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家教育集團在港上市境遇迥異 大山教育開盤破發輸在哪裡?
2020年07月16日19:11

  原標題:兩家教育集團在港上市境遇迥異,大山教育開盤破發輸在哪裡?

  來源:金融1號院

  7月15日,華夏視聽教育(以下簡稱“華夏視聽”)與大山教育兩家公司同時在港上市,但是劇本卻大相逕庭。

  華夏視聽教育開盤大漲,一路高開高走,截至當日收盤,公司股價暴漲58.71%,報4.92港元/股,總市值78.72億港元。

  而大山教育開盤即破發,一路低開低走,盤中一度大跌16%,截至當日收盤,公司股價暴跌10.4%,報1.12港元/股,總市值8.96億港元。

  同樣是教育集團,為何大山教育被潑冷水?

  河南K12頭部教培機構上市遇冷。

  如果對比兩家公司的教育板塊,就會發現華夏視聽與大山教育都是集中在線下的教育機構。

  其中,大山教育是河南地區最大的中小學課後教育機構(K12),目前專注於中小學課後教育領域,旗下擁有大山外語、禦夫子大語文和小數點數學等品牌。公司直營網點在河南省共有80家,其中79家位於鄭州市,1家位於新鄉。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山教育之前,河南已經有宇華教育、春來教育兩家公司成功赴港上市,均在資本市場表現不錯。大山教育上市之前,亦吸引了不少投資者的目光。

  從收入模式來看,大山教育主要收入來自於線下學費。2017至2019年度,大山教育的收入分別達到2.17億元、2.90億元和3.84億元,年復合增速為32.9%;淨利潤分別達到2806萬元、4494.3萬元和4896.6萬元,年復合增速為32.1%。

  從細分領域來看,小學輔導業務佔據了大山教育收入的核心,報告期內占比均超過60%。學科方面,英語輔導則是大山教育的核心也是優勢項目,2019年公司英語輔導收入比重達到55.1%。

  而華夏視聽教育板塊主要依靠南京傳媒學院(前稱為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從收入來看,公司高等教育業務2017年至2019年,收入分別為2.563億元、2.769億元、3.117億元,可謂穩定現金牛。

  但必須提出,2019年7月份,南京美亞及傳媒大學南廣學院與中國傳媒大學訂立終止協議,並向中國傳媒大學一次性支付1.6億元。南廣學院於今年3月由獨立學院正式轉設為新校名為“南京傳媒學院”的民辦高等教育機構。

  對於更名後帶來的收入不確定性,公司表示,旗下大學成為營利性民辦學校後,可能失去所得稅豁免的稅務優惠待遇。除稅項的潛在變動外,註冊程序及對公司根據新法規計劃辦學的影響可能仍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同時,在終止與中國傳媒大學合作後,學校將在招生及就業方面將面臨重大不確定因素。

  大山教育加盟模式存隱患

  即便如此,華夏視聽一上市就被“搶破頭”,而以K12為主的大山教育熱度明顯不及前者,難道是大學教育更受資本青睞?對此,有不願具名的傳媒行業券商分析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河南是高考大省,有2700萬的巨量在讀學生,家長對教育的重視程度支撐起龐大的課後輔導機構。但是,K12賽道競爭激烈,對於大山教育來說,前有學而思、新東方等教育巨頭施壓,後有當地中小機構的追趕。

  “從實際情況來說,很多小學生會參加與學校老師掛鉤的課外輔導班,即一些小規模夫妻店培訓班,同時疫情之下,在線教育異軍突起,大品牌燒錢拉新戰略也不斷衝擊瓦解下沉市場原有的K12教育機構結構。”上述分析師表示,雖然大山教育也於2018年開通了線上輔導品牌“學習8”,但是就影響力和營銷策略來說遠不及一線品牌。可以說,大山教育在線上教育和本土小作坊的夾縫中生存,增長空間的想像力有限。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曾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基於線下機構此前的用戶積累,線下機構轉線上時會有一定的用戶,但在對用戶進行教學時,產品、老師、組織和服務進行重構時都會遇到挑戰。

  另外,大山教育收入有部分來自加盟店,“教育不同於快餐,加盟店的本質是用‘品牌換加盟費’,總部對於加盟店的把控力度也存在隱患。”上述分析師表示。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瑞思英語曾有過加盟店停課“暴雷”事件,這不是某一企業的偶然事件,是教育機構發展特許加盟業務的一個集中顯現,暴露出特許加盟模式在教育機構中的問題,一方面在於企業對加盟方的管控做得不到位,管理能力跟不上;另外一方面在於部分加盟商運營能力不足,當然也不排除部分想賺快錢的加盟商的存在,以及加盟商自身素質的問題。

  熊丙奇表示,教育培訓機構選擇加盟這種模式,顯然是為了進行品牌輸出,快速實現品牌擴張,但與此同時,可能導致品牌管理的失控,在這種模式下,品牌輸出和質量控製就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現實問題。教育行業借助特許加盟模式擴張業務,顯然是贏得了生意卻輸了口碑和品牌,事實證明,教育行業並不適合過度採用特許加盟來擴張規模。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