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份考卷,都想拿高分”——記才下考場又上防汛“戰場”的他們
2020年07月16日19:36

原標題:“兩份考卷,都想拿高分”——記才下考場又上防汛“戰場”的他們

  新華社合肥7月16日電(記者陳諾 朱青)短短一週,19歲的丁吉容做了兩份考卷。一份是高考試卷,另一份特殊的考卷則“寫”在長江防汛大堤上。

  丁吉容的家位於安徽省當塗縣烏溪鎮的勝平村。村邊的黃池河,是長江支流水陽江、青弋江的交彙處,也是當地防汛的主戰場。

  高考結束後,丁吉容從學校回家的路上,看到黃池河的水漲了不少,圩堤上穿著黃背心的防汛誌願者來來回回。她急匆匆地趕到家,第一個電話打給了村文書:“我也要做防汛誌願者!”。

  媽媽擔心丁吉容:“你一個小丫頭能做啥?上堤就是添亂!”

  “我都成年了,這事我自己做主。”丁吉容的決定不由分說。

  7月11日,她如願穿上黃背心,正式成為勝平村防汛中隊的一員,值守黃池河超過一公里的老圩堤。

  一公里不長,但巡堤一公里並不是件簡單的任務。他們利用傳統的“送水牌”巡查法:巡堤員到達終點,把水牌交接給下一點後,取反方向的水牌帶回出發點。值班期間,要走上好幾個來回。

  堤外是密集的村居,巡堤路線就在背水面堤腳處。一條羊腸小道藏在草叢里,雨後崎嶇泥濘,深一腳淺一腳,稍不注意就會被草茬紮到小腿,這個愛乾淨的女孩卻毫不在意變成“泥腿子”。

  “小丁,要仔細啊,若是遇上踩不到硬底的深坑,那裡就可能有險情。”在隊里,丁吉容年齡最小,又是第一次參加防汛,經驗豐富的老黨員麻元務一直不厭其煩地向她“嘮叨”著經驗。幾天下來,他不由得豎起大拇指:“這丫頭能吃苦!”

  丁吉容告訴記者,她不覺得苦,反倒覺得這是一次獨特的經曆,“保堤護家也是一場考試,我想拿高分。”

  與丁吉容有同樣想法的,還有400多公裡外的18歲男孩尹夢興。

  7月11日,長江岸邊的安徽省宿鬆縣已啟動防汛一級響應,同馬大堤宿鬆段防汛形勢嚴峻。家住當地佐壩鄉振昌村的尹夢興不久前參加完高職分類考試,近日和村里的10名村民主動報名,馳援同馬大堤宿鬆縣彙口鎮曹湖村段,成為守護大堤的一名誌願者。

  記者見到他時,已是他到崗的第四天,剛剛值完“大夜”。“從夜裡12點一直巡到早上6點,沒發現險情。”徹夜未眠的男孩一臉疲倦,但還是露出了驕傲的笑容。

  雖然聽父親講過許多防汛的故事,但這是尹夢興第一次走上大堤抗洪。“我家的田也泡在了水裡,我就想為家鄉做點什麼。”他說。

  與隊友排成一排,用棍子撥開草叢,戳打地面,檢查壩體有無滲水情況。短短幾天,尹夢興的巡查“姿勢”愈加標準。兩個防汛值班棚間隔600米,每小時要巡查一個來回。一次值班下來,尹夢興的步數常常“霸屏”朋友圈。

  和丁吉容一樣,尹夢興在隊中年齡最小,隊友都是同村的叔叔、伯伯們。他們一起住在大堤旁的曹湖小學,三餐自己動手做,睡在課桌拚成的臨時床鋪上。

  朝夕相處中,大家變得更有默契。“休息的時候,我和他們在一起聊天,才知道有的爺爺參加過三次抗洪。”他說。

  對於尹夢興的加入,振昌村村委會副主任尹丙豔並不意外。今年疫情期間,尹夢興也是第一個報名參加了防控執勤,在村卡口堅守了近一個月。“這半年來,感覺村里的娃娃們一下子都長大了。”尹丙豔說。

  這是尹夢興最特別的成人禮,他說,自己從未像這個夏天這麼關注天氣,關注家鄉旁的這條大江。用腳步作答的這份試卷,成績如何?他在朋友圈里寫道:“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馬。”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