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的獎牌被沒收,技術型“拚爹”誰應該反思?
2020年07月16日20:07

原標題:“神童”的獎牌被沒收,技術型“拚爹”誰應該反思?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6日電(郎朗)電影《夏洛特煩惱》中,夏洛的同學袁華憑藉一篇《我的區長父親》獲得了區作文比賽一等獎,這成為被網友經常引述的“拚爹”梗,而這樣的劇情最近上演了現實版——“我的研究員爸爸”。

  16日下午,在最近輿論場中鬧得沸沸揚揚的“神童因研究癌症獲科技大獎”一事終於有了調查和處理結果。

  雲南省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競賽組委會宣佈,雲南昆明六年級小學生陳某石《C10orf67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功能與機製研究》項目違反了競賽規則中“項目研究報告必須是作者本人撰寫”的規定。根據大賽規則,決定撤銷該項目第34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三等獎,收回獎牌和證書。

  陳某石的父母均為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研究領域與陳某石獲獎課題所屬領域相同。從其父親的致歉到組委會的這項決定,顯然,“天才少年”陳某石的獲獎歸根到底還是“拚爹”的結果。

  一個六年級的孩子研究癌症還獲了獎,這件事之所以攪動輿論,是因為它超出了大多數人的認知,甚至有些違背規律。

  在生物學專家的眼中,這項獲獎的研究,相關專業研究的本科生需要經過大半年的訓練才能操作,而且實驗結果也未必能做到像這位小朋友那樣完美。

  而通過陳某石的實驗記錄可以發現,在課題最初,他甚至不知道“基因”是什麼,通過網絡瞭解後,只用了短短5天,他就從一無所知,達到了瞭解基因表達水平的程度。這實在是有違常人的認知,更違背科學研究規律。

  一項科學研究的進行,除了需要前人經驗的積累,更需要研究者本身具備深厚的專業知識素養並進行大量的專業練習。而連基因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陳某石能取得上述成果,我們很難不把他從事相同研究的父母和這件事聯繫起來,陳某石確實是直接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除陳某石以外,第33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由兩名小學生完成的《茶多酚的抗腫瘤實驗研究》也被指超出小學生能力範圍,目前也已進入了調查階段。

  接二連三不可思議的神童被曝出,有網友感歎:“繼‘我爸是李剛’之後,‘技術型拚爹’正在崛起。”

  眼下,孩子的父親道歉了,組委會也撤銷了獎項,這件事就這樣了了嗎?誰需要為這件事擔責?誰需要為這樣的現象反思?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催生這種現象的原因之一。在中國,教育孩子是一場“軍備競賽”,“不能輸在起跑線”是大多數中國家庭的教育觀念,隨著這條線越來越提前,家長們的教育焦慮也越發提前。

  陳某石參加的這項比賽或許比較小眾,而很多中國孩子都曾打過交道的“奧賽”則更能反映問題。

  在中國家長眼中,各種各樣的競賽獎項是必拿項目,從小學到大學,獎項拿得越多,進入好學校的籌碼也越多。基於中國家長的這種普遍心態,各種名目繁多的獎項也越發有市場。

  除了拿證拿獎,為了讓孩子在同齡人中鶴立雞群,任何能提升競爭力的方法都得試一試。

  “5分鍾看完幾萬字的書”“腦門吸勺子”……這些看起來有些荒謬的新聞,背後都是無數個焦慮的家長。而當孩子的成長不能滿足預期時,家長們便親自上陣,有錢的出錢,有權的使權,有技術的出技術,想盡辦法給孩子套上各種光環,有些孩子的簡曆打印出來甚至比本人還高。

  這到底是為了孩子的成長,還是為了滿足父母的虛榮?

  相比於中國家長的焦慮,這件事暴露出了學術領域的歪風邪氣更要引起警惕。研究員父母為子拿獎,說到底,這種揠苗助長的另一面其實就是權力尋租,而這,也是誕生“技術型拚爹”的溫床。

  此外,陳某石這份超出他能力範圍的研究,之所以引起這麼大的關注,是因為它挑戰了“教育公平”的社會敏感神經。孩子的成長不是父母的成績單,利用不道德的方式謀取利益,即使獲得了短期利好,長期來看卻是貽害無窮。

  如果大賽不撤回這份獎項,正處在認知世界的陳某石會以為,學術研究也不過如此,失去對知識和科研成果的尊重。殊不知一項科研成果背後,可能是研究人員坐冷板凳苦熬數年的艱辛。正處在三觀形成期的孩子,也會因嚐到“背靠大樹好乘涼”的甜頭,變得依賴性更強。

  一個全國性的科技創新大賽,居然出現父為子拿獎的亂像甚至笑話,不免讓人錯愕:評選的公正性何在?大賽的公信力何在?

  更關鍵的是,這樣的做法,不僅有損個人學術道德,還會汙染整個科創環境和教育環境,貽笑大方背後,寒的是眾多科研人員的心,傷的是中國家長對教育公平的信心和期待。

  希望這樣的“神童”不會再有,也希望這樣的“神通”無處可施。

更多新聞