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公權填私慾 透視公職人員沉溺網絡導致貪腐問題
2020年07月15日07:17

  原標題:中紀委機關報談公職人員沉溺網絡導致貪腐:濫用公權填私慾

  中國紀檢監察報7月15日消息,一間6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卻裝滿了“鋼普拉”模型玩具。這是日前曝光的河南省工藝美術學校原會計謝屾貪腐案查處場景。謝屾5年內篡改200多人次工資數據,貪汙300萬元,竟然換來了一屋子的塑膠手辦,網絡遊戲充值也花了幾十萬元。

  一段時間以來,由熱衷網絡遊戲、網絡賭博、網絡打賞、網絡動漫等引發的貪腐案件時有發生。涉案人往往沉溺於網絡,樂於為喜歡的玩具一擲千金、為網絡遊戲打造最強裝備,也“享受”著暢快淋漓的豪賭人生。他們把人生當“遊戲”,不惜拿幸福的生活和體面的工作下賭注,跨過貪腐的紅線,最終輸得徹徹底底。

  為了在遊戲中“呼風喚雨”,浙江省衢州市衛健委財審處原出納張嘉琪重金購買遊戲裝備,有時一個裝備就花好幾萬元,短短一年多時間,他透支借貸充值,欠下百萬元債務,在父母為其賣房還債後仍不收手,反而利用職務便利虛構維修費等業務支出。四川省天全縣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原主任史某某在借債總額接近290萬元時幡然醒悟,他玩的網絡遊戲根本就是網絡賭博,從來就沒有“餡餅”,有的只是“套路”和“陷阱”。

  在雲南省廣南縣壩美鎮阿科村委會公益性崗位工作的王某沉迷網絡賭博,從競猜時間較長的賭球到即玩即開的“快樂飛碟”都玩了個遍。當挪用的40萬元公款全部被網站吞噬時,王某才意識到,那些都是老百姓的養老錢和救命錢。

  湖北省隨縣安居鎮中心學校會計盛某迷戀網絡直播,為了得到主播的“青睞”,他自稱武漢某製藥廠的老闆,出手豪爽,每天充值二三萬元,在套取的1600多萬元公款中,竟有近1300萬元用於打賞女主播。

  值得關注的是,許多涉案人或是曾經的“學霸”,或是業務骨幹,是什麼讓他們被網絡遊戲、賭博等深深吸引,走上貪腐的不歸路?

  “感覺自己像吸毒一樣,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謝屾說,自己之所以這麼貪婪主要是因為玩物喪誌。在網絡虛擬世界里,酣暢的拚殺使生活工作壓力得到釋放,“稱王稱霸”“層層升級”讓他找到了所謂的自信和成就。

  獵奇、虛榮又經不住誘惑,是涉案公職人員的另一特徵。“拿著錢買了自己心儀的、比較貴的東西之後,滿足了一種虛榮心。”在虛榮心、征服欲作祟下,為了強撐面子,消費完全超出自身實際能力,於是就打起了侵吞公款的算盤。

  梳理髮現,很多涉案人都是會計、出納或是掌握著資金審批權的幹部,在他們放棄“奉公守法、不做假賬”的職業操守之時,財務管理製度、監管手段等也沒有起到應有作用。貴州省思南縣社會保險事業局一出納請產假後,相關負責人安排會計張藝同時兼任出納工作,在8個月的時間里,張藝以套取和收款不入賬的方式非法占有社保資金41萬餘元。湖北省隨縣安居鎮中心學校本由盛某、徐某分別管理“錄入崗”和“審核崗”,但由於出納徐某年齡較大、不會使用計算機,財務系統均由盛某一人操作。自己錄入自己審,盛某輕輕鬆鬆以發放教職工績效工資、發放退休教職工生活補貼等名義虛報、多報用款計劃,最終“螞蟻搬家”似的將該校結餘資金1600餘萬元啃食殆盡。

  監督缺失、賬目核查不嚴不細也讓貪腐者有機可乘。在湖南省祁陽縣茅竹鎮社會救助和勞動保障服務站,醫保金和養老保險金收取、保管、上繳工作均由李新輝一人負責,在缺乏監督的情況下,李新輝首次挪用金額就達87萬餘元,先後共席捲公款300餘萬元。貴州省織金縣經濟開發區財政局原出納王紅梅,通過掃瞄、修圖等方式偽造銀行對賬單,便可“輕鬆”應對會計月初的做賬、對賬。

  “案件警示我們規章製度不能只寫在紙上、掛在牆上,信任也不能代替監督。”祁陽縣有關負責人介紹,該縣以案為鑒,嚴查監管中的盲點和漏洞,對全縣醫保款收繳情況開展專項清理整治,進一步完善財務規章製度,加強單位資金賬戶管理,規範崗位設置和分工。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