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巡堤、鋼閘門封堵,武漢硬核“防汛神器”走上一線
2020年07月16日17:54

原標題:無人機巡堤、鋼閘門封堵,武漢硬核“防汛神器”走上一線

中新網武漢7月16日電 (記者 張芹)“所有飛手準備,一號前往漢口江灘方向,二號前往長江大橋方向,三號前往長江二橋方向,起飛!”

  一聲令下,武漢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9樓平台上,3架無人機漸次起飛,向目標方向飛行。同一時間,5樓指揮室內,無人機拍攝的畫面已實時傳送至大屏幕上。

  今年入汛以來,武漢接連遭遇七輪強降雨,總降雨量排名曆史同期第三位;7月12日至13日,長江洪峰過境武漢,長江武漢關水位達到28.77米,成為有水文記錄以來曆史第四高水位,2002年建成的漢口江灘,首次全面過水行洪……

  面對外洪內澇疊加風險,包括無人機、一體式鋼製閘門在內的一批高精尖的新裝備,成為防汛戰場上的“神兵利器”。

無人機巡堤排查險情

  7月16日上午,武漢市水務局水旱災害防禦處副處長楊磊坐在指揮室里,調度3架無人機執行巡堤任務。楊磊介紹,今年入汛以來,武漢市水務部門組建了一支無人機大隊,參與到巡堤查險、人員搜救等工作中,推出無人機實時直播平台,通過5G信號實時將現場視頻傳回指揮中心,截至目前已運用1000餘台次。

  “相比人工巡查,無人機巡堤範圍上、廣度上、速度上都佔據優勢”,楊磊介紹,無人機可將拍攝到的畫面實時回傳,以供專家現場進行及時研判,迅速決斷,前方駐紮的搶險隊伍根據專家製定的方案,立即進行險情處置。

  此外,在巡查效率上,無人機巡查半徑在8公里左右,相比徒步巡查,效率更高。“特別是江水上漲後,人員無法抵達貼近迎水面的江堤,給巡查帶來難度,無人機則可近距離觀察是否存在旋流、渦流或者管湧等險情。”

  除無人機巡堤外,今年汛期,管道機器人電視檢測技術也在當地得到廣泛應用。這種通過配置高清攝像頭的自動爬行機器人,可進入排水管道,在地面控製獲取管道內部影像,排查管道內部功能性及結構性缺陷。

  城市地下排水管網錯綜複雜,暴雨來臨前,如未及時發現管道內部破損、堵塞,極易形成內澇。

  武漢市水務局副局長、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程建軍介紹,今年汛期,自動爬行機器人,已排查580公里地下排水管網,為及時發現、及時修復提供了準確的技術支撐。

鋼製閘門快速封堵閘口

  為保障汛期安全,截至目前,長江、漢江武漢段已累計封堵閘口197座。16日上午,小新在長江、漢江交彙處的龍王廟閘口看到,江水已經逐漸回落。堤外龍王廟觀景平台上的圍欄已經露出水面。

  自7月6日武漢市啟動防汛應急Ⅱ級響應以來,龍王廟閘口率先進行封堵。與往年不同,在龍王廟閘口,灰色的一體式鋼製閘門取代了黃泥、石方和柵條。據江漢區水務局工作人員沈振新介紹,鋼製閘門可在兩小時之內完成閘口封堵,相比築土等傳統封堵方式更加方便、快捷,“一次性到位,達到一級防禦標準”。

防汛期間,還有這些新技術新裝備得到有效應用

一、水陸兩用多功能挖泥船(武航一號)

  功能:快速疏通

  可自己“走入”“走出”水面,具自航能力,集反鏟、絞吸、疏濬、打樁作業等多功能於一身,適於在超淺水域、河湖、渠道、池塘施工。最大疏濬水深可達6米,約30~50方/時。

  “擴展口門、改善河勢、除險加固、綜合治理,現在龍王廟閘口放下鋼閘門後,沒有一滴水滲漏。”沈振新說,比起過去用閘板條、填土、圍堰等方式來封閉閘口,如今的鋼閘門和拚裝式防洪牆技術先進、效果顯著。

二、裝配式板壩防洪子堤

  功能:快速擋水

  組裝快速,適用於沙壤土、壤土、黏土及混凝土、柏油等軟質堤壩,應對漫溢、浪坎險情。能有效節約物料,比人工鋪沙袋築壩效率更高,節省搶險隊員體力。

三、防洪圍井

  功能:應急補漏

  類似補漏軟木塞,原理是使圍井內保持一定水位,降低管湧孔口的水力坡降,減少堤內外壓力差,穩定土壤,抑製破壞發展。由單元圍板現場裝配而成,堤壩出現管湧破壞險情時,及時應對“翻沙鼓水”,具有搶護速度快、效果好和可重複利用等特點。

四、水陸兩棲車

  該車採用無封閉設計,下有8條輪胎,前後可乘坐4人。車身週遭一圈防撞條,整體線條硬朗。該車下水如履平地,救援能力強勁。據悉,該車能在水上、山丘、沼澤、雪地等各種惡劣地形中自由行駛,並能在±40℃的超常規溫度環境下連續作業。陸上載重454千克,水上載重431千克,陸上可運載6人,水上4人,牽引能力635千克。

五、水上救援機器人

  外形似小艇,遙控距離超800米,遊速每秒6米以上,一次可營救4名落水者。可通過遙控在激流中,快速到達落水者身旁,還可以運送救援物資,速度快,救人更多,最大限度減少救援人員傷亡。(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