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優化組織的試錯空間?
2020年07月15日15:28

原標題:如何優化組織的試錯空間?

原創 韓焱精選 湛廬文化

你好,這裏是韓焱精選。今天我要繼續給你推薦《試錯力》這本書。

上期音頻,我講到了如何通過 “穩妥的小碎步”和“冒險的大跨步”這兩種試錯方式,來加速創新。

這期音頻,我來談談如何通過優化組織體系給試錯預留安全空間,讓大家可以放心大膽地創新。

作者認為,在構建創新型組織的時候,一定要採用安全的“鬆耦合”體系,千萬不要採用危險的“緊耦合”體系。所謂“耦合”,指的是組織體系當中各個模塊之間的相互關聯和相互影響。“鬆耦合”的體系,各模塊之間的關聯度和影響度比較寬鬆;“緊耦合” 的體系,各模塊之間的關聯度和影響度比較密切。

《試錯力》

作者:蒂姆·哈福德

譯者:冷迪

危險的緊耦合體系

緊耦合體係為什麼不好呢?因為一個事件一旦在這種系統中啟動,就很難停下來,或者根本不可能停下來。其中一個模塊的失敗,很可能會給整個體繫帶來致命的打擊。

像是多米諾骨牌,就是一個典型的緊耦合體系。只要碰倒一塊骨牌,後面的骨牌就會發生連鎖反應接連倒下。曾經有一次衝擊多米諾骨牌紀錄的活動,選手們好不容易費心費力搭起了8000塊骨牌,但是一位攝像師口袋里不小心掉出一支筆,砸倒了一塊骨牌,整個活動就這麼搞砸了。

還有,金融系統也是一個典型的緊耦合體系。1988年,英國的阿爾法鑽井平台發生天然氣泄露,導致起火和爆炸。這場災難引發了後續的金融市場崩盤,差點兒摧毀了為阿爾法鑽井平台承保的倫敦勞合社保險組織。

砸到勞合社的多家保險財團頭上的第一筆賠款賬單大約有10億美元,這是歷史上數額最大的賠款之一。這筆賠款接著引發了許多再保險索賠。

簡單來講,再保險合同,就是一位承保人同意為另一位承保人的額外損失提供保險。再保險合同把損失從一個保險財團轉移到另一個財團,接著再轉移到第三個財團,還可能又從第三個財團轉移回第一個財團。

一個又一個的再保險索賠環環相扣,最初的10億美元損失帶來的最終索賠額高達160億美元。有些倒霉的保險財團發現,它們竟然反複為阿爾法平台上了保險。

如果你的組織體系也是類似多米諾骨牌或者金融行業這樣的緊耦合系統,那麼對失敗的容錯率就是非常低的。一些微小的局部失誤,就可能導致全局的潰敗。所以,你必須要想辦法降低組織體系的耦合程度,把危險的緊耦合變成安全的鬆耦合。

安全的鬆耦合體系

為什麼鬆耦合體系更安全呢?這是因為它會為可能的失敗留出足夠的安全空間,避免讓一次失敗導致全盤皆輸。

比如,我前面提到的多米諾骨牌競賽,現在的組織者就學會了採取安全隔離措施,把搭建好的骨牌隔離成了好幾個區域進行保護,直到表演的最後一刻才把每一個區域的安全設置一一撤走。

曾經有100名誌願者在荷蘭展覽館耗費了兩個月搭起了400多萬塊骨牌,一隻麻雀飛進來撞倒了一塊骨牌。就是因為組織者採取了安全隔離措施,把這400多萬塊骨牌分割成了好幾個安全區域,這個意外僅僅造成了2萬多塊骨牌倒下,雖然也不是個小數字,但是與400萬塊骨牌統統倒下相比,還是可以接受的。

把多米諾骨牌分區域進行保護的這個做法,就是人為地把緊耦合系統變成鬆耦合系統,這樣一來,局部的失敗對整體的影響就是基本可控的。

同樣,在金融體系里,也可以建立類似多米諾骨牌中的安全裝置。經濟學家約翰·凱伊提出了“狹義銀行”這個概念,把現代銀行的“實用”功能和“賭場”功能分開,變成實用銀行和賭場銀行兩種。

實用銀行要注重保證民生,比如:要讓自動取款機能取出現金、信用卡能使用、保證存款安全;而賭場銀行會更具有投機性,比如:為公司收購融資、投資抵押債券或用信貸衍生工具賺錢。這種把銀行按功能分開的想法既可以有效降低個人投資者需要承擔的風險,又能保證金融體系的持續創新。

著名的組織體系創新案例,要屬洛克希德公司赫赫有名的研發分部“臭鼬工廠”了,它是典型的建立鬆耦合系統的一次創新。臭鼬工廠是獨立的小型團隊,他們在辦公地點和研發項目上,都和公司本體保持分隔獨立,這樣做就是為了刻意擺脫公司原有體繫帶來的複雜和緊張感,同時,臭鼬工廠研發的都是一些投入大、影響力大的項目,即便失敗,也不會給洛克希德公司的本體帶來致命的威脅。

當你看好一個全新項目的時候,可以仿照“臭鼬工廠”的機製,組建一個或者幾個獨立於公司本體的創新小團隊,同步開拓。這個做法既能控制失敗帶來的風險,也能成倍增加成功的可能。

總結而言,難以避免的失敗是成功的創新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但在緊耦合體系中,一次失敗會危及其餘部分。所以,要儘可能把高風險的緊耦合體系進行簡化和分割,變成鬆耦合,保證組織整體的安全性。

《試錯力》

作者:蒂姆·哈福德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