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央行力推Libor“壽終正寢” 華爾街資管機構糾結“過渡方案”
2020年07月15日01:04

原標題:英美央行力推Libor“壽終正寢” 華爾街資管機構糾結“過渡方案”

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的“壽終正寢”,正變得不可避免。

7月14日淩晨,英國央行行長貝利與紐約聯儲主席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在一場線上討論會議均表示,在2021年底結束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的計劃不會延長。

這令不少金融機構預期疫情導致Libor“壽命”延長的願望徹底破滅。

貝利表示,儘管3月疫情全球擴散導致金融市場一度變得相當動盪,但與Libor相關的交易數據幾乎全部消失,進一步增強金融監管部門放棄Libor的信心。

威廉姆斯則強調,Libor被替換的過渡工作正在迅速開展,各方需準備好應對脫離Libor的轉變。

記者多方瞭解到,儘管與Libor相關的金融交易規模持續縮水,但眾多資管機構尚未做好Libor被替代的相關準備。

“僅在美國金融市場,從利率掉期產品到信貸類資產證券化產品,約200萬億美元金融產品與1.2萬億美元抵押貸款債券利率定價基準都與Libor掛鉤,讓我們如何貿然變更新的金融產品利率定價基準以替代Libor。”一家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利率產品交易主管向記者直言。目前他們最擔心的是,若貿然替換Libor作為金融產品利率定價基準,可能觸發固定收益類產品投資業績“異動”,引發出資人問責壓力。

在他看來,這也是華爾街眾多資管機構一度期盼疫情能促使英美金融監管部門暫緩替代Libor進程,以便他們能有更寬裕的過渡時間進行固定收益類投資組合定價重估。

“目前而言,美聯儲與英國央行對此不會做出讓步。”美銀美林利率策略師Mark Cabana直言。

威廉姆斯甚至認定Libor是“不可靠的利率”,原因是銀行提交的Libor報價主要是基於自身判斷,而不是真實的數字,這令Libor利率依然容易受到操縱,在金融合同中使用Libor無疑增加了風險。

Mark Cabana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也在加快固定收益類金融產品定價基準與Libor脫鉤的步伐,但他們的每一項過渡措施都格外小心,因為有些利率類產品將面臨劇烈的定價重估,在當前疫情導致金融市場交易情緒多變的環境下,容易觸發新的金融市場動盪,令他們承擔額外的交易風險。

英美央行的底氣

2012年起,Libor就因為銀行操縱醜聞備受詬病。

當年6月,巴克萊銀行(Barclays)同意向美國、英國銀行監管機構支付4.55億美元和解金,原因是美國與英國金融監管機構調查發現,自2005年起巴克萊銀行“有系統地”企圖操縱倫敦銀行間拆借利率(Libor)和歐元區銀行間拆借利率。

2015年,原瑞士銀行、花旗銀行交易員湯姆·哈耶斯因操縱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一案罪名成立,被判14年監禁,成為全球因操縱Libor入獄的第一人。

“這背後,是因為全球金融市場逾300萬億美元金融合約的利率基準由Libor定價,且相當部分金融合約由西方國家大型銀行簽訂執行,因此這些銀行為了避免Libor定價異動觸發自身信貸或衍生品業務遭遇巨虧,便利用其對Libor報價定價的話語權,合謀操縱Libor定價為己牟利。”上述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利率產品交易主管向記者分析說。

這導致英美金融監管部門執意引入新的定價基準替代Libor。

2017年7月,英國央行決定到2021年底停止使用Libor進行報價作為金融產品利率定價基準,美聯儲則計劃讓Libor在2022年1月1日退出市場。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令華爾街金融機構紛紛猜測美聯儲與英國央行將推遲Libor替換進程。原因是3月疫情全球擴散導致美元荒狀況出現,令整個金融市場利率定價大幅異動,因此他們認為近期美聯儲與英國央行可能選擇“以穩為主”,通過延長Libor使用期限避免金融市場利率定價遭遇更劇烈的波動。

據透露,儘管疫情衝擊導致美聯儲與英國央行不得不啟動更大力度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恢復金融市場流動性與“引導”利率持續走低,但他們對Libor替換依然持強硬態度,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若Libor“壽命”延長,有可能在疫情持續衝擊環境下觸發更多Libor操縱事件,令金融市場信心再遭打擊。

上週,全球監管機構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發佈最新報告警告稱,鑒於眾多金融合約將在2021年後到期,若英美金融監管部門不準備結束Libor,將產生“重大負面影響”,其中一項潛在負面衝擊,就是華爾街大型銀行繼續借助對Libor報價定價的話語權,合謀操縱Libor價格避免自身巨額衍生品頭寸虧損,留給金融市場巨大的爭議。

在Mark Cabana看來,美聯儲與英國央行之所以敢於強硬落實Libor替換計劃,另一個原因是疫情爆發以來,與Libor相關的金融交易規模持續縮水,令Libor在金融產品利率定價基準領域的影響力趨弱。

替代者尚未被市場全面接納

隨著Libor不可避免被替換,英美金融監管部門設定的替代品種能否盡快被金融市場接受,儼然成為一大問題。

目前,英國央行決定從7月起公佈英鎊隔夜指數平均利率(Sonia)的每日復合指數,以替代Libor並加快從Libor向Sonia轉換的進程,美聯儲則引入基於美國國債回購市場實際交易利率的全新參考利率體系SOFR(隔夜擔保融資利率)以取代Libor。

威廉姆斯表示,自3月美聯儲公佈SOFR利率起,其表現相當不錯,一是基於SOFR比Libor擁有更高的金融資產交易量,它更能代表市場資金供需最新變化狀況,且不易遭受操縱,二是SOFR利率報價在參考彙率指數波動方面具有很高的彈性,三是在疫情引發金融市場劇烈動盪期間,紐約聯儲銀行公佈的各種隔夜有擔保、無擔保融資利率均和市場同步變動,表明SORF參考利率的市場價值。

記者瞭解到,當前美國財政部已著手研究發行與SOFR參考利率掛鉤的美國國債。與此同時,美國兩大房地產抵押貸款機構房利美(Fannie Mae)與房地美(Freddie Mac)計劃在下半年停止接受基於Libor的抵押貸款,轉而接受基於SOFR的可調利率抵押貸款。

相比而言,華爾街資管機構對替換Libor的準備工作則慢了一拍。

對衝基金Axi Trader利率交易員James Hughes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尚未打算將金融產品利率定價基準脫鉤Libor,因為今年的利率產品定價基準與業績參考基準都是與Libor掛鉤,且相關固定收益類投資組合的淨值計算也與Libor掛鉤,一旦中途變更新的參考利率以替代Libor,可能導致意想不到的資產重估定價混亂。此外他們發現中途變更參考利率會引發不小的溝通成本——因為很多出資人的資產配置收益模型也是以Libor作為定價基準,他們只要不更變參考利率,就會導致資管機構“寸步難行”。

“更重要的是,我們還擔心貿然變更新的參考利率以替代Libor,可能觸發大量固定收益類資產價格異動,觸發程式化交易模型自動拋售資產,增加額外的交易損失風險。”他指出。因此他認為美聯儲若要引導華爾街眾多資管機構順利完成Libor替換工作,一是製定前瞻性SOFR彙率波動指引,以便資管機構能預判SOFR波動趨勢而更有效地開展資產重估定價,逐步擺脫Libor;二是通過替代存款利率委員會(Alternative Reference Rates Committee)發佈相關操作指引,對Libor向SOFR過渡期間所遺留的各類金融合同價差調整問題提供相關的指導建議。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