

  2017年5月,貴州省召開的扶貧推進大會上,“城建狂魔”潘誌立不僅沒有立功,反而作為2016年扶貧績效考核較差5個縣之一的縣長,公開做了檢討。

  由此,人們似乎也從一派生龍活虎的基建項目背後,看到了財政早已脫鉤透支的苗頭。

  2018年12月,潘誌立被免去獨山縣委書記職務。4個月後,潘誌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的消息傳來,在“狂建”高速路上疾馳多年的獨山縣緊急刹車。

·投資5億元的獨山縣天洞景區。
·投資5億元的獨山縣天洞景區。

  名利雙收才是目的

  審查暴露的事實令人錯愕:潘誌立在任8年多時間,把年財政收入不足10億元的獨山縣,推進了負債400多億元深淵,其中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即每年僅利息就高達40億。

  2019年8月1日,貴州省紀委監委通報了對潘誌立的調查結果,其涉嫌受賄和濫用職權的事實被層層扒開。

  在大興土木的當地,沒有人能攔得住信心爆棚的潘誌立。

  他常年遵循“一言堂”管理作風,重大事項決策基本上都是他一人說了算,“甚至對黔南州的領導,他也不買賬”。很多項目只要他拍板就開工建設,全然不顧設計、預算、審計環節缺失,導致獨山縣違法違規占地達2.8萬畝,國有資產損失10億餘元。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獨山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而在潘誌立眼裡,“脫貧攻堅費時費力出不了成績,只有搞項目建設才能彰顯政績”。

  為了凸顯“政績”,潘誌立安排8個鄉鎮每兩個月輪流舉辦一次項目觀摩會,每次花費在60萬元至100萬元左右。

·2019年12月,潘誌立出庭受審。
·2019年12月,潘誌立出庭受審。

  同時,潘誌立的著眼點不僅是聲名在外,他要的是名利雙收。

  調查發現,從開始收受企業老闆拜年的茅台酒開始,潘誌立被一點點滲透,進而發展到大肆收受財物。其家人也跟著效仿,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按潘誌立的話來說,“什麼東西都敢收,什麼人送的東西都敢收”。

  不僅對自身要求放鬆,潘誌立對手下的黨員隊伍一樣“豪放”,曾多次表示,只要不是貪汙就可以不處理。

  在潘誌立強勢高調的作風影響下,獨山縣的政治生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2018至2019兩年間,獨山縣多名幹部落馬,包括:原縣長梁嘉庚,縣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統戰部原部長胡昆,縣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公安局原局長劉盛高,原副縣長楊紹忠等,全縣8個鄉(鎮)、25個縣直部門一把手幾乎“全軍覆沒”。

  其中,曾和潘誌立搭檔4年的縣長梁嘉庚,在任職三都縣縣委書記後,照搬了獨山縣跨越式發展的模式,舉債百億,最終也沒能逃過法律製裁。

  新領導班子如何還債?

  本是被寄予厚望的“優秀幹部”,沒成想,潘誌立卻獨斷專行、貪婪無度,其盲目不計後果的發展策略,更是給本已在貧困線上苦苦掙紮的獨山縣,留下了一個多少年都甩不掉的“爛攤子”。

  落馬一年後,蹲在大牢里的潘誌立倒是得了清淨,可苦了他的繼任者。

  隨著這次探訪視頻引爆網絡,身背400億債務的獨山縣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人們好奇的是,一年後,新的領導班子要如何還債。

  14日,獨山縣在縣政府網站發佈《獨山縣切實推進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問題整改》,對輿論作出回應:

  目前,獨山縣續建項目已完工18個,在建項目32個,轉建項目17個。其中引人矚目的“水司樓”項目,採取市場化運作模式簽訂合作協議,將於近期進場施工。同時,全縣嚴格落實《政府投資條例》,嚴格執行《獨山縣政府投資項目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嚴格項目審批,堅決杜絕新增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幾個“嚴格”,幾個“堅決”,或許可以刹住瘋狂城建的趨勢,但扭虧為盈仍遙不可期。

  據《瀟湘晨報》報導,新上任領導班子開始急踩刹車,雖然止住了固定資產投資高速增長的趨勢,但2019年的固定資產投資仍遠遠高於財政總收入,沒有止跌。

  近些年,官場上類似潘誌立的“城建狂魔”數不勝數,其中不乏各地政要高官,比如被稱為“李拆城”的李春城、“扒市長”倪發科、“季挖挖”季建業等。

  有關資料顯示,80%的貪腐官員與城市建設和房地產開發有關。

  雖然這些工程對改善城市基礎設施具有重要作用,但靠燒錢折騰出來的發展,成本太高、風險太大,更不用說其中很可能存在某些官員夾帶私心,單純為創造政績或中飽私囊濫用權力,並非為民請命。

  遠有秦始皇修萬里長城,隋煬帝挖京杭運河,不計成本、勞民傷財、一功難抵百過的力證;近有無數“城建狂魔”高官落馬,獄中悔不當初的血淚教訓。希望手握權力者能真正明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旦恣意妄為,走上“歪路”,等待他的必定是嚴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